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柿子熟了

2017-03-07 11:06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老程3766 阅读:1567


  岳父家在一个叫桃林铺的小村,离城约三十里。村里许多人家在房前屋后还有路旁栽种了柿子树。柿子树高过屋顶,结果的时候,枝条上挂满了柿子,远远看去像满树的小红灯笼,又如圣诞树上的彩灯,美轮美奂,带着吉祥的意味。收获的季节人们搭着木梯采摘圆圆的果实。柿子品种有大有小,小的浑圆有乒乓球大小,皮软颜色通红时可吃,滋味甜美,妙不可言;大的橙黄,如水果店里卖的富士苹果般大小,形状像一个遍圆的带盖的小盒子,盖上的蒂枝枯黑干裂,刚从树上摘下来时果实生涩僵硬,待成熟时瓤软味美多汁,入口即化,那时候觉得柿子美得如一个妙人一般,不可方物。
  
  孩子还小的时候,妻的母亲往返城里乡下,这头帮着照看我的儿子,那头牵挂乡下的岳父和几亩薄田。柿子成熟的季节,常带一袋柿子来。柿子生硬,岳母把柿子拿到阳台见得着光的地方摊开来,在寒冷的季节里让日头晒。岳父本来想用药水抹一下熟的快,药商说自己吃不讲究卖相,不急,自然熟的好。
  
  柿子的美味,强烈刺激着儿子的味蕾,他每天惦记着柿子成熟了没有,放学回家就到阳台柿子摊前东摸摸西捏捏,若找到成熟之物,顿时眉飞色舞笑逐颜开,惹得妻跟在儿子身后低声相求,而我也舌底生津!
  
  桃林铺种柿子树有了年头,柿子也不是稀罕之物,自己吃腻了就送人,送不出去就任其挂在树上,同村的人想摘就摘,树的主人还搬来木梯殷勤相助,一边摘一边说“多摘点”,“这个大,那个好”。桃林铺的柿子大包小包送往城里,满足了我们的口福。
  
  柿子虽是美妙的仙物,但甜中带涩,医家说不能空腹品尝,又不能多吃,好东西要浅尝辄止不能像猪八戒贪吃人生果囫囵吞枣,否则不消化容易胃里长结石。这点,我们自然注意。两年前动胆结石手术,把岳父母吓坏了,再也不敢送柿子来。村里的人听说了,更是把柿子当作有害之物,任飞鸟啄食。我的胆结石的毛病有十几年,年轻时一个人,饮食无规律常常不吃早餐,透支了身体。
  
  去年夏天岳母说把家里的柿子树砍了,引来一片叹息。
  
  “那么大的树得多少年才能长成啊。”
  
  “不要紧,村里柿子树多了去,到别人家去摘。”
  
  “自己家里有多好”。
  
  后来,妻去了乡下,回来时安慰说:
  
  “树靠近屋子顶着瓦了,只是把顶瓦的枝条砍了,还剩一半。”
  
  我稍觉宽慰:“那也损失好多。”
  
  儿子插话:“有总比没有要强啊!”
  
  此结石非彼结石,而两位老人不敢尝试。妻细细的解释慢慢打消了老人的顾虑。今年来看外孙的时候,又给我们提了一袋子柿子,柿子个大浑圆,显然是经过精挑细选的。临走时说,吃完了打电话说一声,树上还有好多,又说,把苹果和柿子混在一起,把口袋扎紧也能催熟。
  
  采用新方法,柿子每天能成熟几个,既尝到美味,又刚好控制我们的食欲,没有不适之虑。
  
  古稀的母亲喜食甜食。妻把一部分柿子做成了柿饼给母亲品尝,母亲一个人关在小卧室里细细咀嚼。小小的柿子不仅是我们的美味,而且也成了母亲的开心果。
  
  2016年12月28日,孝感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