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浅念.流年不失约

2010-04-24 01:55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白色 阅读:9544

  12月25日.天气阴.
  
  “天气阴、天气阴....”我一手托腮一手把玩着笔,看着窗外阴沉的天气闷闷的念叨着,整个12月几乎都是在雨天或者阴天里度过。慢慢觉得自己就好像搁置在衣柜许久的衣服,已经濒临发霉。坐在我背后的肖涵突然一个劲的踹我的椅子。我茫然的抬头,面对我的,是蒋念那张精致的脸。
  “这个,拿去。”
  我拿起来一看,是张大红的邀请函。正要开口,蒋念抢先一步说:“别跟我说你不舒服或者你家里有事,你可以直接告诉我你不合群,或者你直接说你不想你死气沉沉的样子影响大家。不过呢,我是念在过去的情分上帮你要到得资格。要知道,下半年的业绩并不理想,总部已经派了人过来。你呢,”顿了一顿,她突然凑近我的脸说:“你要是去混个脸熟,也许还能免于被裁员。还有,你是多久没做过面膜了?老得可真快。哈哈哈哈!”
  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机会说话的我就这样看着她一摇三摆的走了出去。肖涵愤愤不平的凑过来说:“什么东西啊,抢人家男朋友还这么嚣张。真没见过!”
  “她没抢我男朋友。”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我急于辩解。肖涵丝毫不以为意,一脸同情的看着我说:“苏浅啊,你还维护她干嘛?你就是太好说话了才被欺负,知道吗?不过,真的会裁员吗?”
  想到裁员。我也开始发愁了。到天翔集团都快5年了,依旧没多大的建树。我的性格似乎生来就是这样,不争不抢,安于现状。也许就是这样没有杀伤力才换得个个为我抱不平的好人缘吧。
  而蒋念.....曾经大学时代,我们系男生眼中的系花,却始终不被女生待见。就像张城说的,蒋念美得太有侵略性,行事又高调,难免招致嫉妒。而我就正好,一样精致美好,又善良温柔,不会让人觉得不安。那时候,甚至发生过在学校论坛上,那个以尖酸刻毒闻名的落雪就以一篇杀人不见血的帖子把蒋念贬得一文不值,还顺带狠狠的赞美了一番我的娴静婉约。为这个帖子,男生和女生进行了长期的辩论。对于这些,我只是一笑置之,没有人比我更明白蒋念只是爱玩爱闹了些,她的单纯善良,外人如何看得见呢?可不管别人争得如何面红耳赤,我和蒋念还是一如既往的感情深厚。那时候的我们坚定的认定没有人能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友情,只是如今...
  
  
  
  
  
  
  
