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昨夜又东风

2017-04-02 19:5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夏夜轩 阅读:2074

  到了这个季节,忘了上个季节,那曾是满地黄花堆积地寒夜,伴随着点点的月明,又过渡到今宵良夜。
  
  唠不完的家常,寸阴若岁,期待下一个围炉夜谈的季节。
  
  想念着北方萧寒的冷风,至少不是如今的昨夜又东风,小楼一夜,不仅满了池塘的水,却也堆积了更多的情丝,见君情切切啊。
  
  又或是偶尔想念北方的某个女孩儿,耳边彻夜响念着,南方的姑娘,思绪却早已北上。
  
  南方的夜,着一丝丝的凉意,被彻夜的雨水点缀上疏离的烛火。
  
  小楼上,抬头远望,只剩下古城墙上,一卷卷清濡苔藓,似时光太闲,是江南的女子,轻践试卷,留下的温润划痕。
  
  依旧在等待宿雁北归,南方的生活,虽依旧温澈如故,可却耐不了这小雨润如酥,当春乃发生。
  
  想念北方的彻寒,想念北方的酷暑,似乎自己心里所依赖的,并不是南方女子,给我的温柔。
  
  梦乡里,灰烬,却余味。已故的朋友和亲人,显然已无意于我是否执念于南方或者北方,想念一个季节,实属是在想念一方水土,想念故去的人,便不得在异乡垂思离人曾经。
  
  雨水,又旺盛了一个季节,飘离的思绪,还攀着墙角,守望着远方的迷离。思念若渴,我知道北方肯定有一个在等待我的女孩儿,等待我的归来,等待我的爱意。这雨水打湿了念想,不想挣扎,却溺死在里面,我知道,可能,有个南方女孩儿,不愿意我的离去,我说,跟我回北方去吧,她也是倔强的看着我,笑着对我摇摇头。
  
  复杂的心绪,迫使你离开一个地方,有时候看着一些旧物件,也会想起一些思绪繁杂,有时候执着追求的,难见一线缝隙,我终要离开这里吧,这也是必然的。离开了旧地,就必然会忘记那些旧人,也必然会忘记那些琐碎的烦恼,也必然会忘记曾经的爱与恨相互交错。
  
  在这濡湿的季节里,想念开出阳光的花,大概唯有梦里万里千里。
  
  时光戳戳,不足以悦,曾经,像一处流动的风景,处于了静摆的状态。
  
  也必然有另外一夕,枕戈待旦,等待着我杀将过去吧。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