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九九文章网 > 随笔 > 以物为线索的亲情作文 > 亲情是牵系的线随笔散文

亲情是牵系的线随笔散文

2018-02-10 15:2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 阅读:1886

秋风起舞,层林尽染。都说秋意浓,临窗菊花黄。茱萸遍山野,斯事境不还。闲日,我在山道盘旋,道路两旁的山菊怒放,一簇簇的嫩黄,单纯得让人真切的握住一抹生命的清泠。生为何?死为何?如清澈涧水,静静流淌在思绪的河流中。

音讯从天籁之外传来,是大弟和小弟的问候了。眼泪在这一瞬间就破了脆弱之堤,潸然而下。多想,多想回到N年前的时光,他们两个帮我在驻地附近的山地旁采山菊花。姐,这赶得上‘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适吧?姐,这菊花晒了作成枕心,我只愿你每晚醒来,写的文章能象这菊花‘有余香沁人心脾’呢。姐,我们明天陪老爸打半场篮球。姐,过两天我们和爸妈去街上照合影照吧,老妈过生日啊。大弟和小弟其时都已工作,我们在深秋时节总是要围拢来,陪同父母快乐的度过几天假日。然,沙漏有常,世事无定。掰指算来,我和两个弟弟虽同在一个企业,却有五年不曾同在一处谈笑风生了。

大弟和小弟的信息,都用了照顾好自己做结。很多人会把这五个字当句子,但我更愿意把他当作一个词。句子总有断的时候,用一个大大小小的圈标志结束。词没有符号,它会如一枚山菊细微的花瓣,闲适而弥久的澄净在心之河流。

记得大弟和小弟曾同在渝怀铁路工地上班。那天,大弟突然打来电话给我,说他到远离工地百余公里的铜仁市出差,在公交车上意外地看到一本《四局工人》杂志,随手翻来,倍感亲切。更读了书中的小说《五娘》后,尽管文章署名是他不熟悉的,但他和小弟就是认定是我写的了。

我问他俩何以就有了这种感觉呢?大弟认真的说:因为我们感受到的文章中那抹浓郁的湘西古镇的气息,格外的熟悉与亲切。

我突然间十分的感动了。小说的确是我写的。小时候,父母亲将我们姐弟仨人都寄放在外婆家读书。我记得大弟十分的顽皮,常常为同学间的争执打抱不平,甚至于急时,会仗义挥拳,时时引得街邻拖了哭哭啼啼的孩子来家里诉状。外婆每每都在听了街邻的话后,就开始绕着镇子找大弟,拽了他去向人家赔礼。那时候,我觉得外婆很严厉,倒是患有严重支气管炎疾病的外公要和善的多,他经常在大弟被拽回来时,帮他掸拂额角或身上的灰尘,甚或于是挂彩的痕迹。然后,慢条斯理地告诫大弟:一个人敢于打抱不平、仗义执言固然好,但以你现在的这个挥拳动武是决然不对的。你跟随了你的外婆去赔礼,一定要诚心,唯只有真诚才能换得人家的谅解。

小弟此时往往是依偎在外公身旁的,看着大弟,摇头又点头。小弟自小身子单薄,被外公领着一直看中医,镇子里的毛阿公说这是积食,要挑耳砧。我看到毛阿公把长长的一根银针扎进小弟的耳后,眼泪就簌簌的落,小弟古怪的冲我笑,眨眼示意我不要哭。这伢崽主义‘正’呢,倒晓得安抚姐姐了。三姐弟,就数他最听话了。毛阿公和外公微笑着说话。

小弟,银针扎得真不疼么?疼。我吸凉气到肚子里就不疼了。看到你哭,我就忘了吸气,那时候最疼了。小弟嘻嘻笑着,看着我,也看着大弟。

大弟就望望外公,又望望外婆,刚才仍气咻咻的鸷相,顿然柔和了许多。但次年冬季,外公的支气管炎引发了心血管并发症。母亲专程回来探望,决定带走大弟。外婆伊始是不同意的,母亲和着泪请求:父亲病重,我已经不能尽一个女儿的责任了,大弟过于顽皮,就让我把他带走吧,也好减轻一点你的负担。外婆拗不过母亲的眼泪,走时,一路搂着大弟,说:你莫怪外婆不肯带你哎——大弟就站住脚,认真的举着手说:我绝对不会的。这以后,大弟就一直跟随父母亲在外漂泊长大,并从铁路技校毕业参加了工作。

大弟和小弟前后脚调到公司渝怀铁路项目经理部工作,告诉我他们的居住地是在贵州省的一个叫普觉的苗岭之乡。普觉,我以为是有佛意的,普渡众生,觉悟大众。事实上,山上的苗寨老人告诉大弟,普觉以前是叫铺觉的,意思是有睡觉的地方,为古驿站。后来围驿而林、而居、而贸、而生、而息,久而久之,则成镇。至清代更被列为边陲重镇,现在镇上还立有两块篆刻的史志石碑。

绕镇而淌的普觉河,千百年来平静的流淌着,默诵着上苍的恩赐。但现在它大约是不能再沉静的了,我们修建的铁路始终与它并行而前,我想,工地上大干的沸腾的场面定然会搅动它的平静。大弟兴奋的说,他刚从单位的警察队伍转行干现场施工员。这以后,大弟不时有消息传给我,他们承建的三桥四隧被评为优质工程了;他们捐资捐物帮助苗族乡民重新修缮了苗寨学校;他本人经单位推荐,考取了同济大学铁道工程专业函授班等等,小弟则相对要沉静些,他和几个同事在钢筋班搞承包,只偶尔的给我电话说他雨天被抽调到队部,帮忙作报表,这得益于他对统计学发生了浓厚的兴趣。我听了,心底由衷的升起一缕到建设工地一线去看看他们的向往,但这缕向往终因种种原因,未能成行。

