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创世Genensis—第三章 谶言

2017-09-21 12:3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婎雒雒 阅读:944

盲海最北的暴风雪来势汹汹,风卷着雪花呼啸着驰骋而过,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睛。维塔忧心忡忡地在山洞门前踱来踱去,握紧了胸前的十字架祈祷着什么。岚凌收紧披着的大衣,往面前的火堆里又加一块木头。
维塔的祈祷并没有带来意料之中的惊喜,她垂头丧气地回到火堆旁抱怨道,“这样的雪什么时候才能停?”
岚凌没有回答,她稍稍褪去大衣似乎要从颈上取下什么东西。维塔曾听说岚凌终日戴着一块会唱歌的骨头,等到岚凌取下来时她才看清,那块骨头看起来并不像是人类的骨骼,它几乎是椭圆形的,光滑洁白,除了顶端的一个孔以外表层还点缀着大小不一的六个孔。
在维塔好奇又期待的目光下,岚凌吹起了骨头。那听起来是一首极其古老的调子,总会让人想起森林里欢腾的溪涧或是苍苍的古木。曲调里又总是透出一股清淡的哀伤,就像永远流逝的泉水和雪夜里孤单的满月。
维塔安静地听完了那首曲子,毫无疑问这就是岚凌的谶言。每一年各个大陆的纵灵师祭天钟时都会献出自己的谶言,那些谶言所配曲子大多简短,谶言也很简单。像是岚凌这样冗长的谶言曲还是第一次见。维塔忍不住问道,“我能听一听你的谶言吗?”
岚凌点了点头,转而轻轻吻了那块骨头。那首谶曲再一次响起,岚凌轻声念道:

尾戒曾溺死于血泊
灵魂便栖息于撒旦
所有的七叶树满载着呐喊
但天穹已然沦陷
东方道路上的风点燃蓝色的火焰
桔梗花的女儿永远囚禁于黑暗

维塔有点发怔,好像自从她遇见岚凌后,发生的事都有点让她难以迅速给出反应。岚凌看着她轻轻地笑了出来,“很难懂吧,连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而且父亲母亲看过之后也是摇头。”
这一次维塔反应的很快,“父亲母亲?”
“是收养我的两个纵灵师,西荷和安达。”
“天钟不是不允许纵灵师结婚吗?”
“听说是天钟授意他们结合,并且以父母的身份收养我。”
“而且理由只有两个字:镇压。”
维塔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一样噗哧笑了出来,“镇压你?天钟没有搞错吗?”
岚凌像是讲了一个笑话也跟着维塔笑了起来,转而她望向白茫茫的洞口,“这场暴风雪明天早上就会停,你就可以回家了。”
维塔的笑顿了一下,她伸出手环住双膝,那团火光映在她的眼睛里跳跃着闪烁着,“是啊,明天就要分别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