  
  下班的时候夜色已经深了,走在街上随处可见玻璃橱窗上贴着大大的圣诞海报。手伸到包里,捏紧那张邀请函。无论如何,我还是要吃饭的。伸手拦下一辆车,却被站在另一边的人抢先一步,我张口只来得及“喂”了一声,却在看清那个人之后自动闭了嘴。他也看见了我,回头对我一笑说:“对不起,我没注意到你也在拦车。你先走吧。”
  我说:“算了。你一定有急事。我反正不急。”
  正说着,后面一辆车缓缓靠过来,我挥挥手上了后面的车。
  那个他--赵默,我的前男友,蒋念的现男友。事实上,我根本不能说蒋念抢了我的男朋友。当初毕业后,我先来的天翔,认识了赵默。他一直在追求我。而我和张城因为毕业之后就业意向不同,他去了上海,而我留在C城。分手成了理所当然。我和蒋念煲电话说到赵默,蒋念很干脆的说:“苏浅,忘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是投入另一个人的怀抱!试试看啊,不行再分啦。”
  于是,我和赵默走在一起。我得承认赵默是一个很好的男友,可结果却不理想。我无法投入这段感情。而蒋念在最初那家公司做得也不如意。趁着天翔招聘,我鼓动她来应聘。这个曾经鼓励我和赵默在一起的人,却在某一天搂着我的脖子撒娇似的说:“苏浅啊,赵默多好的人啊,你为什么不好好对他?”
  我认真的看着蒋念,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她被我看的紧张,轻轻打了我一下,故作轻松的说:“算啦,当我多管闲事好了。”
  可对于感情一直敏感的我,终于看出了蒋念喜欢上了赵默。是的,赵默真的很好,沉稳睿智,又足够温柔体贴。所以,我该让他幸福的。
  我和赵默分手那天,他说:“苏浅,我究竟哪里不够好?”
  “你真的很好。只是我无法从过去的感情你走出来。这对你不公平,不是吗?”我是那么坚决的要分手。那段时间,赵默明显变得沉默许多,那个意气风发的他,突然变得沉静。蒋念在那个时候也不再缠着我,我知道,很多时候她都陪在赵默身边。对此,我真的很希望他们都能幸福。可流言却开始漫天飞舞,总能听见别人传言蒋念抢了她好朋友苏浅的男朋友。
  试图解释。却换来更高的声音,蒋念太过分了,苏浅那么维护她,她却做对不起她的事!可想而知,那段日子蒋念并不好过,最终调到了行政部。和我隔了一层楼的距离。而赵默,也终于站了出来把蒋念护在身边,用实际行为,昭告天下他和蒋念确实在一起这个事实。所有的八卦新闻都有它的保险期限,流言渐渐消退,我看着他们相拥的背影,几乎流出泪来。我最好的朋友,我曾辜负的人,我是多么希望他们能幸福。只是那些流言,却让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我不知道蒋念是否认为我对这些流言起了推动作用。总之,那对曾经认定永远不会分开的好朋友,突然就变得陌生许多。
  
  
  
  
  
  
  
  
  很明显,我迟到了。推开KTV包厢的门时,蒋念正好在唱歌,她唱张惠妹的《姐妹》,对于我的出现,她只是偏过头看了我一眼算是打招呼。我找了个角落刚坐下,赵默就站起来说:“苏浅,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萧北。北京总部派来的,你要和他多沟通。”
  我“哦”了一声便没了下文,倒是那个萧北,拍了赵默一掌说:“说好大家出来玩玩的,干嘛这么严肃?苏浅是吧?握个手!”说着就对我伸出手,我看着一身休闲打扮的他,又环顾了一圈,发现大家穿的都很随便。相比之下我似乎显得过于郑重了些,讪讪的把手伸给他,说:“萧总好。”
  “别这么严肃啊,叫我萧北就行了。”
  “就是啊,萧北和我还是同学呢,大家出来玩就放松点。”赵默在一边帮腔,蒋念已经放下话筒朝这边走过来了,我点了点头,退回角落边坐下。
  一整个晚上,我就跟隐形人似的没有语言。或许就像蒋念说的,我真的有点不合群了。回到家已经是半夜。打开电脑,那个并不出名却做得格外精致典雅的网站还是安静的只有几个固定的ID在线。布衣走天下给我发来消息说:“浅浅啊。你好久没给我交货了啊。没发现最近咱的网站都没啥新鲜玩意了吗?”说完还发了个大哭的表情过来。
  我有些囧囧的说:“最近忙啊,布衣大哥。饭碗都快保不住了。”
  “怎么回事,跟哥说说,再不行哥包了你,保管你不愁没饭吃。”说完又是一个财大气粗的表情。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和布衣认识半年多了,我喜欢随手写些心情散文之类的,布衣就把它们排版得很精致,再配上一些好看的图片贴在网站上。这个网站应该只是布衣的个人网站,每天来来去去的都是那么几个人。可是竟然也就习惯了这里的安静。
  见我半天没反应,布衣又发了个疑惑的表情。
  我开始打字,把今晚那个让我囧到家的所谓聚会说了一遍。
  过了一会,布衣发过来消息说:“我今晚也去KTV了。也遇见了一个从头到尾装隐形人的女孩子,不会就是你吧?哈哈哈”
  我只当布衣在跟我开玩笑。看看时间不早了,道过别,一头扎进被窝里想着我是不是真的很糗?
  
