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永远的爱玲

2016-10-01 20:33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雨意 阅读:1376

  一流萤•微光
  
  我一直都在为自己的文字叹息,就像一个含辛茹苦、哺育子女的母亲,眼看着儿女们资质平庸而忧虑前途的渺茫。
  
  我文字的轻浅,绝非某人一语道破,我自己总是那么努力而细心地在写,从网上发出来倒也反应还不算太差,我心里却总有一块失败的云絮,漂浮着,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上海往事》这部电视剧,我才明白,我深深遗憾的是我的读者群中缺席了一位名叫胡兰成的人。
  
  张爱玲的绝代风华,本人自是无可比拟,明月之光华璀璨照耀天地,而小小的流萤,也是夜幕下独有的一道风景,我只是耐心在等,等那个可以静下心来,用目光捕捉与欣赏这流萤微光的那个人。
  
  二花事•萎谢
  
  一个风姿卓越,身材高挑的时尚女子,香风细细的自繁华如流水般的老上海街头游弋而过,她就是张爱玲,脓腔软语,十指纤纤,长发即肩,锦缎的浮夸,恰到好处的彰显,这是一个来自名门大家闺阁的女子“喧赫已是旧家声”,徒墙四壁即是最好的藏经阁,胡兰成鲁莽的闯进了张爱玲的书房,用锦丝般的才情网络了爱玲的心绪,一个人只有才是远远不够的,他必须有情,才会活灵活现的靠近你,打动你,继而让你不知不觉地爱上了他,我枉自地揣测着昔年爱玲就是这样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位风度翩翩且才情兼备的社会名仕,政治背景只是爱玲窗外飘过的流云,它与爱玲的生活和笔锋都毫无交集,尽管后来她曾为此遭受打击,被冠以文化汉奸的罪名,但这对于当时沉醉于爱河的张胡二人来说,身份都只像是一件许久不穿的外套,挂在那里,空做摆设。
  
  世事沉浮,娇艳的花朵总是萎谢的那样仓促,长情的是爱玲,薄情的是兰成,政治风云变幻无常,胡兰成仓皇出逃,一路颠沛流离,却也一路处处留情,武汉的护士小周,温州乡下司蚕的技师秀美都如一根根锐利的芒刺,自爱玲柔软的心房穿过,爱情已是穷途末路,本该载着两个人的婚姻扁舟,怎能容下四个人的喜怒哀愁,爱玲怀着无限的痛楚,从温州乘船回上海,分手已在劫难逃,爱情已是凋谢的花事,爱玲与兰成,再也回不到那段惺惺相惜的锦瑟时光,兰成已是路人,爱玲搬了家,后又出了国,从此就再也没有回来。
  
  “夺诗胜过画眉”的这段佳话,就永远辗转流传于老一辈上海人的记忆深处。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