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首页 >文章 > 情感文章

委屈赋

时间:2009-06-18来源:作者:钟情8406阅读:6567

委屈赋

   ------想念爸妈


王建辉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身在远方的孤独使我想念家,在家的生活是多么美好,欢乐载满我的每一天,为了有出息,我离开了家,离家的日子还不长,心中常常挂念我的爹娘。

  挖空了心思苦钻研,想想前程无限好,不知如何把恩报。不孝儿自从离开家,生活就没有了翅膀,没有了母亲的疼与爱,没有了父亲的关和怀,常常被人来指责,指桑又骂槐,不是儿子我不明白,我只是一个平凡人,生活只图个安稳,做个平凡的人也很难,常常看人的脸色动,不敢说句心中的话,因为我是一个圈外人,或许是自己太自私,想做一个普通人,埋掉痛苦与悲欢,儿子我心中苦的很,跳进大海也洗不清,冷言冷语冷如沙,一次次在我的心头扎,少小凌乱没办法,折磨的日子我不能自拔,我只想见爸和妈。

  做人呀我学做人,只从幼小懂事起,爸妈就教我做个端正人,曾蒙每个老师的恩和泽,才使我成为不坏的一个人,虽然无话挂嘴头,心中默默牢记住,我不会那油嘴又滑头,更不会像那狗一样低下头,并非我幼小不懂事,而是现实有太多的愁,过早的生活伤又痛,无力做人再回头,常把那现实的冷酷,当做折磨来承受,有时不小心却掉下心头的一块肉,万年堡垒一时溃,我的心也碎,做一个人好难。

  委屈的孩儿我漂泊在他乡,不知道爸妈如何把汗血淌,想起了远方的你们,我的眼泪流满面,一次次的坚强告诉我:不要想妈妈。

  无奈呀人生路,我又能向谁说,常把别人的警告当儿戏,我也是没办法,他们不知道我的泪,我的苦和悲,为了明朝的明媚,时常被人误会,我只想再喝上一杯,醉那一辈子。
  
  小人呀小人心,我想找个清静地,他们却拿来摧残让我背。一次次疯狂的浪淘沙,沙沙能把人打碎,只求闲静无奈的我,只有忍气又吞声,不把那流言听,又怎能把心静。

  想起了深罪的我,一没杀人二没放火,凌乱的头发长出了边,只好被人逮小辫,小辫多了惹人愤,谁还不烦你。

  别人的话你不当听,整的就是你,目中无他人,想此真想哭,心中空白纸,他人乱画你,即使有委屈,有谁原谅你,我只相信爸和妈,虽然有时很调皮,还是那爸妈亲,爸妈亲!

  两手空空,手中无一分,不管你有没有人民币,为何不按他的做,恨不得一下子把你吃,拐弯抹角要骂你,就当自己是傻瓜一堆,人在他乡下,又怎能不流泪。不要交那狗朋友,以免误了下半辈,他们却认为你无礼节,行动孤寡自由专,一字字的流言就像原子弹,炸死你也活该,只要能消他人的气,我甘愿来忍受,面对生活无知措,怎样做才是对?
若问自己,自己无奈,若问苍天,苍天心碎,人间正道又是怎样的沧桑呢?只有在心中默默地把委屈告诉父母:爸妈我真的好累!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身在远方的孤独使我想念家,在家的生活是多么美好,欢乐载满我的每一天,为了有出息,我离开了家,离家的日子还不长,心中常常挂念我的爹娘。

  挖空了心思苦钻研,想想前程无限好,不知如何把恩报。不孝儿自从离开家,生活就没有了翅膀,没有了母亲的疼与爱,没有了父亲的关和怀,常常被人来指责,指桑又骂槐,不是儿子我不明白,我只是一个平凡人,生活只图个安稳,做个平凡的人也很难,常常看人的脸色动,不敢说句心中的话,因为我是一个圈外人,或许是自己太自私,想做一个普通人,埋掉痛苦与悲欢,儿子我心中苦的很,跳进大海也洗不清,冷言冷语冷如沙,一次次在我的心头扎,少小凌乱没办法,折磨的日子我不能自拔,我只想见爸和妈。

  做人呀我学做人,只从幼小懂事起,爸妈就教我做个端正人,曾蒙每个老师的恩和泽,才使我成为不坏的一个人,虽然无话挂嘴头,心中默默牢记住,我不会那油嘴又滑头,更不会像那狗一样低下头,并非我幼小不懂事,而是现实有太多的愁,过早的生活伤又痛,无力做人再回头,常把那现实的冷酷,当做折磨来承受,有时不小心却掉下心头的一块肉,万年堡垒一时溃,我的心也碎,做一个人好难。

