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踏雪寻玫

2015-01-26 12:48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婉歌萦耳 阅读:2611

  驻于阡陌,抑郁的巨大地挂在高楼上的广告牌缓缓流驶着霓虹,它是变幻的,在这北国的冬夜,是尤为绚丽的,此时,广告牌是一片黄色——阳光的颜色。它流淌在这薄薄的白色荧幕上,霎时,这一小层雪地被浸成了小米色,透着一抹奇异的味道。

我是很喜欢这个地方的,他夜晚的妖媚梦幻令我难以抗拒。这时,广告牌变成了红色,那是一种红纱装的娇艳欲滴的玫瑰红,在雪地上反而呈现出了一种诱惑的、晕人的绯红,很是醉人。又是过了一小会儿,又是变了天,那是一片雪亮的白,雪地上似是铺着一层细细的明珠,散着一种烫眼的白。眯着眼抬头,天是一种迷幻的色彩,黑白之间,不是灰色,倒像是夜空蒙上轻纱,袅袅,蒙蒙。为这整个夜空,笼盖了神秘。

怎奈时不我待,只好强行扭过目光,转身。红灯闪烁,我踏过那白亮的斑马线,一步,落在马路另一端的雪上,伴着“咯吱”的声音,整个雪地,拉开了一扇蓝白相间的清凉的帷幕。我仰头回眸——那是一种冰清玉洁的水蓝色,通透亮眼。是弥留还是话别呢?没人回答。风轻吟,卷起星星雪点,隐隐地,似是听到一声轻叹,是谁发出的呢?是相由心生么?背后的一片银谷光天,总是少了些清凉的雪陪衬,唉,天空中再加上零落的雪,最美如此。唉,良辰美景奈何天呐!
  
  走着,走着,恍然发觉一朵朵白玫绽在我的围巾上——是了,这北方的如雾般细碎的雪,总是这般,不知何时悄然走近,它是神秘的,是造物者的馈赠吧!遥遥,往远处绿松上缀满了一团团白果子,不由的加快了步子。其实哪里是绿松,而是黑白相间——夜色把绿浸了黑,雪光把绿染了白。不过是人的思维定式,在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这是绿松,雪能掩住它的容颜,冰冻不了它的本色。”走近一看,哪里是什么白果子,倒不如说成是一樽樽斟满白浆的小酒杯,我本想拈起一杯,可有恐因我之私欲,坏了这冬夜的馈赠,这可是罪过喽!便揣回了探在空中的手。
  
  心中一动,蓦然回首。那流逝着霓虹的迷幻的一眉苍天,不免让我惊喜,又不免让我失落。喜的是有幸目睹雪落时的美景,失落于不可近距离的欣赏它。那远方,像是不属于这繁城的一处桃园,又像是一个彩虹似的梦。莹莹霍霍,美不胜收。怎奈成败一身,那为桃源增添异彩的梦幻的白玫,却又在此刻成了保护色,笼罩着那一眉青天,为那一隅添了几分神秘,添了几分梦幻,更为我心中,添了几分渴求。
  
  在这难得的雪雾中,索性好好欣赏一番,便走在人行道边的一条白毯上。踏着雪,寻着玫,仰起头,望着白玫瓣瓣飘落,轻轻抬手——绝大多数的白玫在空中舞蹈着,轻轻划过我的指缝,留下一吻,散着无穷的魅力,诱惑着我。罕有的几朵白玫,在我的手上空落下,而当我细细观看,手上却什么也没有。明明看到它来了,却又不在,似乎这一切,只不过是——白玫的玩笑。有些东西,当你还在苦寻,却不知它已在你身旁,而当你恍然,已晚。很多人都明白,但,我们始终蒙着当局者的眼罩,说不完的大道理,达不到的各种事。
  
  灯火下的白玫,堪称奇景。就着夜色,伴着灯光,随着细雪,我幸运的品尝到了这一切:“路灯下的白玫,是打着旋儿,画着弧儿的,却是无太多意趣。而车灯前的白玫,却是最为诱人,最是美,车疾驶而去,卷起一地尘氛,积雪化袅袅白烟,升腾,飘渺,飘逸。而空中白玫,却是在这劲风中,强光下,闪亮着,闪亮着划过我的眼,刮在脸上,刺刺的,痒痒的。”“良辰美景,雪夜流星。”便突兀的,迸现在我的脑中。
  
  恍然发觉,围巾已蒙尘。雪不知何时有住了,神龙见首不见尾呵!身上没有半分痕迹,似乎只有蒙尘的围巾和耷拉在背上的帽子才昭示着:那不是梦。是了,白玫赴宴,却迟早会不辞而别,因为,她不过,是客。有些时候,当你我还沉浸在拥有,却不知已失去。
  
  低走走着,后颈一丝浅浅的凉意,使我骤然一喜,抬头,一丝丝碎雪零落。我凝神于那碎花瓣零落的那段虚空,不禁喟叹雪的神秘。似乎就从身边来,似乎又从天上来。似乎在身边,又似乎隔着永远不可企及的距离。但有些事,又何必都知晓?那样,太累。
  
  抬头,已是家门,回首,满地屐痕......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