  
  
  
  
  
  
  很悲剧的。我又迟到了。走进办公室就看见蒋念黑着一张脸说:“苏浅,你是真不想干了吧?人家萧北一早就来了,点名要见你。你赶紧准备准备去见他去。”说完又走了,仍旧是一摇三摆的姿势。我承认蒋念扭得真的很好看,我只是难过,为什么现在的她,面对我,就真的像个陌生人了?甚至陌生人也许都会给一个善意的笑脸,对我却这般仇恨的样子呢?
  肖涵向来心直口快,对着蒋念的背影说:“什么时候行政部的主管也开始干起了跑腿的事了?拍马屁都不用这么明显吧?”
  蒋念只顿了一下,继而消失在门口。我拍拍肖涵,示意她不要这么刻薄。随便整理了下下面送来的报告,赶紧的朝高层办公室奔去。
  
  敲门进去的时候,只有萧北一个人在。他坐在电脑前面,对我微笑着。我原来已经做好了挨一顿臭骂的准备,被他一笑,弄得有些恍惚。忽然听见他喊:“浅浅!”
  我诧异的抬头,他很肯定的看着我,说:“浅浅倾城殇。是你,没错吧?”
  我的惊讶立刻升级一百倍,看着他,非常,非常不确定的说:“布衣?”
  
  
  
  这个世界就是有这么多的意外和惊喜。萧北,居然会是布衣。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还是无法回神。肖涵一个劲的在我眼前晃动着胳膊,说:“苏姐,你莫非是恋爱了?咋这一脸的桃花红啊?”
  “去你的。”我拍开她的鸡爪子,对着手机后盖看了看自己的脸,居然确实泛着别样的红晕。
  可是,恋爱,这个词。对我来说,有多遥远?自从张城之后,我何尝再动心过呢?
  临下班的时候,萧北来了我们部门,象征性的说了几句话,然后站在我的位置边上,拔下我习惯性咬在嘴里的笔说:“不卫生,不知道吗?”
  一句话说得我面红耳赤,周围的目光齐刷刷的朝我们射来,萧北并不以为意,轻声说:“下班在大门口等我。一起吃个饭吧,浅浅倾城殇。”说完坏坏一笑,潇洒的离开。
  
  
  他一定是故意叫我的网名的,我愤恨的想,这个萧北太奸诈了,他一定是知道,我根本无法拒绝陪了我半年多,充满了默契的布衣。可是,仅仅只是因为他是布衣?
  
  
  
  
  
  
  
  我没想到蒋念会在大门口。以往她总是直接和赵默一起去地下室取车的。直到她朝我走来,我才意识到她在等我。她说:“苏浅。张城结婚了。”
  “哦,是吗?”我没意识的问。
  “但是,很不幸的,新婚那天出的车祸。抢救无效。”
  ......我终于连话都不会说了。张城,那个在他选择分手之后我就固执的不再和他有任何联系,却影响了我那么多年的张城,此刻我是多么想念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那个总穿着白色T恤在篮球场上奔跑的少年。那个牵着我走了许多许多路的少年。
  蒋念轻轻抱住我说:“苏浅啊。很多事情我们都无能为力。人,都是会死的。如果下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希望你可以坚强一些。”
  我一把推开蒋念,堆积许久的不满全部在这一刻涌上心头,愤恨的指着她说:“你告诉我这些是为了什么?为了看我有多狼狈有多可怜吗?蒋念,我告诉你,你和赵默在一起我从来没有说过一句不是,你得到你想要的,还不肯满足吗?为什么总是故意要来对我示威,看我的笑话呢?"
  蒋念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穿着名贵大衣的她只是瑟瑟发抖着。萧北冲过来说:“浅浅,你别太冲动了。”说完转身对蒋念说:“小念,交给我吧。你快回去休息,别着凉了。”
  蒋念看了我一眼,红着眼眶对我说:“苏浅。不管你怎样想我怎样看待我误会我,都好。你要幸福,知道吗?”说完她转身走了。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颓废的瘫坐在地上,萧北拉起我说:“浅浅,我们回家了。”我看着他坚定的眼神,泪落下来。我说:好的。
  