  委屈的孩儿我漂泊在他乡,不知道爸妈如何把汗血淌,想起了远方的你们,我的眼泪流满面,一次次的坚强告诉我:不要想妈妈。

  无奈呀人生路,我又能向谁说,常把别人的警告当儿戏,我也是没办法,他们不知道我的泪,我的苦和悲,为了明朝的明媚,时常被人误会,我只想再喝上一杯,醉那一辈子。
  
  小人呀小人心,我想找个清静地,他们却拿来摧残让我背。一次次疯狂的浪淘沙,沙沙能把人打碎,只求闲静无奈的我,只有忍气又吞声,不把那流言听,又怎能把心静。

  想起了深罪的我,一没杀人二没放火,凌乱的头发长出了边,只好被人逮小辫,小辫多了惹人愤,谁还不烦你。

  别人的话你不当听,整的就是你,目中无他人,想此真想哭,心中空白纸,他人乱画你,即使有委屈,有谁原谅你,我只相信爸和妈,虽然有时很调皮,还是那爸妈亲,爸妈亲!

  两手空空,手中无一分,不管你有没有人民币,为何不按他的做,恨不得一下子把你吃,拐弯抹角要骂你,就当自己是傻瓜一堆,人在他乡下,又怎能不流泪。不要交那狗朋友,以免误了下半辈,他们却认为你无礼节,行动孤寡自由专,一字字的流言就像原子弹,炸死你也活该,只要能消他人的气,我甘愿来忍受,面对生活无知措,怎样做才是对?
若问自己,自己无奈,若问苍天,苍天心碎,人间正道又是怎样的沧桑呢?只有在心中默默地把委屈告诉父母:爸妈我真的好累!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身在远方的孤独使我想念家,在家的生活是多么美好,欢乐载满我的每一天,为了有出息,我离开了家,离家的日子还不长,心中常常挂念我的爹娘。

  挖空了心思苦钻研,想想前程无限好,不知如何把恩报。不孝儿自从离开家,生活就没有了翅膀,没有了母亲的疼与爱,没有了父亲的关和怀,常常被人来指责,指桑又骂槐,不是儿子我不明白,我只是一个平凡人,生活只图个安稳,做个平凡的人也很难,常常看人的脸色动,不敢说句心中的话,因为我是一个圈外人,或许是自己太自私,想做一个普通人,埋掉痛苦与悲欢,儿子我心中苦的很,跳进大海也洗不清,冷言冷语冷如沙,一次次在我的心头扎,少小凌乱没办法,折磨的日子我不能自拔,我只想见爸和妈。

  做人呀我学做人,只从幼小懂事起,爸妈就教我做个端正人,曾蒙每个老师的恩和泽,才使我成为不坏的一个人,虽然无话挂嘴头,心中默默牢记住,我不会那油嘴又滑头,更不会像那狗一样低下头,并非我幼小不懂事,而是现实有太多的愁,过早的生活伤又痛,无力做人再回头,常把那现实的冷酷,当做折磨来承受,有时不小心却掉下心头的一块肉,万年堡垒一时溃,我的心也碎,做一个人好难。

  委屈的孩儿我漂泊在他乡,不知道爸妈如何把汗血淌,想起了远方的你们,我的眼泪流满面,一次次的坚强告诉我:不要想妈妈。

  无奈呀人生路,我又能向谁说,常把别人的警告当儿戏,我也是没办法,他们不知道我的泪,我的苦和悲,为了明朝的明媚,时常被人误会,我只想再喝上一杯,醉那一辈子。
  
  小人呀小人心,我想找个清静地,他们却拿来摧残让我背。一次次疯狂的浪淘沙,沙沙能把人打碎,只求闲静无奈的我,只有忍气又吞声,不把那流言听,又怎能把心静。

  想起了深罪的我,一没杀人二没放火,凌乱的头发长出了边,只好被人逮小辫,小辫多了惹人愤,谁还不烦你。

  别人的话你不当听,整的就是你,目中无他人,想此真想哭,心中空白纸,他人乱画你,即使有委屈,有谁原谅你,我只相信爸和妈,虽然有时很调皮,还是那爸妈亲,爸妈亲!

  两手空空,手中无一分,不管你有没有人民币,为何不按他的做,恨不得一下子把你吃,拐弯抹角要骂你,就当自己是傻瓜一堆,人在他乡下,又怎能不流泪。不要交那狗朋友,以免误了下半辈,他们却认为你无礼节,行动孤寡自由专,一字字的流言就像原子弹,炸死你也活该,只要能消他人的气,我甘愿来忍受,面对生活无知措,怎样做才是对?
若问自己,自己无奈,若问苍天,苍天心碎,人间正道又是怎样的沧桑呢?只有在心中默默地把委屈告诉父母:爸妈我真的好累!

 

分享到:
最新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