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又是一年槐花香

2017-09-23 20:5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晨夕若梦 阅读:4679

  无端端梦见了故乡的老宅,梦见了老宅前成片的槐花林,梦见了我和弟弟祥子在槐花树下奔跑。“槐花十里雪山庄,万树镶银沁脾香。玉塑冰雕千簇锦,庭前落瓣点轻霜”我突然间忆起了这首诗,忆起了故乡的槐花,眼角滚出了一滴热泪,往事的一幕幕在我的眼前再现,勾起我对故乡无限的思念和牵挂之情。
  
  院门前的那片槐花林开得正艳,当年老磨房的毛草棚子已经塌了,露出了漆黑的老房梁,孤单地注视着这片槐花林。当年为全村人服务的老磨盘还在,它站在岁月的尘埃里,孤独地守候着村庄,见证着村庄的历史。
  
  岁月流转,季节变换,每当我忆起故乡的槐花香,弟弟那可爱的笑脸就会在我的眼前闪现。可一切都已成为过往,想起弟弟的离去,我的心总会涌现出无比的疼痛。一串串洁白的槐花像一串串美丽的风铃旁若无人地绽放着,风拂过,阵阵花香扑面而来。一簇簇槐花,调皮地掩映在嫩绿之中,若隐若现,密密匝匝的槐树枝,向天空延伸着,好像就快划破天际。阳光下,一串串洁白的槐花开得肆意而张扬,一阵风吹过,吹得槐花“沙沙”作响,我仿佛听到了弟弟甜美的歌声;仿佛看到了我们一起在槐花树下捡拾落花情景。大朵大朵的洁白被风吹掉了,我们同时伸手想要接住它,却又同时缩回,然后你弯腰捡起……一切都好像还在眼前,是那么的亲切自然,那么的轻柔温暖。
  
  又是一年槐花香,我们在槐花树下慢慢成长,我们的童年溢满了槐花的清香。那些氤氲着花香的岁月,在我们幼小的心灵中温润,那些曾经的美丽沾满了槐花的花蜜,在此后的经年里给了我心灵的慰籍,那些难忘的瞬间,恍如昨日,醉了心田。
  
  那一簇簇一串串雪白雪白的花朵,装点着衰败的老院子,给老院子带来了生机和活力。大把的花朵压在皴裂的树干上,压弯了老槐树的枝叶,喘息着,靠在磨坊的毛草棚上无力地支撑着。这片陪我们一起长大的槐树林已经老了,没有老去的是我对这里的记忆,对弟弟的情感。我的弟弟(继母带来的孩子)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带给我们全家无比的快乐;你是一朵祥云,给我们家降下幸福的点点细雨。
  
  每到槐花开放的时节,槐花上总会引来无数的蜜蜂来这里采蜜,你为了给我弄到槐花蜜,捅掉了毛草棚上的蜂窝,成百上千的蜜蜂向你飞去……我问你疼吗?你只是傻傻地笑着,那笑容像天使一样的美丽。只是一切都已经离去,一切都无法重来,回不去的那年,回不去的往昔,那些旧时光的印记,在心底柔软的地方流淌。
  
  还记得祥子第一次踏进家门时的情景,那年也是这个时节,院门前的槐花开得正艳,继母带回来一个瘦瘦的小男孩。他比我小两岁,继母让他管我叫姐姐,他怯生生地躲在母亲的身后,流露出一副害羞的样子,红着脸声音很小地叫了一声“姐姐”。这是他留给我的第一印象,说不清什么原因,第一次见他,我就极不喜欢。他黑黑的脸庞,身材明显比同龄的孩子矮小,细细的脖颈上顶着一颗偌大的脑袋,那比例与他的身体极不相称,生怕一扭动就会断了似的。身上的衣服已经洗得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脚上穿着一双脏兮兮的旧布鞋,大脚趾淘气地露在外面。他站在门外极不自在地搓着手,我猜想他的童年一定是不幸福的,让他小小的年纪承受着本不应该承受的苦难。我突然想起,继母进门时曾经说过,她们离婚后,那个男人不让她带走孩子,还说以后也不会让她看孩子的。继母也是个苦命的人,那个时代家里很穷,姐妹们又多,她的父母为了想再生个男孩,把她送给了别人抚养,养父母对她很不好,吃不饱,穿不暖的,还要做很多的家务活。就在她十六岁那年,在村里媒人的说和下,她匆匆地结婚了。这个男人比他大很多,是村子里有名的花花公子,不务正业,养父母收得了彩礼钱就昧着良心同意了这门亲事。继母有万般的不情愿,也只能是认命了。婚后,继母勤劳肯干操持着这个家,她多想能用她的善良感化丈夫,可总是事与愿违,这个男人嗜赌,赌输了,就回家向她要钱,没钱给他,就会招来一顿打骂,以至于她的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日子实在没法过下去了,她想到了离开,可那个男人哪里肯让她走,最后在村里妇女主任的帮助下,去法院起诉才离的婚。
  
