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一眸寒烟响水的情怀】

2017-11-14 17:44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浪迹天涯 阅读:1888


  霜月高悬,夜初静,独依窗前绪如潮,影似孤鸿谁相怜?冷风掀疏帘!
  
  邻舍嘻语惊回眸,陋室空冷无人讯,燃尽残烛不肯眠,只怨裘榻冷!
  
  日月,轮转着花期的芬芳,光阴,点缀着苍野的盛衰。而我,却用笔墨,自暖着心中那缕挥之不去的凉薄,那些流入笔端的思绪,缠缠绵绵丝丝缕缕的索绕在心底,重叠着,堆积着,搁浅荒芜了我心中一季又一季地花期。
  
  许是,我太沉湎于用文字诉说心曲,固执地守着这有楞有角的方块字,写着这如钢筋铁骨般的一撇一捺,在这清贫的墨香里,祈寻一份宁静与淡泊的思念与眷恋,期盼着,今生能与你在文字里有染,若可实属幸事!也祈许能在这铁钩银画的堆积中,经墨痕字迹的洗泽温润,让我一眸子的尘埃旧事沉淀酝酿地更加清澈馨香!
  
  光阴,飞速地轮转着;而我对你的执念,在日积月累的叠加,亦如林间飞旋的枯叶,在晨夕之间随着朔风飘荡堆积,只待一场洁白洁白的盛事飞旋,将莽莽苍林染成素颜一色,你我方可守一炉暖色,秃笔轻摇,丝弦轻揉,描一川灯火熣灿新符盈门的喜悦,谱一阙一唱三叠的柔情绵长。
  
  愿待得那时,我结束了那苦逼的漂泊生涯,陪着你将半杯青茶喝淡,蘸一笔墨香续写,前生欠你的一阙情韵,与季节深处共嗅梅香。也吟一曲,属于我俩风花雪月中,那缠绵诽恻和柔情蜜意地不老情怀。于笑靥处,你我依窗相伴,轻诉缕缕情长。偷半窗月光,揉进我俩的梦境,安暖同榻共枕的光阴。于季节的转换处,袭一袖微风入梦,看半窗花影浮动,让花香轻染你嫣红的双腮,迷醉你柔美的双眸和我两两相望。斟一盏酝酿在我心底经年的幽幽心语,参两行相思迷漓的清香,与你执手共饮。祈愿你我前半生的苦涩酝酿,能于此时化作经久不散的馨香,让你我把盏之后,口齿留香!
  
  今夜,我在江南,斟一杯月色独饮,听着枯叶飞旋落地的哔娑声和你唱给我地歌曲,我的思绪早已与你一起垂钓在窗外那柔美的月色中。相思的情怀,或深或浅,时时凝聚在我的眉头眼角,氤染着我梦中一帧一帧的画面。我时也轻倚一帘月光,把淡淡的情思挂在满天的星星上,祈愿,那每一颗点缀着我思念的星光,能映入你的双眸,能让你心眸中的天空更加清澈蔚蓝。让我所有念你想你的情怀,在花开花落间渲染着你五彩斑斓的世界,在风起雨落间弥漫润泽着你柔美的双眸。我在这陌生的江南一偶,执笔蘸墨,顺着掌心指间流淌着我对你深情的眷恋,酒杯里装满了你曾经留给我的温暖。你可知道?你就是我今生的唯一,你一直都驻在我的眉间心上,直到永远,永远……
  
  夜色深沉,痴梦初醒,半枕潮湿的情怀,喧染着倾心的思念。我斜依在冷榻,把一笺心语却无处托贴的安放,唯有用笔尖轻触在时光的边缘,在斑驳的季节里,将我们曾经的携手相依,一遍又一遍地描绘,相信岁月会记得,我们的欢言笑语,我们的爱恋。讫愿,当你我携手相守在迟暮之时,可重翻这段看似留白却有笔墨烙印的光阴。因这一段段筋骨挺直的文字,依偎着我们相互遥望地思念,铭刻着我们一份份的安暖伫立于岁月地顶端。
  
  霜月冷眼下西山,红日赤霞刺破天,秋已暮,冬初来,晨露已渐凝成霜。日月往复中,我在三点一线的机械运作中,再一次和江南寒烟响水的冬天相遇了。在这时不时地一窗夜雨濛濛中,我倍感今年江南的冬天特冷,冷的我时不时地唇齿都打颤,恍若赤身置于冰窖里的那种冷,让人心底很难升起一丝丝暖意!真心不喜欢这中感觉,更不喜欢这凉薄清冷的季节。我急迫的期待一场花开地暖色,借以安暖我孤寂冷却的情怀,温暖我冷雨中的凉薄清冷地寒意,让我萦绕了几度春秋的花事盛放,濡染喧闹我数十年如潮起潮落般眷恋的情怀。让我在红尘深处不再有,与你隔屏诉说地离愁别苦,不再让我们的流年留白添愁。
  
  今生,我依着这份牵肠挂肚的眷恋,饱经沧桑历经磨砺,经春过夏遇秋逢冬地一路孤身漂泊着。然而,美好的光阴终是揪不住地,日月是不可能永远镶嵌在天上不动地,我只有双眸潮湿的看着它们东升西落地往复着,也把我们曾经稚嫩的容颜在这往复中逐渐苍老迟暮着。我一路历尽世事沧桑,却不敢轻言苦痛,怕让你的牵挂更加沉重。我只有强语欢颜地对你说着言不由衷的随意话,却卸不下肩上那一份沉重的责任和担当。我一路跋山涉水,只能在心里对自己说,我要忍耐;我要坚强;然而又有谁知道我的无奈与苦楚呢?唯你无他!我一路摸索着前行,路上时不时地被,裸露的荆棘划拉地体无完肤。我也想潇洒的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然而,眼前的苟且,是为了让生活有一定的物质作保障,至于“詩”,那只是一种精神上的消遣,若没有馒头裹腹,那“詩”屁都不是。“远方”,什么是远方?我数十年山南海北地漂泊,足迹印遍了大半个国土,这算不算所谓地“远方”?而“远方”又有什么?有的只是你尔我诈,横眉竖眼以及精神上的空虚!
  
  若,我们的生活质量能够有期望地层次,我宁愿作一个痴汉俗人,和相爱的人互依相守永不分离。若可,我会长长的吁一口气,大声的说:“去它娘地詩和远方”,我就守着我们的破屋土灶,喂鸡放羊,那儿也不去!至于什么狗屁詩词文章,那只是我曾经无奈的皆以述情壮怀地码字游戏和谋生手段而已,除了你有谁看啊?还又有谁能真正的深谙其意呢?
  
  QQ:2651794183(郧宁康)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