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海·星子和我生命的祭礼

2016-12-04 09:02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苑学启 阅读:1628

  海•星子和我生命的祭礼
  
  ——遥祭贝多芬
  
  苑学启
  
  贝多芬,古典和近、现代之间承前启后的一代音乐大师。他把痛苦和传奇的一生融进了乐曲,尔后又以此涤净世俗的尘寰,从中倏然超拔。
  
  ——题记
  
  冬
  
  白昼离去的时候邪恶开始苏醒。高傲的城市陷落了,一只凶猛的兀鹰悠悠凌驾于灰白的铅云之上,筑路的白雪迷失在又一场风中,这冰凌,业已郁结成为一片辽阔大地的最后一名主人。
  
  —这就是我,一个浪游的精灵,在此刻诞生—一步跨越了双重的世界,伸开手,握住了满把扑面而来的星星!
  
  哦,我的母亲,这凄恻的隐忍、负重的皱纹—我就是您期待的那朵灿烂的微笑吗?彻底的纯净早已预示了我悲怆的结局,而我带血的足迹追逐朝圣的梦幻之舟,注定的归宿,却又为何只能是一个痛苦的祭品?
  
  心,却像如豆的灯火,仍在召唤姗姗来迟的黎明……
  
  哦,只有白雪是见证—只有白雪是这最初的见证,大幕从没有垂下,也就永远不会被拉开,我唯一的庆典便只有了那颗被命名为南十字的星星……
  
  那就让我俯瞰这世界,以我的第一声啼哭,宣布这沉沉暗夜的第一篇悼文!
  
  春
  
  碧水荡漾,芳草如茵,白漆的平底船儿,缓缓摇向款款而至的风景。赤足的牧羊人,告诉我,你灵魂的翅膀扇拍着夕阳的鼓面,渴望归去的,是那片梦幻般的黄昏吗?
  
  而这波恩,花朵正喧闹着开放,大树墨绿的帷幔很随便地垂挂在山坡,像一幅童话中的布景。
  
  幽绿的小径消失了,唯有独木桥仍在倾听着喃喃的风声。教堂的塔尖遥遥指向湛蓝的晴空,风铃叮当着进进出出,既高远,又逼近。我们—恰在这合掌等待的一刹那,骤然不知被谁在瞬间给涤净!
  
  一支曲子就是这样诞生的。哦,赤足的牧羊人,一支灵魂的牧歌就是这样冉冉上升的,而高大深邃的七峰山则永远以上苍的姿态在暗示着—
  
  这,就是生命。
  
  夏
  
  交出了入境的签证—这七月,相望的星座开始守候一年一度的爱情。
  
  古老的传说黯淡了,我思念的喷泉亦如记忆的枯杏结满酸涩的果子,却始终流不出梵唱的清音。被时间流放也流放了时间,此刻,我,离谁更远又离谁更近?
  
  沉思的谷穗汹涌而至,早已摈弃了神圣的宁静。我胸中的激情,也在澎湃着,爆裂着,渴望成熟于某个艳阳融融的早晨……而海—海,我的海呵,你山一样的浪潮能够撞击天空,却又为何总让污浊的、卑鄙的、肮脏的时代泡沫,汹涌澎湃于它的岛顶?而一步之遥,我们竟已失去了北斗的斗柄,只能任凭那只凶猛的兀鹰啄食一颗美丽的心灵……
  
  哦,只有银河的锁链是永恒的,此刻,被抽象的生命无需解释得更美丽,从黄昏开始,在黎明完成。
  
  秋
  
  这唯一的季节,黎明唱彻了果实熟透的声音。我匍匐在地,期待膜拜已久的收获,而身外的厄运不期而至,夺走了那片唯一明媚的梦境……
  
  启示,仿佛永远来自神明。我们已不知从哪一天起,便被不断地告诫着:这广袤的土地只能生长太阳五彩斑斓的幻想,绝不能再生长另一颗五彩斑斓的心……最后的苦难,只有了这颗沉重的头颅和这双沉重的眼睛。
  
  够了—欺骗一次就已经够了。而那支射杀鸽子的枪管却仍在把灵魂追赶得无处藏身。盐粒的闪光注定填不满浅浅的欲望,回首之间,我们面对着同一次的落日,一直清越的歌子,唯有唱给众星之上的那颗最明亮的星星!
  
  煞鼓
  
  墓碑的铭文,从降生之日就已由别人给写定了。目光激越迷离的世界,此刻,这墓地辽远而且空明。
  
  生与死的界限就是这样划定的,没有永恒。砍不断的向西的背影负债累累,神示的忧患永远指向昨天和明天,这企望,只有候鸟能够告诉我们。
  
  这就是命运。像擦去蓝天褶皱的一朵白云。人世间再也没有可以羁留我的东西了,从灵魂死寂的回流中,我肃穆地谛听着,那纯属上苍的精神王国之门里,砉然洞开来一声冥冥的召唤:
  
  归来吧,归来吧,浪游的精灵!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