  可怜的祥子没有了母亲的照顾,衣着更加的褴褛,以至于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他的父亲每日泡在赌场里,根本无心去管他,赌输了,就拿他撒气。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了,他为了能弄到钱,想到了盗窃,十里八村的全让他偷过,最后去偷电缆犯了事,被警察抓走了,听说被判了刑。
  
  祥子很机灵,很会逗人开心,很快我就喜欢上这个弟弟了。我们一起上学、一起写作业,有了弟弟的陪伴我再也不怕走夜路了。我们很快成了形影不离的伙伴,弟弟俨然是一个小男子汉处处都让着我,保护着我。我们在继母的照顾下,身体一天天地胖了起来,自从弟弟的到来,我慢慢地改变了对继母的成见。祥子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快乐,他是一个开心果,给我们家带来了幸福的旋律。
  
  院门前的槐花林是我们经常玩耍的地方,每年槐花开放的时候,我们一起在槐花林中奔跑,轻嗅那满园的花香。清晨,一串串带着雨露的槐花,晶莹剔透,一缕阳光穿过茂密的枝叶,折射在一朵朵洁白上,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槐花香下留下了我们的身影,记录了我们共同成长的足迹。
  
  弟弟喜欢唱歌,他的歌声像百灵,穿过茂密的槐花林飘荡在村庄里。故乡的槐花香熏染着我们幸福的童年,当年那个爱做梦的孩子已经长大,花香铺满了林间小径,昔日的歌声还在耳边萦绕。可你去了哪里?成长中一不小心就把你弄丢了。槐花开了又落,落了又开,那些藏满花香的岁月,在我的心底一次次地重温;那些光阴里留下的温暖,成了我今生无法忘记的回忆。如若老槐树能显灵有多好,就像小时候我们听母亲讲过的老树成精一样,这样我就能和弟弟在树下重逢,哪怕只看看他的幻影也好?可是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我再也找不回从前了。轻风拂过,大朵大朵的洁白随风飘落,摇曳了一地的芬芳,也碎了我一地的记忆。
  
  雨幕下的槐花林更有一番情形,细雨打湿了磨坊的土墙,颜色逐渐变深,朦胧的雨雾中就升腾起了一种温润的感觉,雨中的槐花颤栗着,一朵朵挂着雨滴的槐花闪动着流动的晶莹。我们在槐花树下赏雨,细雨打湿了衣衫也全然不在乎,那时的我不能理解“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的含义,直到后来学到了唐朝诗人刘长卿《别严士元》时,才真正感觉到那样的场景是多么的美丽。下着细雨的槐花林,在我看来,充满了诗情,写满了画意,顺着细密明朗的雨线,看远处的房屋摇曳多姿,幻想着幸福的开始,即便我们没有血缘,也一定将幸福进行到底。
  
  槐花林里我们一起摘下槐花,我们自己做了一个简单的勾槐花的工具,一根细竹竿的一端用铁丝绑住了一把小镰刀,我拎着一个竹篮子把勾下的槐花装到篮子里,大朵的槐花纷纷掉落,似一场美丽的槐花雨,湿润着我们的童年,也记载着岁月的欢愉。
  
  采摘完槐花,我们在井沿边把槐花用清水洗净,浸泡在水中的槐花更加的晶莹,我们用小手不停地搅动,手上沾满了槐花的清香。洗完后,拿回家让母亲给我们蒸槐花糕。母亲蒸的槐花糕特别的好吃,那时的我们围在母亲的身边,看灶膛里燃起的熊熊火光,映着我们幸福的笑脸。那甜甜的、纯纯的童年,那溢满槐花香的记忆,随着弟弟的离去永远地离开了。
  
  我没能好好照顾你,那年,那场意外的车祸夺去了你的生命。我上初中那年,那个可怕的下午,那辆风驰电掣的汽车,那个制造灾难的人,泪水早已打湿了衣襟……
  
  又是一年槐花开,我站在林间仰望一树的雪白,轻嗅着似曾相识的芬芳,心中涌起无限的思念。大片大片的洁白从我眼前飘落,凋零的是那样的义无反顾,我弯腰拾起一朵落花,放在胸前,我将捡拾零落了一地的记忆永远珍藏。弟弟,来年槐花开时,我还来看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