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奇哉苏轼,吃也能疗心灵之伤

2017-03-03 16:15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夏之风 阅读:2031

  为什么我的嘴里常含涎水,因为我对美食爱得深沉。
  
  苏轼一生坎坷,却笑看云卷云舒。他不管处于何种境遇都能拿得起、看得开、放得下,怡然自乐,照吃照睡照作诗,甚至把吃都写入诗赋,且写得滋味十足。
  
  也许苏轼一生屡遭贬谪、颠沛流离,而依然乐观、旷达,除了他受佛释道浸润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他是个标准的吃货,生命中有很多值得留念的东西。或许,吃也是忘却贬谪、流放和郁闷、愁苦的方法之一。不是,现在还有人越生气越能吃吗?以口腹之欲、大快朵颐来减轻精神的苦痛,或许这也是苏轼的发明。佛释道是精神的减压,美食是物质上的减压。面对蹉跎岁月,精神上有所寄,物质上有所托,焉能不超脱、旷达?
  
  在苏轼的生命中,佛释道是精神良药;美食是物质良药;美酒是扫忧帚;诗文是情绪宣泄口。生命中的坎坷、曲折,自有自己的方法看淡、看轻。
  
  要不是文学成就让他的美食家的名号黯淡,他肯定是是一个享誉中外的美食家。与他有直接关系的名馔不少,用他名字命名的菜肴更多。如“东坡肘子”、“东坡豆腐”、“东坡玉糁”、“东坡腿”、“东坡芽脍”、“东坡墨鲤”、“东坡饼”、“东坡酥”、“东坡豆花”、“东坡肉”等等。《东坡集》载“蜀人贵芹芽脍,杂鸠肉为之”。春鸠脍,就是芹菜炒斑鸠胸脯丝。后称东坡春鸠脍。
  
  苏轼的诗文,写到吃的很多,写的让人心有戚戚焉;这里,就以他的《猪肉颂》,做一个简单说明。
  
  能吃,还要会吃,吃出品位,吃出诗意,吃出快乐。
  
  他在《猪肉颂》中写道:“净洗铛,少著水,柴头罨烟焰不起。待他自熟莫催他,火候足时他自美。黄州好猪肉,价贱如泥土。贵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早晨起来打两碗,饱得自家君莫管。”
  
  作者这么悠闲、快意,不是“四美具”的时候,而是作者在经历乌台诗案、命悬一线之后。作者被贬黄州,哪有劫后余生的惆怅与落寞,哪有在鬼门关走一遭后的郁闷与纠结?呈现出来的是一个无忧无虑的乐天派,是一个悠然自得的标准吃货,是一个自得意满的美食家。这或许是做人的大智慧,一般人想学未必能学会。
  
  把锅子洗得干干净净,少许放水,燃上柴木、杂草,抑制火势,用不冒火苗的虚火来煨炖。等待它自己慢慢地熟,不要催它,火候足了,它自然会滋味极美。黄州有这样好的猪肉,价钱贱得像泥土一样;富贵人家不肯吃,贫困人家又不会煮。我早上起来打上两碗,自己吃饱了您莫要理会。
  
  这段话,苏轼对猪肉的喜爱溢于言表,也写了他自己烹饪猪肉的独特方法,那就是慢炖。也说明他深得孔老夫子的精髓,吃要讲究精细、有格调。苏轼煮肉很讲究,一丝不苟、非常投入。先把锅洗干净、然后虚火慢炖。把锅洗干净,是他心情平静,荣辱不惊的精神境界的微妙体现,那委屈的事已经不在心上。“少著水,柴头罨烟焰不起”,这是苏轼在实践中不断摸索的结果,是他的煮肉经。“少著水”,当肉煮烂了,水也刚好没有了,这样煮出来的肉软软的、鲜嫩可口、味道足。“柴头罨烟焰不起”就是用虚火慢炖,若用急火,不但容易将猪肉煮焦,而且肉与佐料的味道,不能全部煮出。只有用微火,渐渐地煮,不但吃起来好消化,而且口感佳,五味俱全。“待他自熟莫催他,火侯足时他自美”中的“自”、“莫”、“火侯足”、“他自美”诸字,透露出一种不温不火的从容心态,展示了烹调者悠然自得的形象。东坡居士已进入化境——全力投入、忘却自我。他确信,慢炖这一烹调手段,会获得“他自美”美妙结果。作者最后“黄州好猪肉,价贱如泥土。贵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的叹息,进一步反衬出发明新烹调艺术的快意、乐观。“早晨起来打两碗,饱得自家君莫管”,真有“剔剔牙齿,摸摸肚子,‘万物皆备于我矣’了”的自得与满足。
  
  孟子说:“君子远庖厨。”希望人都能怀有恻隐之心,远离杀戮,远离血腥。不过“君子远庖厨”,也可掩盖自己的厨艺不精。但苏轼似乎没有这样的忌讳,他来了个“君子近庖厨”,自己亲自来烹调美味,且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证明自己厨艺的精湛。
  
  苏轼对猪肉情有独钟。他曾将自己的学问比作猪肉。苏轼将朋友陈襄对佛学的造诣比作龙肉,而把自己的平生所学比作猪肉,并表示“猪之与龙,则有间矣,然公终日说龙肉,不如仆之食猪肉实美而真饱也”。大意为猪和龙当然是有差距的,陈襄整天说龙肉,不如我吃猪肉既美味又管饱。
  
  吃,也是文化,也是层次,也是境界。粗食材,精制作,吃出不一样的味道和人生。我爱吃,我会做。看来苏轼的诗文,精品很多,或真的与他的吃有关系。吃的精细影响到写作的精细,吃的味美影响到作品的味美。
  
  苏轼虽然说过“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这样的话,但这话却未必当真。苏轼的惬意生活,少不了精神层面的竹子,也少不了物质层面的猪肉。
  
  吃而忘忧,不知贬之已至。吃或许也是苏轼为自己心灵疗伤的、不可或缺的良药。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