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暖暖素冬落雪盛放

2015-02-03 22:32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秋之若雨 阅读:1683

  一次不经意的回眸,雪花悄然的闯入了我的世界,定睛凝望,千丝万缕的柔情瞬间蔓延到了心底。她们总是这样,悄然的闯入,然后兀自盛开,不关心你是否惊慌是否喜悦。何时?小城退去春夏秋三季的喧哗与烦躁,渐渐开始安静了,冬天以他们一贯的姿态不动神色的悄然登场了,尽管我不知何时冬来,却知此时雪落,所以满怀热情的迎接雪花的盛放。
  
  做为一年中最后的一个季节,冬天显得端庄,淑雅,也不缺乏严肃,或许冬真的是严肃的,它每每到来,都会使大多数的生命沉默,轮回。也是因为它的到来,大街小巷,少了些来来往往的行人,生活也因此清净了好多。后来才渐渐明白,贪恋素色的冬不仅仅是因为那千丝万缕盛开的落雪,还有那份只属于冬的宁静。在哪里,一杯热茶,一本好书,借一缕暖暖的阳光便可安然度日,当然也可以不假思索,用足够的时间想自己所想,梦自己想梦,也无需任何理由就可以懒散生活。
  
  白色,多美好的颜色!真诚,纯洁,安静。在这个充满竞争的年代里她们虽然揉揉的,弱弱的,但却有力量让你忘记竞争,忘记恼怒,变的心如止水,落雪的纯白就是这般有威力。是谁说过,生命本是一片纯白的空地。生活着的人们反复徘徊,在这一片纯白之上,人们哭了又笑了,渐渐明白了人生所谓的道理。那些哭那些笑,那些所谓的道理,便是后来在纯白的空地上凭添的生活的色彩吧?我总是这么认为。
  
  依在窗前,看沸沸扬扬的落雪从天际,从山川,从眼前,轻轻的静静的飞舞而过,多么美好的时刻安静的令人心怜。
  
  伸出手掌接一大朵飘落的花,稍时,化作一滴清水,曾在某本书里读到,“鲜花的尸体是艳丽之后的凋谢,枯萎和悲伤,而一朵雪花的尸体却是一滴清澈的水”谁说不是呢,神奇的雪花脱离世俗,冰清玉洁的像位不识人家烟火的仙子。或许也正因如此她们成了不少诗人笔下安静的主角。
  
  素色的冬日,雪,是全部的色彩,它们安静,轻盈,像失去重量一般,是个,不得不让人怜惜的世界。
  
  几个孩童,在梭梭飘飞的雪天里玩的正欢,纯白色的世界里,存满了幸福和欢乐。是不经意的捡拾,触碰到了自己的童年,哪个属于我的快乐的鼻涕拉碴的年代。想起童年,就满心的欢喜,充满着幸福。我能记起的已经不多了,只有那些在雪地上互相追逐时留下的脚印,深深浅浅,大大小小。还有早晨的阳光,落满白茫茫的大地上,玩耍时濯濯的光,让人有些不开双眼。午后的阳光融化了白雪,在露出雪面的枯草枝上挂一颗晶莹的水珠,还有在一片干净的雪地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百般呵护.....这些断断续续的篇章,足以证明我有过一个快乐且幸福的童年。有时候觉的时光是贪恋的东西,它可以独自吞噬所有的细节,好在能留一个轮廓用来惦念,有此足以。
  
  常言道:用简单的双眼看世界,世界就没有那么复杂,生活可以简单,快乐,幸福的像手中的一杯热茶。午后雪花依然在落,看着它们落落的经过树梢,轻轻的落满屋顶,洒在大地,装点着时光里的小城,暖暖素冬真是幸福的归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