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首页 >文章 > 原创文章

故乡的黄昏

2016-09-24 23:30来源:原创投稿作者:大漠孤雁阅读:2719

  那些承载着思念的东西,那些童年有过回忆的地方,已渐渐迷失了方向。
  
  在每个人心目中,故乡是最美妙的落点,那里存放着孩提时代的记忆,那里记录着自我蜕变成长的印记。不曾想,停下生活急匆匆的脚步,回头张望,是一缕清香扑面;低头沉思,是一缕忧伤跌落。只因,岁月在流逝,故乡的记忆在渐去渐远。
  
  我曾无数次的问自己,我会回到故乡吗?
  
  当看到故乡今日的冷清,故乡人一个个在他乡为了生活而奔波,儿时的乡情变成了一幅破落的景象,我所熟悉的地方,我曾在梦中无数次呼唤的地方,它已经变了模样。我不知道,当我再次走在上学回家的小路上时,路旁的野草、露珠会以怎样的姿势欢迎我?童年的那些故事、那些伙伴,是否还能在故乡找得到?我所熟悉的村庄往事,现在又去了哪儿?泥泞的乡道硬化成了柏油路,昔日温暖的故乡却渐渐地走向了孤独。
  
  村庄,依旧在守着一方土地,从不曾离开过它的家园半步。而生活在土地上的人,却踏上了远行的路。他们怀着梦想、带着财富离开了故乡。村庄的路上,偶尔碰见几位巍颤的老人,他们已经成为了村庄最后的守望者,他们的子女也许不会再回到他们身边,他们默默地走在村庄的小路上,只为了期盼儿女的一生爹娘。岁月一天天的老去,老人的期盼何时会守的到一句:“爸妈,我回来看你了?”村口那些失望的眼神,村尾那些长满蒿草的坟茔,仿佛预示着他们会在故乡的黄昏里,走完余生。
  
  小河,滋润了土地与人,土地上长满了玉米、水稻、麦穗,而被小河哺乳的人渐渐地远离了小河的视野,他们厌倦了小河的无情泛滥,他们习惯了用财富去掏取小河的身躯。河流一天天的变脏、变臭,他们走过小河边时,都会以蔑视的眼光去嘲讽小河的痛苦。如果不是财富走进他们的心门,如果利益的私心少一点,小河也许会免于这场无辜的灾难。小河成为了村庄最后的守望者与共生者,遍体鳞伤的痛觉,注定了小河有一天会慢慢枯竭。
  
  故乡,在那个曾经写满传奇的地方,我遇见了它落寞的蓝影,一道道残阳穿透了它的身躯,辉映在每一个思乡人的心房。当我回到这座村庄时,却发现这里的一切,和我已经产生了距离,无限的伤心与失落,再也找不到情感可以寄托的地方。我未曾真正了解故乡,也不敢靠近它,我害怕,我熟悉的地方,早已变了模样。我怕我眼前的泪珠在见到这一切时,会情不自禁地落下,在触向故乡大地的那一瞬间,击碎了每个思乡人的梦魇。
  
  风在前行中迷失了方向,乡愁在守望中淡进了忧伤。路,那么远,谁能陪谁走到尽头?乡愁,那么浓,谁又知道它在何时会淡却了故音?那些守望在故乡的老人,是否已近暮年,故乡,成为了他们灵魂最后散落的地方。走出村庄的人,他们渐渐地遗忘了,自己的故乡。在异乡的漠漠落晖下,将他乡的热恋当做是爱上了故乡。那些村庄的沉寂与失落,终归是由于人的迷失,让故乡丧失了乡愁。
  
  有些时候,时间的流逝似乎格外地快,一转眼,故乡,便再也望不见、寻不到它温情、和蔼的样子,你以为用文字和回忆就能找到它的样子,当你用这些文字和回忆去搜索它们的时候,却发现你只能带着失落的眼神来掩饰内心的那份乡情。直到有一天,你从故乡的睡梦中惊醒,意识到故乡回不去了,你所熟悉的老屋、小河、梧桐,已经在时光的隧道里,沉睡了,永远也不会醒。
  
  大地寂静了,故乡孤独了,多少个岁月后,故乡默默地苍老了。它仰望着苍穹,与风耳语,和雨诉说,枯败中重复着所有的记忆。它托起了孩子的希望,它用春天召回了故土的孩子。可谁又知道,它内心是多么的痛苦与失落,它的孤独,是一种不甘,是一种无助,是一种坚守。昔日温暖的画面,渐渐地凸显了冷酷与无情,曾经人情友善的地方,慢慢地褪去了和蔼的衣装。猎猎的西风,卷走了故乡的嫁衣,瑟缩的身子,凝然暗伤。
  
  风中漂浮着我孤单的影子,岁月无声地流淌着自己。当我透过车窗远远望去,生命似乎远离了尘嚣的红尘。在风起的瞬间,我知道故乡离我已经越来越远。漫天的枫叶从半空中舞落一地凄凉,曾经的雪花带着忧伤诉说着遥远的故事,沙沙的风声在呼唤久久未归的孩子,而孩子的心并没有停留在故乡,它留在了童年的记忆里,没有谁会再去聆听故乡的声音,没有谁知道故乡最真实的期盼是什么?我们注定会离开这片土地,走向更大的城市,故乡是否也该在童年的回忆里画上句号?
  
  没有故乡,没有身世,人何以确认自己是谁、属于谁?
  
  没有地点,没有路标,人如何称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这个时代,不变的东西太少了,慢的东西太少了,我们头也不回地疾行,而身后的脚印、村庄、影子,早已无踪。
  
  回忆,那么细碎,那么悠长......
  
  故乡,那么遥远,那么忧伤......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