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梦见广州

2017-09-16 10:06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老程3766 阅读:2900


  几个老同学聚在一起,商议赴两年前之约定。当年,江夏花山山麓梁子湖畔,应广州同学之邀定下了即将到来的羊城之行。
  
  此时此刻,二十多年前的记忆被重新唤醒。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珠江三角洲是一片热土,无数怀揣梦想的人们从全国各地前往淘金以期改变命运。有一年暑假,那寻梦的土地吸引着我,一探究竟感受火热。经过长长的旅途,下了火车,脚下就是广州的土地。城里高楼林立,车辆如梭。广州是进出广东的门户,我从此出发上至惠州下到顺德,最后阅遍深圳。广东各地处于开发高潮,这块土地像一个巨大的工地,新开工的项目随处可见,无数高层建筑拔地而起,一派欣欣向荣。
  
  改革开放初期,香港武打片红遍大江南北,电影里的广东话,一种很好听的声音撞击内地人们的耳膜。我来广东之后才知道此地四种方言混杂:白话、客家话、潮州话、汕头话。习惯了普通话的环境,复杂的粤语竟然成了我旅行交流的难关,我不会说也基本听不懂,只能用普通话跟人沟通聊天,好在说普通话的人数众多。广东,这块土地像一个巨大的磁石,吸引了四面八方的人们。
  
  城里城外,只见来穗打工的人们行色匆匆。有一部热播的片子《打工妹》讲述人们打工的生活,其中的艰辛只有经历过的人们才能体会,虽然大都市楼宇高耸公路宽阔,但面对一个陌生的环境,命运两茫茫,不安全感油然而生,再美丽的街景也无心欣赏,希望辛苦努力能在此占有一席之地。这种环境最能激发人们的潜能,让一个普通人成就不可能的事业。有的学生毕业后毅然南下凭着一股冲劲闯出一番天地,成为专家回馈母校;有的同学在广东建立了工厂,事业蒸蒸日上。那次去深圳看望一名中学校友打小的玩伴,年纪轻轻的他竟然在康佳做到了高层!
  
  社会的大变革打搅了广东的安宁,无数外地人的涌入引起广州人的不安和愤怒,那时当地的人们也许还没有准备好适应改革开放的大潮带来的剧变。有两件小事让我明显感到部分广州人对外地人的歧视。
  
  那年夏天到广州火车站坐车,我逗留在车站附近的街头。傍晚,车站门前坐满了候车的人们,老人、孩子,男人、女人,有的抱着包裹以防小偷,有的吃着便宜的白斩鸡盒饭。远处的流花宾馆华灯初放。夜深的时候,人群中忽然一阵骚动,只见席地而坐的人们纷纷奔跑躲避,在他们的身后几名保安驱赶这群等车的人们。他们手持警棍,棍头冒着蓝色的火花,发出嘶嘶的电流声。人们躲进了小巷子小饭店,而饭店老板给每人端来一碗清汤面条,每碗三元,稀稀拉拉的几根面条一碗酱油水飘着一丝油星,显然老板早已熟悉这种状况,乘机发笔小财。无依无靠人生地不熟的外地民工在他们的眼中成了“流民”,而流民在火车站附近随意的坐卧影响了城市的观瞻。
  
  到了广东旅行,想向父母报个平安。那时,通信联系非常落后,普通人家没有电话,最快的方式是发电报。走进车站最近的邮局,高高的大理石柜台上厚厚的玻璃挖了一块狭小的窗口。我仰视着玻璃后的工作人员说要给家里发封电报,柜台里的女人极不耐烦扔出一张电报纸。也许是我的普通话让她立即断定我外乡人的身份,更可能是简单的衣着疲倦的神情让她把我归类流民从而引起了她的反感。这种不愉快给我留下的糟糕印象让我无法忘怀,而我也没有机会再回广东。
  
  许多年来每当春节期间坐在电视机前观看春运的节目时,想起了当年到广东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默默叹息打工的人们生活的不易。
  
  二十几年过去了,神州大地天翻地覆。中国进步,广东进步,相信花城是美的,对外地人是友善的,人性化的,再次游广州,定能留下美好愉悦的印象。
  
  2017年9月13日,孝感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