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雪~

2015-08-25 16:08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胡言 阅读:322

漫天的雪像一段倾诉,大地是聆听者。锈蚀的灯柱和学校食堂墙上爬山虎的根一个颜色,黑红,像血管。爬山虎交织而成的网和网中的墙组成一种压抑的封闭,和雪的自由又造成一组对立。眼里的网退去,走进一团雪和灯光的混合体,深入到大脑皮层变成一块太阳底下发黏的糖。舌根的口水可能是对雪的欲望。而雪很干净,没有欲望。路灯之下分不清是雪飘在光里,还是光飘在雪里,眼里有一片梦。说起雪有些慌乱。对雪最早的记忆是小时候和二一起在家门口胡同里溜狗的情景,小狗踩了一溜溜的梅花,我俩一个接一个地摘掉了邻居房沿上一整排的冰锥,咬一口,脆碎。而雪什么时候变成了一种寄托,一种逃避,一种向往纯净的赞美,你究竟有多么厌恶,需要用一场雪来使自己相信,你问问自己为什么要相信,为什么去追寻。漫天的雪在倾诉,谁是聆听者?漫天的雪,不需要聆听者。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