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杂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散文诗歌
世俗评说
乱谈八卦
处事之道
影评书评
诗歌日记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
心情日记
伤感日志
网络日志
情感日记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
弹指江湖
青春校园
百味人生

无处安放的流年,温暖如春

时间:2011-10-04 来源:原创 作者:借过 阅读:加载中..
  

  苏幕说,暖,我要你做我的指尖花,我要疼你到手心,温暖你一辈子。
  
  苏幕,你说假如那时我至死挣开你的手,不贪念你掌心的温度,那现在的我们会不会就都会很幸福了。­
  
  -------林暖。­
  
  安然说,暖,你以后一定要很幸福很幸福。­
  
  林暖微着点点头,眼里却是化不去的忧愁,这个叫安然的女子曾给了她那么多的温暖,现在也要离开了,她已记不清曾有多少自以为是的温暖从她的生命中离开了。
  
  安然给了林暖一个大大的拥抱后,两人便背道而弛,洒下的阳光阻隔在两人之间,那么近又那么远。­
  
  十月的天气并不算寒冷,只是早上会有淡淡的薄雾,夹杂着微微的凉。雾散开后偶尔也会有很温暖的阳光,就好像现在。­大大的梧桐树下、金黄色的叶子散落一地。林暖踏着小碎步踩在上面竟也会“咯吱、咯吱”的响。­
  
  “林暖。”干净的嗓音叫着她的名字,心底莫明的欣喜转瞬即逝,回过头看着来时的路,梧桐树下的少年沐浴在阳光下,温暖得让林暖有些不知无措。­
  
  苏幕说,林暖,你那个样子傻得让人心疼。­
  
  林暖避开苏幕心疼的眼,看着人潮拥挤的街头,那里有家毛绒店,菊黄色的装扮,很温暖,而她向来是一个贪念温暖的女子。­
  
  “喜欢就去看看。”苏幕看着林暖的眼里流露的贪念,心里竟有些许的不舍。­
  
  “不用了。”林暖挣开苏幕拉过的手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独留苏幕举着被林暖挣开的手怔怔的站在原地,落莫,无处安放。­
  
  苏幕,对不起。其实,她只是怕习惯了那样的温暖后,舍不得离开。
  
  再见苏幕已是半个月之后了。这半个月里林暖哪都没去,就窝在家里想着曾经的那些给过她温暖、却又绝决的离开的人。想得最多的还是安然,那个明媚的女子,也是给过她最多温暖的女子。她们曾说过不离不弃,如今好像都随着时间不复存在了。­
  
  当夕阳咀嚼着最后一抹忧伤缓缓沉入天际的时候,林暖踏进了一间名叫“罂之粟”的酒吧。苏幕约她在那里见面。­
  
  暗黄色的灯光打在林暖安静的侧脸上,让苏幕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罂之粟。”摇晃着杯中红酒,林暖淡淡的昵喃。
  
  “罂之粟也就是罂粟的意思,一种妖娆美丽却至深至毒的花。”苏幕微笑着解释给她听,他的眼里有种让林暖害怕的温暖。
  
  林暖点点头,别开了苏幕的视线。
  
  忧伤的旋律伴随着略有些嘶哑的歌声慢慢地溢进了林暖的耳中。唱歌的是一个长发遮眼的男子,林暖看不见他的眼,却能感觉到那里面盛满的忧郁。
  
  其实林暖听不懂他在唱什么,她也努力的想听懂却发现只是徒劳,突然“指尖花”三个字却轻而易举的传入了她的耳内。
  
  带着不解转头看向苏幕,却发现他也是一脸怔怔的注视着唱歌的男子。
  
  “苏幕。”林暖轻轻的碰了碰他。苏幕回过神来冲着林暖不好意思的笑笑,就好像知道林暖要问什么一样的淡淡说道:“指尖花,其实是一个很温暖的说法,是把心的人比作自己指尖上的花,用手心温暖她,让她不会觉得孤单。”
  
  林暖点点头,很简单却很温暖。
  
  突然,苏幕说:“暖,我要你做我的指尖花,我要疼你到手心,温暖你一辈子。可以吗?”
  
  林暖愣愣的看着他,第一次发现有着干净嗓音的苏幕还有着温暖的眉眼。而他的温暖也是自己所需要的。点点头,这一次没有落荒而逃。
  
  安然回来了,那个明媚的女子,在林暖打算敞开心扉接受苏幕的温暖的时候。
  
  安然说,暖,你看,我还是舍不得你回来了。
  
  林暖只是笑,笑到眼泪流出来,然后指着苏幕说,然,你看,我现在很幸福,他可以给我我想要的温暖。
  
  安然的神色突然变得有些古怪,她看了看苏幕,又看了看林暖,然后惨淡的笑着说,暖,你知道的,不论你怎么做我都不会怪你。
  
  林暖垂下眼眸,盖住了里面汹涌的忧伤。隐隐约约看着安然黯然离去的背影,落寞得刺疼了她的眼。
  
  其实,苏幕一直想要问的是,暖,你跟安然是什么关系。只是他始终没有勇气问出来,终究还是没问出来,或许他当时问出来了结局就会不一样了。
  
  安然消失了,一起消失的还有林暖。任凭苏幕翻遍了大街小巷,也找不到她们。其实,林暖她们哪里都没去,就在林暖家顶楼的天台上。
  
  微风习习,带动着林暖的长发随之飘扬,安然眷恋的抚摸着林暖的长发,她从来都知道林暖是美丽的。
  
  安然凄凉的笑着,“暖,你只道我是明媚的,可是你却不知道我的明媚从来都只为你一个人。”
  
  林暖看着安然的脸,苍白而憔悴,少了之前的神采奕奕,竟也平庸得如此寻常。“然,既然你都选择离开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呢,你值得幸福的。”
  
  安然怔住,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一脸平静的林暖,心刺痛,继而扬起一抹浅笑,三十层的高楼看下去也不过如此呢。
  
  “暖,你跟那个苏幕是认真的吗?”看着林暖点头,绝望开始在她眼中蔓延,然后在林暖愣怔的间隙翻身下楼。回过神来的林暖瞪大双眼,手足无措的伸手去抓,看着安然快速下落的身体,嘴角的那抹笑格外显眼,她说:“暖,你一定要很幸福很幸福——”只是她不知道,少了安然,她林暖拿什么来幸福。
  
  安然死了,到死那抹笑都还在她脸上盛开着,心疼莫名。林暖想,其实她是羡慕安然的,那个为了爱断然选择离去的女子,只是安然不懂,两个寂寞女子的爱如何能得到长久,或许这样对安然抑或是她自己都是一种解脱。
  
  苏幕找到林暖的时候,她正看着安然的尸体发呆,脸上没有哭过的痕迹,安静得犹如一个布娃娃。
  
  林暖说,苏幕,我们分手吧,就像我们从没有在一起过一样。淡淡的语气没有一丝绪。
  
  苏幕懂,自从他看到安然后他就料到早晚会有这么一天,只是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转身离去,各自天涯。
  
  苏幕,你不懂,其实早在那日梧桐树下见到你我就真的爱上了你,只是我们之间始终隔着一个安然。她曾给过我那么多的温暖,却也为了我不再忧伤而选择离开,后来又为了我跟你能幸福而断然离去。我能做的就只有努力不让自己幸福,那样至少我才能觉得我没有那么对不起她。
  
  十月末的天,阳光依旧很温暖,一如那天的梧桐树下。
  
  (完)——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