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他们的爱情,幸福不靠岸

2010-04-24 01:56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白色 阅读:8646

  故事发生在我来到C县的第三天早晨,小凡来喊我一起去上学。小凡是我的同班同学,也是我来到这个小县城的第一个朋友。
  深水中学坐落在这个县城的中心,是这个县唯一的一所重点中学。早晨的阳关洒在我的身上,十月份的天气,空气中有露水清新的气味。街上人群熙熙攘攘,有赶着去上班的,有早起买菜的妇女,还有和我一样穿着校服的学生。走到校门口的时候,突然两辆重型机车一前一后的驶来,我看见骑在前面那个首先冲进学校,一个漂亮的刹车,车子稳稳的停在停车位上。那个人摘下头盔,对着随后赶到的另一个骑手做了个拇指向下的手势。其实在他摘下头盔那一刻,我就呆了,那不是....
  人群在这一刻突然爆发岀一片噼哩啪啦的掌声,伴着几个胆子大些的女孩子的尖叫声响在我的四周。我站在这群显得格外兴奋的人前面,沉静得突冗。大概那个家伙也注意到了我,偏过头来对我露齿一笑。他旁边那个家伙也好奇的看我,问:”那女的你认识?”
  “新来的转学生,你不知道?”说完夹着头盔转身朝教学楼走去。
  “转学生?”他又看了我一眼,追着已经走远了的家伙喊道:“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关心起学校大事了?”
  
  
  
  “青楚,你认识顾城?”见他们走远了,小凡拉住我轻声问。
  “谁是顾城?”
  “不要装傻好嘛?他刚不是对你笑?”小凡不满的说。
  “哦,那个啊,见过一次,他不是来实习的老师吗?”我想起转学过来时,特地提前一天来熟下环境,在教学楼顶遇见过他。
  小凡顿时满脸黑线,作吐血状!
  
  
  
  
  
  
  
  ”哈哈!笑死我了!实习老师…亏你小子想得出来!青楚,揍他丫的!”说这话的是白晟,永远在顾城左右的白晟。
  想起当初听完我的回答时,小凡哭笑不得的告诉我顾城根本只是个高三的学生,此刻又被白晟取笑,不由得狠狠瞪了一眼坐在我左边的顾城!
  在这所学校以打架厉害而闻名的顾城,还有总是和他形影不离的白晟。此刻他们一左一右的坐在我的身边,和我一起晒着太阳,单纯而干净。天气已到深秋,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犹如棉被,午后的操场空荡荡得只剩下几只调皮的小鸟。微风送来稻田里稻草干燥的味道,我闭上眼睛回想起和他们熟络起来的一幕幕。什么时候起,顾城会在出早操的时候把沉默坚定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而总是嬉皮笑脸的白晟,则总是在做操到一半的时候偷偷溜到我的背后吓我一跳;什么时候起,开始习惯值日的时候白晟的帮忙,顾城在一边安静的听歌;习惯了他们送我回家,白晟曾说过,顾城从来不肯载任何一个女生,所以我总是坐在白晟的车后。可是顾城,你身后的那个位置,究竟会留给谁呢?
  想到这些,我忍不住开始微笑。白晟看见了,狠狠的拍了下我的脑袋说:“丫头,傻了?”
  “疼啊!”我不满的抗议,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我听说你们经常打架的啊,为什么我都没见过?”
  “谣言!”
  “冤枉啊!”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我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下结论的说:“假!”
  
  
  
  
  
  
  小凡曾经问我,如果要我在顾城和白晟中间选一个人做男朋友,我会选谁。当时,我没有回答。很多年后,我才明白,其实我从来都没有选择的权利。这一场三个人的戏份里,原来有那么多的无奈。
  
  
  
  那一次已经是期末了。天黑得特别早。那天因为白晟家里有事,提前请假回家了,所以只有顾城一个人送我回家。少了白晟的耍宝,安静的顾城让我没来由的紧张。天气太冷,顾城也没有骑车,步行走了没多久,顾城突然说:“青楚,下雪了。”
  我抬起来,发现灰蒙蒙的天空真的开始洋洋洒洒的下起雪花,顿时开心的喊:“真的下雪了啊!”
  “青楚,我很挫败你知道吗?”
  “怎么了?”我疑惑的看着他。
  “如果不是下雪了,你是不是打算一直板着个脸走回家?”见我一脸惊讶,他笑着说:“去喝杯奶茶吧。我饿了。”
  
