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日记 > 心情日志 >

比感官预报来得更凶猛

时间:2017-11-12 来源:原创 作者:薛洪文 阅读:9
  

十四、比感官预报来得更凶猛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7.11.12

.
阴阳起势,黑道四起。
变天了。
大地渗出污臭脓浆,逆转的乾坤腐烂了天空。历史是古人的血,血迹未干,院子里枯萎的海棠花滴出最后一滴太阳记忆的血,整个大地一片枯萎而由雕塑的石碑听取,秩序象一株死去的手臂,调零了天空的信址。
黑道,黑势,黑社会,变天了;阴阳起势了。泥土撕裂的爪痕,有我胸脯的刀疤去弥补,我焚毁着所有的日子去铿锵大地的愤怒;胆怯的时代声音,你们听,你们听,那些黑兽的野蛮刀声,从未从吸血的口中而满足它们的愚昧,野心比肢解一个进化的生命笔序更阴险毒辣。不要再相信黑势刀口的圣殿,不要再凭任码头势力羽裳的蒙骗,你怕,你们怕,它们就在阴暗的地方诡异地笑,它们就在你们沉默中妄自狂大,夜总会有危险进入睡眠的,入室的野兽而迷魂起夜色啊!
变天了。
比我感官的预报来得更凶猛。一夜的黑风,卷着我的深深浅浅的思絮,实在不能深睡而去,就伸手去拉开电灯。
停电了。一切人类的发明停息了。四周,窒息的声音从墙壁涌挤而来,从天花板上坠落下来,我想大致的时间,估计是在民国还更久的闹匪的夜,一样的不安与焦躁。
随想起曾看到的一篇关于民间的故事。其夜是一样的夜,好像就是今夜,有一书生扶书怒诉入村子的刀客土匪,其言甚壮烈,说道:天下莫过于匪人之性的残,莫过于有匪不追的法杖的乱,你们进吾村,只能说吾村无人,今晚,我作一人与汝辈众徒相拚,让其见吾村有人骨之正魂。
愈想愈不能睡。我随起身,乱摸火柴,一样不见。只听到窗外,黑势力四溢的噪杂的声音,大叫:要变天,要变天了……….。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