某一天傍晚,我正在城市的照相馆里看样片,心口突然慌乱的痛疼起来。先给父母亲打了电话,安好。那定然是弟弟们出事了。拨打他们的电话,一直盲音。一个小时后,我得知小弟受了枪伤,苗家的土铳把他的右手掌击穿了。工地阻工,起了争执。苗寨的村民端了枪就跑出来了。天色暗,大伙都乱哄哄的,他看见前面有个微弱的红点,下意识的推倒了前面的同事,子弹就打他手上了。大弟嗓子嘶哑的告诉我这些情况。小弟在普觉镇的医院里躺着打了三天消炎药,手掌仍然没有丝毫知觉,被转回公司医院,骨科的医生看着X片,惋惜的说晚了,耽搁了最好的接骨期,现在只能是先止住炎症才好呢。一个月后,小弟拆了石膏,中指因受到无法修复的掌骨的牵拚,比食指还略略矮了一厘米左右。小弟有天找我,说同事讲了可以申请报工伤,我和他就去了部门问,说是至多为轻微伤,且所有证明需要自己去办回来。其时,渝怀铁路都已经到了收尾阶段,大部分当时的同事都奔赴了新的工地。我和小弟面面相觑,末了,小弟说算了,不影响干活。罢罢罢,奈若何?

几年后,大弟和小弟分别去了国家重点工程武广客运专线广州段和长沙段。大弟在新广州站经理部工作。去同济大学作毕业答辩时,他的导师得知他去了新工地,十分高兴,说客专线上将会有很多新的技术课题和施工难题,新技术和新工艺的开发应用将是一个值得关注与探索的领域。导师希望大弟日常能够多留意,多琢磨,把学问和施工紧密联系起来。我们施工遭遇到地质勘探不明的深大溶洞阻碍了,几车混凝土倒下去,踪影全无。队上成立了钻孔桩施工QC小组,对大溶洞施工全面质量管理正式立项。于此,大弟在他的工作日志里,添了专门的一项:大溶洞零沉渣施工。一天,他电话告诉我,他的工作岗位有了变动,调搅拌站。搅拌站供应着两个项目队的高性能混凝土,前期钻的水井含沙量超标,搅拌站已经采取了通过沉淀达到要求的施工工序。但考虑到现场用水量较大,我提出在场内钻井取水,试验室对两个钻井水源进行了检验,其中一处各项指标均达到要求,现在施工和生活用水基本得到了保证。工程单位最大的一个特点是干什么吆喝什么,我今天跟导师交谈了一会,把搅拌站高标准混凝土质量控制作为一个新课题,希望得到导师更多的理论指导。大弟简单记录着他的工作和生活。

我们在电话里交流,我发现,他说话的声音一次要比一次高了。没什么,搅拌站几乎24小时的轰鸣,养成了我们不得不大声说话的习惯。猛一下子安静下来,还不是太适应。大弟对我担心他的听力是否有问题,呵呵而笑。

今年10月,大弟再次转战新的工程项目——深圳地铁五号线建设。我们亦只是在电话里廖廖数语。新项目,新起点,也希望是新思考啊。姐,放心。只愿‘三新’换‘一心’。恩,‘三新’换‘一心’。耳熟能详啊,这词。我听了,打趣:你和小弟‘串过供’了。他去长沙二标项目时,也是这么答我的。呵呵,那是我们彼此了解啊,每当工作变动,你都是这样交代我们的。恩?真的?当然,你问小弟啊。大弟乐呵呵的说。

小弟在长沙二标项目队当调度员,去年初春队上抢工期,他和大伙一同搬到工地上的帐篷里住了一个多月。事实上,也病了一个多月,低烧不退。他楞是扛着,不跟任何人说。趁回队部做报表,在驻地的小镇药店里,向买药的人咨询过后得出一个低烧不退有炎症的调子,就抓了大把消炎药,回工地。我到他们工地去采访,远远的看到小弟裹着军大衣,站在寒风里,象一棵树。鼻翼间猛的就酸了,我端了DV机把小弟的身影记录下来,但做新闻时,我犹豫了片刻,还是把他的镜头删除了。在工地,我和小弟有过简短的对话。姐,你看到的我只是一个工作断面,不是常态的。过了这段抢工期,我就可以回到队部,回到办公室里,而有更多的同事仍会在工地,他们才真的最苦。

小弟的这番话让我足足看了他一分钟以上,笑意不由的从眼底爬上了脸颊,伸了手拍拍他的肩膀,说:走了,照顾好自己。

秋阳西斜,菊花分外黄。山岚晚风,天凉好个秋。

秋已至,天转凉,鸿雁下斜阳;红花谢,绿林黄,莫忘添衣裳;欲惆怅,享阳光,天籁语铿锵;桂树茂,菊散香,徐风携清凉,多安康。

意登高,凭栏远望,升苍茫之感。人生幸事,莫过于邀三五知己小酌,怎奈亲人多散于江湖,有心相见无力相逢。遥寄君,盼安康,勿忘衷肠。

我在键盘上游走,看两枚信息翩飞于山水间,亲情是牵系的线,绵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