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落繁华

2014-01-25 18:5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灼蓁 阅读:738

  灯火阑珊处,一世繁华;待繁华落尽,谁愿与君共凡尘。思不改,情难舍;琵琶虽在怀,亦遮不住万种愁思。三生石旁,黄泉路上;一樽忘川酒,以祭风华。
  
  床头的龙凤烛已燃到了尽头,门外萧条寒风中的歌声愈发凄婉。
  
  诚然,这是一个梦。但这个梦太过于真实。
  
  欧阳暝执杯饮酒,笑叹岁月匆匆,她已不再为他停留。
  
  南风泠是杀手。只杀他一人的杀手。
  
  为何杀他,他已不愿多究。上一辈的恩怨情仇,不该续到他二人身上。也许,相逢一笑泯恩仇,是最好的结局。他如是想,她却不认同。
  
  直到一日,她找到了他,不是为了杀他,是要嫁给他。他的唇角勾勒出一个似有似无的弧度,她未发觉。
  
  洞房花烛夜那日,他走了。
  
  她紧握着大红嫁衣里闪着寒光的匕首刀刃,泛白的手指间溢出丝丝血迹:欧阳暝,你等着,今日我杀不了你,迟早有一日,我会让你死在我的手上!
  
  他并未走远,红帘薄幕后,他的身影若隐若现。
  
  一晃眼,经年已过。
  
  想到此,他淡淡的笑了。持杯的手送入唇边,一干二净杯中酒。
  
  饮罢,低首一瞥,一柄寒剑已在他的颈上。身后熟悉而又陌生的清冷嗓音在回响:欧阳暝,我说过,迟早有一日,我会杀了你。这日,终于来了。
  
  他亦笑了,只是突然间喉咙中一阵腥甜,紧接着喷出了一口血。
  
  她持剑的手顿了顿。声音依旧清冷,却已有了颤动:你怎么了?他摇头,依然笑道:没什么。
  
  她诧异,随即明白:酒里有毒,你给自己下毒!
  
  他仍旧笑,甚至有些打趣道:没什么,尝遍天下美酒,偶尔想品尝一下毒酒的滋味。他这句话说得淡然,平静。他的神色亦如此。
  
  但最后一句话,他却说得冷静。敛起了笑,目光深邃而不可捉摸:南风泠,你记住。这辈子你没能亲手杀了我,那你等着。下辈子我会来找你,等你亲手杀了我。
  
  话音渐渐低去,四周归于沉寂。只有泪水滴落地面的声音。
  
  南风泠葬了欧阳暝。
  
  十日后——
  
  一封信笺到了南风泠手中。送信的小厮说:夫人,从今往后您就是欧阳家的主人了,欧阳公子生前将他所有的宅邸,钱财都归于您的名下了。
  
  南风泠顿了顿,声音飘忽:你说甚,欧阳暝他……
  
  缓缓闭上眼睛,大彻大悟。似是自言自语,又像与谁交谈:你说下辈子,你找得到我吗?我那么恨你,即使轮回后,也肯定会找到你的。所以,还是我来找你吧。
  
  挥手让小厮退下。转身进到房中,一番盛装后,佳人殁于白绫。
  
  南风泠给欧阳暝所造的墓碑上刻着:
  
  夫君欧阳暝之墓
  
  他与她的爱恨皆在一绢帛之上:
  
  浮华往事终如梦,愿得今朝一人心。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