  
  奶茶店里人并不多,我们相对着沉默的喝完了奶茶,看了一会雪,昏黄的路灯一盏接着一盏亮了起来。顾城说走吧,我便跟着走了出去。兴许是下过雪的缘故,台阶变得很滑,我几乎摔倒。顾城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我,然后顺势把我的手握进他的掌心里,再也没有放开。
  我偏头看着他严肃的侧脸,只是嘴角那些微微的笑意,却感染我的心跌进了蜜罐里。
  顾城说:“青楚,我希望,以后的每一个下雪天,我都陪在你的身边。”
  
  
  
  白晟是最后一个知道我和顾城在一起的。他因为家里有事回到学校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了。而这期间,谁都看见了,从来不载女生的顾城的车后,坐着穿成了棉花球的我。我喜欢C县,喜欢这里的人总是那么善良,没有人会去向老师打小报告,每一个看着我们,除了偷笑,眼神里总是满满的祝福。那些和顾城打架过的男生,遇见他也会说一声:“哥们,真有艳福。”
  白晟哭天喊地的控诉着我俩趁他不在狼狈为奸,其实我很想告诉他,他又用词不当了。只是这个时候,只要是幸福着的,还有什么好介意的呢?
  
  
  
  
  
  
  
  寒假的某天,我缩在床上一个劲的擤鼻涕,脑袋还是热乎乎的。白晟突然打电话说有急事找我。其实我真的不想出去,刚测体温的时候还在发热。只是白晟说顾城也在。顾城,我好久没见到他了。
  可我怎么都没想到白晟会带我看这样一个场景,一个,顾城和另一个女生拥抱着的场景。我只愣了一会,就命令自己转身。我说,不要哭。可是温热的眼泪却在脸上蜿蜒流转。我一边走一边不断的抹着眼泪,突然眼前一黑,晕倒前看见顾城震惊的眼神,而我心里却只有一个念头:终于,他终于看见了我。
  
  
  
  住院的这些日子,白晟每天都陪在我的身边。
  其实当初会转到C县,只是因为身体不好。爸爸觉得城市太紧张,空气又差。就把我转去了C县,顺带着散散心。可是我真想告诉爸爸,我的心快死了。那个飘雪的黄昏,那个说“我希望,以后的每一个下雪天,我都陪在你的身边”的人,他的承诺,还会不会实现。
  
  
  
  我决定回省城那天,白晟拉住我的手说:“青楚,其实,你能不走?我会照顾你。”顾城就是在这个时候推开病房门的,我无从猜测自己到底是出于何种心理,我说:“好。”
  
  从那以后,虽然在同一所学校里,却很少再见到顾城。我每天拼命的学习,面对白晟的关心和照顾,愧疚感一点点的堆积成山,快要把我压垮。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高考的那几天,我总是等在学校门口,小凡笑嘻嘻的说:“未来的白夫人,这么担心白晟的考试啊?”
  我笑着打他。谁也不知道我只有这样才能再多见到顾城几次。他出来总是比白晟要早,匆匆忙忙的,从我身边经过时,从来不肯看我一眼。我不知道,这些时候,我的难过是不是那么明显。
  
  只是白晟总对我说,青楚,你能快乐一点吗?
  每一次,我都只能无力的回答一句“对不起”。
  
  
  
  
  
  
  
  
  
  
  那天中午,一个女生突然打电话给我,要我去X街的那家修车铺。虽然她没说究竟要干什么,可我心里认定了一定和顾城有关。阳光那么猛烈,我奔跑着,汗水打湿了刘海,黏糊糊的贴在脑门上。远远的,就看见顾城的身影,还有站在他旁边的一个女生。
  
  
  “你怎么在这里?”
  我回头一看,白晟也来了。反问倒:“那你呢?”
  “是我叫你们来的。我想,有些事情该了断的,是不是?”她转身领着我们进的店堂。顾城蹲着修一辆坏掉的摩托车,这么多日子不见,似乎瘦了很多。
  “白晟,如果,如果我愿意退出,把顾城还给青楚,你,能把青楚还给顾城吗?”说这话的时候,一直显得很盛气凌人的女孩子却红了眼眶。
  白晟显然和我一样不知所措,顿了一会,他有些结巴的说:“顾城,你小子是个男人就自己站出来。要女人说话算什么?我们,我们单挑,飙车OK?”
  “你赢过我吗,飙车?”
  “没有,但是为了青楚,我愿意试。”
  
