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也说飞花令

2017-04-06 08:13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夏之风 阅读:2269

  今年春节,央视综艺节目《中国诗词大会》甚火,最后,才女武亦姝在“飞花令”环节胜出,获得冠军。
  
  那么,何为“飞花令”?其实它就是古人行酒令时的一个文字游戏,属于雅令。古代文人喝酒时,喜欢行酒令,让文人雅士、美酒、雅令,相得益彰。喝酒喝出高雅、喝出品位、喝出情趣、喝出诗意。
  
  “飞花”出自唐代诗人韩翃的名诗《寒食》中的“春城无处不飞花”。其实在唐代,带有“飞花”二字的诗句不少,如武元衡的“飞花寂寂燕双双”,顾况的“飞花檐卜旃檀香”,张说的“飞花澹荡御筵红”,薛稷的“飞花乱下珊瑚枝”,薛曜的“飞花藉藉迷行路”……
  
  为何只有“春城无处不飞花”被公认为“飞花令”的缘起?其原因有二,一是韩翃是唐德宗李适欣赏的诗人,其二是韩翃本人也是好酒之人,其诗作不少都和酒有关。
  
  “飞花令”如何行令?一般来说,行飞花令时选用诗和词,也可用曲,但选择的句子一般不超过7个字。
  
  “飞花令”就是要求行令人所说出的诗最后一个字有个花字(如“春城无处不飞花”),那么下一个人说的诗也要是七言,同时最后一字是个”花”字的诗句。这些诗可背诵前人诗句,也可临场现作。行令人一个接一个,当作不出诗、背不出诗或作错、背错时,由酒令官命令其喝酒。
  
  也可以第一个字是花,还可以从第一个到第七个分别带花,或者只要带花就好。
  
  这里举例讲讲从第一到第七个字带花的这种游戏的规则。酒宴上甲说一句第一字带有“花”的诗词,如“花间一壶酒”;乙则接“落花人独立”,花在第二字位置上;丙接“感时花溅泪”,花在第三字位置上;丁接“对镜贴花黄”,花在第四个字上;戊接“月想衣裳花想容”,花在第五个字上;戌接“一汀烟雨杏花寒”,花在第六个字上;庚接“犹为离人照落花”,花在第七个字上。以此类推,花在第七个字位置(也就是最后一字)则一轮完成,可继续循环下去,答不上或答错的则罚酒。
  
  飞花令在酒宴上可以还有一些变化,如直接说一句带花的诗,花在诗中的位置对应到某客人,此客人再接,如果正好应到自身,则罚酒。
  
  飞花令还可以是,诗词都是写同一地方的。比如要求诗歌内容,都是写苏州的。
  
  首令是【唐】张继的《枫桥夜泊》: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续令【唐】杜荀鹤的《送人游吴》: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古宫闲地少,水巷小桥多。
  
  紧接【宋】苏舜钦的《沧浪亭》:一迳抱幽山,居然城市间。高轩面曲水,修竹慰愁颜。
  
  最后【明】唐寅的《桃花庵歌》: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
  
  说到“飞花令”,就不能不说一说,中国古代的酒文化—酒令。
  
  酒令是中国酒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在筵席上是助兴取乐的饮酒游戏,萌生于儒家的“礼”,最早诞生于周。
  
  魏晋时,文人雅士多喜袭古风,整日间饮酒作乐,这种有如阳春白雪的高雅酒令,更因作诗这种高逸雅事的参与而不同凡响。
  
  唐宋时,酒令又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种类也更加丰富多彩。据皇甫松《醉乡日月》记载,当时已有“骰子令”“小酒令”“改令”“手势令”的名目了,酒令的游戏规则也有了多种规定。大诗人如孟浩然、王维、元稹、李商隐、杜牧、皇甫松等,为我们留下了大量描写饮酒行令的诗篇,为酒令文化增添了浪漫色彩。民间流传的李白和贺知章、王之涣、杜甫四人的联诗行令故事,便是一则美谈。四人联成的一首诗是:
  
  一轮圆月照金樽,(贺)
  
  金樽斟满月满轮,(王)
  
  圆月跌落金樽内,(杜)
  
  手举金樽带月吞。(李)
  
  酒令大体分为四大类,即:古令、雅令、通令、筹令。一般认为,分为通令和雅令。通令的行令方法主要掷骰、抽签、划拳、猜数等。通令很容易造成酒宴中热闹的气氛,因此较流行。但通令掳拳奋臂,叫号喧争,有失风度,显得粗俗、单调、嘈杂,因此雅令最受欢迎。仅见于史籍的雅令就有四书令、花枝令、诗令、谜语令、改字令、典故令、牙牌令、人名令、对字令、彩云令等。“飞花令”即属于雅令的一种。
  
  雅令的行令方法是:先推一人为令官,或出诗句,或出对子,其他人按首令之意续令,所续必在内容与形式上相符,不然则被罚饮酒。行雅令时,必须引经据典,分韵联吟,当席构思,即席应对,这就要求行酒令者既有文采和才华,又要敏捷和机智,所以它是酒令中最能展示饮者才思的项目。例如,宋人《苕溪渔隐丛话》中记载,唐朝使臣出使高丽,宴饮当中,高丽有一人行酒令曰:“张良与项羽争一伞,良曰‘凉伞’,羽曰‘雨伞’。”唐使即席应对曰:“许由与晁错争一瓢,由曰‘油葫芦’,错曰‘醋葫芦’。”此令中名对名,物对物,唐朝使臣应对得体,同时也可以看出高丽人对中国文化之熟识。
  
  比如,还有一种析字令。
  
  析字也是行酒令的一种。以析字的手法行令,难度很大,但更有雅趣。这种酒令要求将某一字进行分析解释,有根有据,入情入理,正可谓于游戏间见功力。明代学者冯梦龙,在他的《古今谭概》里记载了韩雍和夏埙喝酒行令的故事。他们行令的要求是:各人选一字,这一个字里要有大人、小人,并用谚语二句来证明它。
  
  韩雍先说,其令曰:“傘字有五人,下列众小人,上侍一大人。所谓‘有福之人人服侍,无福之人服侍人’。”
  
  夏埙应对,接令道:“爽字有五人,旁列众小人,中藏一大人。所谓‘人前莫说人长短,始信人中更有人’。”
  
  “傘”、“爽”二字的析字酒令十分含蓄,读来兴味盎然。试想,若无相当的文学功底,又机灵敏捷,恐怕就黔驴技穷了。(注:徐铉释“爽”:“大,其中隙縫光也”。“大”字夹着四个“X”,也有人写作“大”字腋下四个“人”。)
  
  《增广》上说,“酒逢知己少,诗向会人吟”。“飞花令”是把酒和诗,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高雅酒令。谢灵运在《拟魏太子邺中集诗八首序》中说:“天下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者难并。”或许,喝酒行雅令,能让这“四美具”。
  
  最后,只能说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中国文人雅俗兼备,即使只想有所涉猎,也还是需要我们上点心的。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