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情感文章 >

一夜荒凉

时间:2017-11-11 来源:原创 作者:浊酒清忧 阅读:9
  

青春的执着,就像飞蛾不顾一切的扑火,而弥漫的岁月,就像永无休止的年轮……

从未想过,分手是一件良苦用心的心事,而你我,扮演的却是幸福的缔造者。2013年的木子,是个外表活泼内心忧郁的人,而在他的青春,恐怕从未想到过有这样的一个人出现……

2012年的春节,算是从末日里走出来的幸福,天依旧明朗,风如期飒爽,春天也布满蓝心房。大年初一,家里依旧冷清,忙碌的日子终于迎来了几天悠闲时间,可年中的彩头却占据了小镇整个容貌,四处张扬着赌钱喝酒的愉悦,而独自自由的灵魂封锁在角落,抱着书本临近窗台,让一米阳光铺满全身,细细品读着《廊桥遗梦》……

所有美好的爱情,都在书本里简单的存放,而所谓的现实,却经不起风浪……

从《廊桥遗梦》中走出,是一个电话的惊醒,他不会想,一个电话后的故事,只顾着说“哥们相约,怎能婉拒。”从小镇到市区,大概四十分钟,但大年初一的街头,跑车的人实在太少,可没办法,既然相应了朋友,木子也得想办法到达,于是,比着阳光步伐,一路前行,或许是上天眷顾,在中途便打到了可能是大年初一唯一的中巴车。到了市区,车辆来往自然多,也不像农村迷信,非得看日子才能出门跑车,挥手一招,一辆蓝绿色的出租车过来,不问价钱的坐上车,几经辗转,到了柏豪饭庄,还未下车,一股醉人的酒香扑鼻而来,左右四开,一群人叫唤着酒拳,地上遍布的酒瓶东倒西歪,数不清几个,一下车,就被所谓的哥们梆子罚了一瓶,然后步入酒局,一群熟悉的人围着上来灌酒,这时,太阳已经悬挂山头,夕阳红晕的光像女孩羞涩的脸,仿佛触摸,就能有着幸福的温度……

吃过饭,原以为一切停止的木子,却又被拉到了欢唱KTV,这时的人群,从一群变到了四五个,而增添上来的,是从未见过的女生,喜庆的装扮,微笑的容颜,由远至近,各不相一,至于好看不好看在木子眼里,都是无其所谓,而他的活泼开朗,只是致力于朋友交往的需要,真实的自己只在漆黑的夜里慢慢浮现,因此,他坐在角落里,拿着话筒唱着情歌,借着喝醉的噱头把自己多愁善感的一面淋漓尽致的抛洒在不动听的歌声里……

音乐的突然停止,使得木子从夜色中醒来,刺目的灯光使他眼前一亮,像是做梦即将苏醒的人,一下子便把他拉回了现实。回过头,木子看见一位身穿橘黄色毛衣和蓝色牛仔裤的女生,她齐眉的发,水灵的眼,微挺的鼻子和婴儿般的嘴,笑起来还有小小酒窝,只是,她的手好像近期受过伤,是用绷带缠吊着的,面对所有人的敬酒,只听她笑着回应“真是不好意思,扫了大家的兴,可是我真的喝不了酒”,然后,把受伤的手摇晃一下,而这些,对于即将喝醉或者喝上头的人来说,并不是拒绝喝酒的理由,所以,音乐停止的劝说开始发生。那一刻,木子看着她,或许是出于本能,或许是出于对女孩的好奇,也或许是其他,那情不自禁的走近,使他毅然的接过一杯酒对所有人说“她的酒,我喝”,然后,在女孩和所有人的诧异中喝完敬她的所有酒,那时,耳边响起的欢呼声,嘈杂声,都无声无息地在她注视的酒里沉寂……

遇见的冲动,不是为了下一步执行,而是意想不到的开始。

从陌生到朋友,只需要一瞬间的敲定,电话的存储,QQ的互加,简单的问候,仿佛冥冥中自有注定,不可改变,而时间的存在,只是给加深彼此对彼此的了解,加深彼此对彼此的信任,或许同路为友,或许一世成情,但不管怎样,都是一个开始……

距离,只是隔着几十公里的借口,可情愫的缠绵是时间阻挡不了洪流,而从简单到相互吐露心事便变成了无声胜有声意境,只是,木子从未想到,他以为的在一起就是彼此喜欢,所以才在一起,可那只是他单方面的想法,情感的缠绵,不过是友情至上,恋人未满的状态,但事实就是这样操蛋,并且他们还真的在一起了,只不过,一方沦陷一方在论证……

每个人都有秘密,藏于心里,却也不见得说出才是最好……

她从未跟他提起过他的存在,就像那时流行的一句话“心里有座坟,葬着未亡人”,可他也从未问起过她曾经的感情,于是乎,他活在《廊桥遗梦》中最好的爱情里,把工作找到了市区,租了一个房子,买了锅碗瓢盆,还有食物,他想着距离近一些,能为她下班之后安个小家,她累了给她胸膛,身体疲惫了给她按摩,饿了给她做饭,想要什么了尽量去满足,是的,这样的生活,真真实实的过上了一段时间,像梦一般,只是走时,却突然荒凉起来……

