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离别不了的离别

2016-08-12 10:4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夜落 阅读:1561

  我终究是承认了,承认那些所有太过理想化的想法,和有些可笑的坚持,可是,有些时候我们在一些方面都执拗的要命,直到撞得伤痕累累,直到结局到来,人事散场,花事落幕。
  
  有一种情感就是满腹话语却说不出口,有一种情感就是满心不舍未语泪先流,有一种情感就是不想说话却强颜欢笑,有一种情感就是不似爱情,不同亲情,却有着同样分量。我真的是舍不得离开,舍不得我亲爱的你们。
  
  从来都不觉得谁会比谁懂得更多,说的时候我们都懂,侃侃而谈,可是当真正经历的时候,原来说起来真的比做起来容易太多。我也承认,自己大概算是一个别人眼中多愁善感的人,一个感性多于理性的人。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总会想到太多。
  
  对啊,就是在今天,在知道社团明天举行部门换届的时候,说不出的感觉。其实如果今天算是回忆和反思的叠加的话,我的大学,在这个已经过了一大半马上都要实习的时段来看,真的是很失败的,毕竟专业学习也就那样,也没有说和哪个老师有多好的关系,有多大交际圈,这些都没有。在别人眼中那一切的优秀都与我无关。对于这些我也不再多说。
  
  在一年近两年的时间里,我所有的坚持,所有的骄傲,所有的支撑都来自于展羽,来自我部门可爱的你们。我的忧伤,我的欢乐,我一切的一切。还记得曾经给别人说,有的时候我信命,相信有些要发生的事是注定,而现在所走的路都像是赴一场尘世的约。而与展羽,喜欢文字的我与她必须有着一场想象得到的邂逅。
  
  记得刚刚加入的时候,对于一个人来这陌生的异地的自己来说,可以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遇见一群和自己有同样喜好的人是多么幸运的事情。最先熟悉的玲姐,还有王哲,随后熟悉的春蕾,常伟,伟雪......哪怕到现在他们工作了,实习了,平时都不怎么看见了。但是那一道道身影依旧在我的脑海里清晰的浮现。刚来没多长时间就到中秋了,在学校的足球场收到了异乡里的月饼,到之后的十周年,去别的学校做交流活动,为了十周年晚会紧张准备的时刻。这些我都记得,都还清晰的记得。
  
  时间在往前走上一年,我大二,到了迎接新生、社团开始纳新的时候了,那时候依旧简单,一腔热血的想着怎么会有更多的人进入这个温馨的大家庭。想着怎么样才会让学弟学妹能更快的融入进来,怎么样才会将这个家越来越好。也是在这个时候和常伟越来越熟稔起来。我们的相遇至少说明了:两个疯狂的人在一起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没有最疯,只有更疯。
  
  从刚开始的纳新,策划部的逐渐成长的和图书馆去谈合作,到之后的社团迎新晚会的准备,到之后的微情诗,还有那天翻地覆般折腾的诗歌吟诵会以及那所有的一切。
  
  而现在,时常总会有有关于这些日子里发生的画面的闪现。而那些我和常伟经历的酸甜苦辣:去谈合作时的忐忑和小算计得逞的嘚瑟样,谈妥后刚出图书馆那样激动的心情和巨大的喜悦。纳新时候看到策划报名那么少人时的错愕,和那会连蒙带骗的招人时候的耍无赖。等策划变成的社团最好的部门事给常伟吹嘘的模样。还有那迎新晚会,当我们把什么不好的可能发生的坏情绪都考虑过后,可偏偏没想到来的人数会那么多,完全的超出我们的预计,那会我们笑得合不拢嘴,开心,开心的解释,开心的整个礼堂疯狂的搬椅子。还有那突如其来的和表白墙合作的微情诗活动,同样火热的一塌糊涂。到之后接手吟诵会的大活动,从人员不同变动的那种焦灼,和考虑演出形式的时候,所有担忧和疯狂。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将死党易凡也拉下水了。我们决定用朗诵和汉服舞蹈礼仪之邦结合在一起。这对于当时学校还没有过这样的古装舞蹈。以及只剩下两周的时间的前提下做这样的决定,真的有些过于疯狂。可是我记得常伟说的那句:你就可劲整吧,没什么好怕的。和易凡对我说:没问题。也是那时的无条件信任让我们现在铁的过分,在彼此的面前放肆的过分。当所有的一切都解决了,舞蹈的服装又少邮两套,可马上都要上台表演了。那时候我们三个人是焦灼,气愤。然后脑袋飞速的运转。再要上台的那天我又坑进来了死党的猫咪,公子化妆,球临时缝起了裙子。还有那天舞蹈的丫头们带的室友帮忙化妆,这一切我都记得。为取一个针线跑的满头大汗的公子,猫咪,常伟和我。可是那时候真的不觉得累。像是全身充满了用不完的力气。也就是在这个活动期间,自己的右耳突发性的耳聋,可是那段时间除了第一次在小豪和木木陪着去医院,第一份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控制不住的流泪之后,就像往常一般。或许真的是这些人,这些事给了我忽略的支撑。感谢,得特别酸的附上一句感谢你们,有你们真的好幸福。
  