  面对这样的局面。我除了发呆竟然什么也做不了。顾城和白晟选在郊区那条车辆很少的路上比赛。观众只有我和那个叫夏薇的女孩。远远的,看见两个黑点越来越大,最终变成顾城和白晟,只是从来没有输过的顾城竟落在白晟的后面。眼看着终点越来越近,白晟却突然摔倒,顾城来不及刹车,冲过了终点线。我不懂飙车,可我也看出来,顾城是为什么会第一次落在白晟后面,而白晟那一摔,究竟是意外还是故意的。
  
  我很想跑过去看看白晟怎么样了,却被顾城拉住,白晟站起来,摘下头盔微笑的看着我,只是眼睛却红红的。那一刻,我印象里总是嬉皮笑脸的白晟,突然显得那么无助。
  我的手还是被顾城紧紧抓着,我回过头想让他放开,却看见他的眼睛里同样满是痛苦。
  “放手.....”我终于无力的说
  “青楚,我放不开。”
  我看着他,有那么一秒,我多希望就这样陷进他的眼睛里。而不远处,白晟突然“砰”的一声倒了下去。
  
  
  
  
  
  
  
  在医生给白晟检查的时候,夏薇和我说了有关顾城的故事。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死于车祸,而肇事者是夏薇那个偷偷开家里车出去的哥哥。顾城从小由夏家照顾。对于这样的关系,依赖着又带着满腔的恨。夏薇是一直喜欢顾城的,而对顾城来说,夏薇只是妹妹。那个拥抱,是夏薇故意设计给青楚看的。因为自从认识我之后,顾城不愿再接受夏家的任何帮助。
  故事说到这里,我不由得插了一句:“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欠夏家太多,出于报答的心理而勉强自己和小薇在一起。”顾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拉住我的手说:“青楚,相信我,我从来没有这么认定过我想要的。”我低头看向顾城的手,那双布满伤口的手。心里酸楚无比。
  护士过来喊我们,说白晟已经转入病房,我们可以去看他了。
  
  
  白晟醒来的第一句话是:“你们是谁?”
  我和顾城面面相觑,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反应。
  按医生的说法,白晟可能是摔倒时脑部受到撞击,暂时失忆。
  这个夏天显得那么的漫长,顾城每天都忙于打工赚钱。他说,他一定要自己赚钱读大学,然后给我一个明朗的未来。每一次我都只是笑笑,我给白晟讲故事,讲属于我们的故事。故事的男女主角都被我换了名字。失忆了的白晟听完,笑着说:“喜欢一个人就该努力在一起,不是吗,青楚?”
  
  
  
  
  
  
  
  夏季终于走到了末端。白晟除了还是不记得以前的事,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他和顾城都将走进大学。而我,回到省城读我的高三。十一的时候,顾城来看我,曾经那么想要在一起的人,此刻近在眼前却仿佛远在天边那般的握不住。
  
  而白晟的信是在顾城走的那天收到的。
  我在种了梧桐的院子里看完了信。
  他说:青楚,隔了这么久我终于有勇气告诉你,我其实没有失忆。那时候我多希望如果我失去记忆,假装不再喜欢你。你就可以没有顾虑的回到顾城身边。我从来没有告诉你,我有多么喜欢你。那喜欢,一定不会比顾城对你的喜欢少一分。
  
  “傻白晟。”我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想起顾城临上火车前我们的对话:
  
  -“顾城,其实,那次你和白晟赛车,你有意让着他的,对吗?”
  
  -顾城并不正面回答我,他说:“白晟摔倒,也是故意的,不是吗?”
  
  车站的喇叭里,乘务员在尽职尽责的催着检票,我推着顾城进了检票口,说:“顾城,我和谁在一起不算错误呢?”说完我就跑了。我的心里一直在喊着:顾城,再见!真的再见了。这一场我以为永不落幕的感情,终于只剩下一堆碎片。
  
  
  
  
  
  
  
  风吹过,有落叶飘落眼前。朦胧中,竟又是一个秋天。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