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匆忙

2016-11-20 08:48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贾庆军 阅读:872

  
  
  岁月是白色的,长在我耳旁的雪。
  还带有一点点灰,
  有裂缝,新生拱出地表,
  秋秧有被拔除的危险。
  
  冬天抓着春天反复吵架
  被拷问的城头草。
  一会儿冬去雁来,
  或许阳春白雪。
  小草想说季节是多余的。
  
  爸爸的背弯成月
  像一个问号
  或许有太多的不解
  纠缠这转眼即逝的匆忙。
  
  我的生命蜷缩为圈
  是日子狼吞虎咽的句号。
  已经扯开肉皮露出筋骨
  颜色有点苍白。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