  还有排练舞蹈的丫头们,那些的日子你们真的很辛苦,可是在我的印象里,你们从来都没有叫过苦和累,对于你们是一个人,有更加特殊的感情,不为别的,就单单那半个月的排练就能说明一切,就像我说的,你们每一个都是我的宝贝。还有比舞蹈陪练更早的朗诵的伙伴们,你们都一样。第一次团委老师审核节目,说彬彬的头发,说舞蹈的礼仪,动作,刚开始我在好好的听着,为之后的调整做准备,可是后来我听着在他的眼中,仿佛这五十多个人一个多月的努力的结果是一无是处一般。记得那天自己很火大,后来想想,我都感觉那种状态下的自己都吓到他们了。可是,你们知道吗?看着别人说你们的时候,比说我难受太多。你们那么优秀,哪有他说那么不堪。这样的人,我没有实力去出头,对,这是我事后唯一的想法。于你们,我只能说:
  
  “有些东西,不必说,却记在心里。”
  
  当然,真的应了那句话,功夫不负有心人,活动很成功,一致好评,良好的反响。一切的现象都证明我们的付出是值得的。虽然坎坎坷坷,却都走了过来。那种欣喜没有亲身经历是不会懂的。就连耳朵在之后也慢慢恢复到现在基本正常。仿佛一切的苦和累,欢与笑都在冥冥之中注定。而公道自在人心。
  
  还有我不得不说的大策划,从最开始的不到十个人到现在的五十多人,在这里面的每一个,比我小一届的你们,都是我一个个坑们拐骗招式用了后拉过来的,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明白我对于这个温馨集体的感情。或许没有吧,毕竟连自己都说不太清。其实,有的时候,有些话,哪怕心里都憋到受不了,可是嘴上真的说不出来。就当我是害羞吧,煽情不了。记得第一次的部门例会,所有的人都来了,那时候我感觉,我感觉遇见你们真是自己莫大的缘分和幸运,内心欣喜,激动,开心,感慨,太多的情绪,那种情绪是我此刻文字怎么也表达不出的。记得那会第一次见面,就给你们说:这里不是你们看到过的学生会,也不是别的学生组织,我只想,如果在大学,除了室友,你还能有一个开心时可以大声欢笑,难受时可以放心诉说的地方,和睦温馨的诉说的角落。到如今,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可是我真的尽力了。说实话,我讨厌那种在乎的人离开,可是,我们都发现,谁都避免不了这样的离开,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或许,就像别人说的,来的都在,这种想法太天真。天真也好,幼稚也罢,我不想改变,也不能改变。既然离去改变不了,只能更加珍惜留下的每一个。
  
  刚开学时准备迎新晚会时,为了练节目都不吃中饭的你们几个,我都很清晰的记得。小品相约2020八个人:大高个小白,豪爽的婧雯,演员兼导演的一白,说鞍山话的士文,文质彬彬的泽宇,穿蓝色小西装的帅小伙卢达,我的老乡永婷,不怎么说话的广松。大大咧咧演讲的卓飞,唱我们的明天的永婷,卢达的宿敌,朗诵满江红的广松,高飞的相声大学。表演节目的你们真的好棒。我可以说上你们每个人名字,记得你们的模样。还有跳舞的丫头们:文婧海鑫,打酱油的正琦三室友,跳舞超棒的淳淳和死党诗润。大高个的晨希和木木的林姐,宋杨以及李醒话唠孙瑶三室友,还有后来加入的如凤,海玲。还有那一直支持着我的小夏,丽艳,秀琴,洪振,王欢,浩轩,媛媛,赵岩,立姣,松茗。以及这群人里某些被坑的室友。感谢缘分,让我遇见了你们。
  
  其实所有在写关于策划里的你们的时候,总会卡很久,半天都说不上来一句话,明明内心有那么多的话想告诉你们,想说出来,想让你们知道,可是不知从何说起。或许,你们会懂得我,我相信。我不知道自己做的好或者坏,这一切该是你们评价的。
  
  到了现在,我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语言来形容我的不舍,我的依恋,我所有关于你们一切的欢笑和悲伤,我只能用这样矫情的方式记录下来,来证明:在我最好的岁月里,我遇见了最好的你们,发生了最美的故事,深深的刻在我的生命中。而无论何时何地,我都想着你们的脸上,挂着那灿烂的笑容。像极了这个季节昭示着春天就要到了的太阳光芒,经久不息。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