  我是和萧北一起去看的张城,墓碑上的照片我还记得。那是我和他一起去旅游的时候拍的。我还记得当时张城说:“浅浅,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的笑容就格外灿烂。哈哈哈!”而如今,却只剩下一个冰冷的坟墓面对我这些回忆碎片。萧北站在我的身边,轻轻拥着我的肩,说:“苏浅。和我一起回北京吧。我会给你幸福的。”
  我看着萧北点了点头。我为什么不答应呢。这里的一切都带着一股伤心的气味。而萧北,他一定是那个带给我全新生活的人。
  
  
  
  
  
  
  
  在北京的几个月里,我一点一点的适应了新的环境。也一点一点的把那些过去埋葬。和萧北在一起的日子很幸福。那是我从来不敢想的幸福。每一个相拥而眠的夜晚,萧北身上的气息总是慢慢慢慢的一点一点把我包围,那是最安全的感觉。
  可我没有想到,原来由始至终,最白痴的人居然是我。当萧北把两张飞机票摊在我面前,说要带我回C城看病重的蒋念时,我真的很想叫他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只是,有那么一秒,我也深刻的感受到了一直以来我都刻意忽视的细节。忽视被我无理指责后瑟瑟发抖的蒋念,忽视了红着眼眶对我说“要幸福”的蒋念,忽视我们离开C城时,抱着我舍不得放手的蒋念。而我又是多么狠心的从头到尾一脸漠然的没和她说一个字。
  
  站在医院的走廊,透过玻璃窗看着躺在无菌病房里的蒋念,我还是无法相信这一切,只能狠狠的摇着赵默的肩膀愤怒的问他:“为什么我只不过是去北京呆了短短的几个月,蒋念就会变成这样了?为什么为什么!”
  萧北把歇斯底里的我拥进怀里说:“你别逼赵默了,其实他也很痛苦。”
  我不依不饶的反身开始质问萧北,“你也知道蒋念生病这件事的,对不对?为什么你们都要瞒着我?”
  赵默终于站起来,从衣服里摸出一封信递给我。我接过来,看见蒋念熟悉的笔迹。
  
  笨蛋苏浅:
  我何尝忘记过说好无论如何都不会分开的誓言呢?笨蛋苏浅,你知道吗,你是我这辈子最好最好的朋友。我明白那些流言蜚语背后,你有多着急的想要维护我。所以亲爱的,你原谅我好不好?原谅我故意逼你去参加聚会,原谅我故意总是对你冷言冷语。原谅我的隐瞒。我其实并不怕死,可我害怕我爱的人整日里为我提心吊胆,为我伤心难过。
  
  我只想在我离开之前看着你幸福,萧北,一定会给你幸福的,不是吗?
  可是当你和萧北一起离开的时候,我真的好难过。虽然这是我最开始就想看见的结局。可是我多怕真的看不见你了。我写字很累呢。笨蛋苏浅。如果我死了,你要幸福的活着。要坚强的活着。
  
  ----蒋念。
  
  
  
  
  
  我无法止住大滴大滴的眼泪把蒋念的字晕染成一朵朵蓝色的小花。萧北站在我身边,轻声安慰说:“苏浅,我们不放弃。蒋念这么好的人老天一定会保佑她的,对不对?其实很久以来我们一直在寻找合适的骨髓。只要找到了,蒋念一定会有救的。”
  我一把抓住萧北的手,充满期待的问:“是真的吗?蒋念一定会好起来,是吗?”
  “会的。相信我。”
  萧北的坚定给了我所有力量,我趴在玻璃窗户上,对着蒋念说:“笨蛋蒋念。我决不允许你就这么离开我们,决不允许!”
  
  
  
  
  
  
  或许会有人问我,蒋念最后怎么样了。作为一个故事,我当然不会让她死去。至少,她会永远活在苏浅和赵默他们的心里,不是吗?努力去爱,终会幸福。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