木子从未见她这样,在她眼中,他看到了恋人相悦的光芒。周末发工资,木子带着她去买衣服,逛超市,带着她改善伙食,可没想到,遇见了他——阳西,一进饭庄,原本牵着的手,却在一瞬间分开,他看着她出神的眼神,顺着方向看去,一位帅气的男生,坐落饭桌的正前方,玩着手机低着头,上扬的嘴角,透露着阳光般的弧度,搭上时尚戎装,无形之中便有着不可言语的魅力,相比自己,不高的个,黝黑的脸,穿着的中规和不经意间散发的痞性,心里早已卑微几分,或许,一个人注视一个人,另一个人也会生出感应,于是,他抬起头,两人四目对视,一种难以言表的情愫萌动,在别人的世界闪着光芒,而彼此的世界,只剩下对方……

她似乎感觉到木子的存在,错开了眼光,笑着说你也在啊!而他也回应说,对啊,我一个人,要不一起坐下来吃饭,好啊!简单的对话,像是隔了一堵城墙,把木子彻底隔开,木子没有言语,因为他知道,说什么都是苍白,他很想走,但又好奇她们之间,于是,他选择了逗留,那一刻,木子有一种小偷般的感觉,在饭桌上简单的客套,交流都小心翼翼,生怕漏出一丁点不好的破绽,让他见笑,可最后,在她们两眼放光的对话里,木子选择了沉默,他在心里安慰着自己“没事,这个人,只是过客。”

跟木子想的一样,她没说起他是她的谁?只是回答阳西你猜,而这种介入两者之间的答案,使得木子有些安慰,可是后来,木子发现,他从未了解过她,她喜欢吃什么、喝什么和最爱的口头禅他都不知道,恍惚间,他才发现,这段美好的日子,他真的从未从灵魂深处里了解过她,而她表现也非灵魂深处里最真实的自己,但在阳西的嘴里却遍布经文,仿佛坐在她身旁的应该是他,而不是他,甚至说坐在对面不是阳西,而是她心里深处不可磨灭的人。终于,木子的心彻底滴落尘埃,再也开不出花来……

分手是良苦用心的心事,而他,却成为了幸福的缔造者……

那天以后,她就很少甚至说不来木子的小屋,木子打电话不接或者接了也在忙,发消息也像石沉大海,杳无音信,在一起或者分手,就像“你猜”两个字,飘忽不定,在不明不白的煎熬里,木子选择踏出寻她的步伐,即使知道结局,那也得说的明白,或许,在那一刻,木子是抱着很多的希望,只是,他还未踏出却在凌晨接到了她的电话,电话那头,没有一点言语,只有一声接一声的抽泣,那一刻,木子的心在痛,在滴血,他从未想过,他会把爱情爱到这一步,不知过了多久,电话那头传出了一句话“木子,原来喝醉是痛苦难受的样子,而我却是第一次体会,只是……”语气的哽咽,使木子更加笃定她的想法,“我……我……”电话那头,声音又一次脆弱的响起,木子知道她想说什么,深吸一口气,捂住某个痛到麻木的地方说“我明白,我知道,你想要的幸福我给不了,而我也不是你心里最深处的那个人,你放心,我不会阻挠你追寻你想要的幸福,但你要记住,不要回头,因为这样你才不会觉得你亏欠什么,但你记住,若是有一天你不幸福了,记得回头,我还在……”,一瞬间,电话那头,哭的稀里哗啦,木子挂掉电话,自己枯坐在床边,头斜靠在并拢的大腿上,地上的手机屏幕一直明亮,载着木子逐渐暗淡的目光,顺着夜的方向埋葬……

离开,或许是更好解脱,离开,或许是永保青春的美好,但离开,却成了他最不羁的选择……

她走了,什么东西也没带走,木子望着小屋,满满的都是回忆,厨房,大厅,房间,存活的每一寸空气都在呼唤,“木子,饭做好了没有,我饿了”“木子,宝宝心情不好,过来让我打几下”“木子,我腿好痛,你自己看着办?”“木子,我感冒了”“木子,你想不想我”“木子……”,小屋的一切,甜蜜而温馨,墙壁上,还贴着她写的“木子,我爱你”,可是,怎么一切都变了呢?

木子像丢掉魂魂的人,躯体的走动只是本能,心的死去却带着灵魂泯灭,最终,他选择了离开,带着她的东西,买了一辆二手的车,不为目的的一路向西,没油加油,有油继续行驶,仿佛地球一直转动,他就永不停歇,直到车子抛锚,在遥远的小镇,他望着垂落的夕阳,仿佛要用尽一生的力量打开驾驶的车门,然后,什么也不眷恋,只是携着背影远去,可是,他的心还是很痛,却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离开,或许忘记,都只是逃避,而真正的放下是不思念不想念,即使面对面也能坦然自若,可他闭上眼,还是她的模样,一到时间点,却还是记得某个瞬间,不会忘却,就像彼此的开始,她的生日,而他,却依旧的为她买一份份礼物,凑足365天的季度,找一家快递公司,匿名的给她邮寄,只是,寄单上没有地址,没有方向……

最好的爱情不是在一起,而是彼此牵挂,保存心里的秘密,直到老去、死去……

《廊桥遗梦》的爱情就是:爱情不是两人一定要在一起,而是彼此牵挂,保存心里的秘密,直到老去死去……

木子的初恋就像绽放的烟花,刹那芳华,却也无情落幕,可是,他从未失去她的消息,而她却从此没有了他的消息,或许,在木子心中,她就是他最好的爱情,只是这爱情在一夜间变得荒凉,没有结局,没有后来……凉,没有结局,没有后来……

分享到:
  • 上一篇:《祭》
  •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