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临江仙,白发渔樵(3)(4)

2017-12-12 23:0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诸葛亮 阅读:2589

有些故事,写出来才发现是如此单一,只是多了几分趣味,现在看来确实如此单薄,却忘了当时滋味。

——————————————————我是分割线——————————————————
第三章 时间,时间……

事实上,签订工作的时候,大家多少有些羡慕张兑渐的认真与一往无前的勇气。第一个奠定的人生第一步的基础单位,却让张兑渐后悔不已。毁约掉合同的人通常在意自己的能力是否得到施展,往往最后留下了让人羡慕的赞叹。
但是这实际上并非如人所愿。
签订了工作的张兑渐逐渐意气风发的参加了毕业前学校的各种比赛,最后却无可奈何的离开了学校,直赴新疆。
后来张兑渐存钱读书,直至研究生毕业,一番作为,后进入机关工作,直至桃花省省委书记,被誉为最大胆的前瞻性创新改革人员。最后病死在岗位上,实现了自己曾经崇拜的诸葛亮一样的人生。
历史终究是人为书写,没有几个人会在意死后的评价,陆游说:“死去元知万事空。”留下遗憾的人,终究是当不得在活着的时候说出来的。

丁酉半夜在赶项目计划书的时候,才感觉到当初在学校时张兑渐一个礼拜没有正常睡觉的压力,那是怎样的一种煎熬。监管部门的领导一个小时20页的进度让丁酉感到压力巨大,他也在半小时三页的赶进度。只是速度太慢了些,后来吃饭的时候,丁酉仔细看着食堂镜子里的自己,浮肿的眼睛以及略带的血丝的眼球。倒是主管淡然的吃饭让丁酉感到自己仍旧还是差劲了些,低头扒拉完盒子里的饭,桌子上的啤酒一口也没有喝下,辞别主管睡觉去了。

临江仙最近冷清了不少,很少有人出来说话了。张兑渐不在,丁酉忙着赶项目进度,高江远在江浙,偶尔冒泡的言语,让人看见也是索然无味。大家的时间很难再聚集到一起了,似乎时间轴在时空中旋转的时候,特地照顾了临江仙这地方的人。
李清照说,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那是一个人个孤独,最后糅合了国仇家恨,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丁酉却意气风发的说,我爱文悦,一直到永远。
那是秋天快要过去的时候,丁酉与主管酩酊大醉,却将自己的qq密码告诉了文悦,两人没有隔阂的聊天却是苦了张兑渐。原因无他,张兑渐曾经给丁酉留下的追求文悦的主意在丁酉的醉酒中被暴露的淋漓尽致。
倒是二人的感情越发顺畅,只是张兑渐笑了笑,自言自语道:“也许大概我就是黑锅,只是人家未必感谢罢了。”
张兑渐计算了下自己的购买能力,发现日平均购买力110元,也就是他自己一个月能赚4000不到的基本工资。除此之外,存款为零。于是他下定决心要继续上学,却被家里的父亲训斥了一番,觉得他在浪费青春,游戏人生。张兑渐暗暗下定决心:还是决定先考教师资格证,再修学历。
丁酉本来觉得人生灰暗无光,上天却让他在毕业前遇到了文悦,后来又有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这让丁酉觉得世事无常,自己似乎距离原先想象中的那个人似乎更加接近了一步。只是,那人的抱怨击破了丁酉一直以来的精神崇拜,同样索然无趣的他,干什么工作都是昏昏沉沉,没劲透了。
这种经历让他很难再认真工作下去,似乎除了与文悦通电话,再就没有什么可以高兴的事情了。然而事实上,文悦似乎也不如意,工作上屡受挫折。
……
丁酉突然觉得,成功与自信,似乎不过如此。但是他自己仍旧一直坚持对一个人的爱慕与喜欢,在工地上逐渐成熟起来的自己,也许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而文悦却能见证这一切的发展。

平淡的日子是随着时间的流失开始有了各自的思考,不同的人群,不同的看法,不同的思索以及各自不同的道路,倒是高江却仍旧一成不变,在绍兴种花。只是偶尔传来消息,说自己过的还行,大致平平淡淡的人生,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只是想法不同,经历不同。
高江无聊的时候,喜欢浇地,绍兴本就是水乡,雨量充沛,倒是主管过来的时候,笑骂道:“臭小子,不干人事。”高江嘿嘿一笑,也不说话。偶尔有几株死去的花朵,高江直接会埋到土里,这倒是让他想起了张兑渐曾经说过的什么黛玉葬花的情节。
曾几何时,别人问的时候,高江说自己是专业农民,一月3000。而今却是实现了当初的话语……唉!也不知道张兑渐、丁酉混的如何?
是夜。
一直喜欢看小说、玩游戏的高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躺在床上的他开始怀念起来那时候和小A在一起的时光,还有张兑渐欺负丁酉、石宝宝他们的时候。那时候是多么欢快。大家玩玩闹闹,整天在临江仙里说着不着四六的话,关了手机却认认真真地去做每一件事。
那时候的临江仙,又叫听雨轩。
高江甩甩头,心里不怎么是滋味,打开手机,却不知道自己要继续做点什么。笑道:“真是的,似乎越来越傻了,再这样下去,估计哪天连吃饭自己都忘了。”不久,沉沉睡去。
第二天清晨,高江刚睡起来,却发现校友群里多了自己的照片,连忙查看究竟,才发现是学校的宣传片里多了自己的身影,被同学们翻出来了,正在讲课的是某教授,著名的小麦育种专家。
同寝室的朋友笑侃道:“上电视了啊!”
高江贱贱的回了一句:“有毛线用……”

第四章 单相思和写作

一胖遮百丑。
石宝宝的话语在临江仙永远都是被人调侃的下场,高江第一次爆照的时候,恰巧石宝宝也帖出了一张照片。这让两个人迷茫了好久,一种莫名的情愫开始在临江仙蔓延。张兑渐脑补了这样一个画面,一个瘦如麻杆的高个汉子,抱着一个不到一米六的矮胖子。
事实上,他不仅脑补了这样的画面,甚至于他还说了出来,丁酉当时在喝酒,一口喷到了旁边的文悦身上。只是两边的画面实在是惨不忍睹,一边是丁酉连忙替文悦擦拭酒渍,另一方面是脑补张兑渐被石宝宝追着打的样子。
丁酉不小心摸到了文悦某处柔软的存在,文悦嘤咛一声,道:“你太坏了!”连忙自己擦拭起来,丁酉讪讪一笑,道:“好大!~”文悦风情万种的白了他一眼,道:“昨天晚上还没看够。”丁酉老脸一红,道:“练练手感,练手感……”
文悦杏眼圆睁,怒道:“练手感?你还想摸谁的?”
丁酉:“……”
文悦结账的时候,丁酉乖巧的跟在文悦屁股后面,发现胳膊某处红肿一片。

丁酉送抱枕给文悦,捎带着给石宝宝送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让石宝宝感到了温暖,似乎某种情愫又在升温。自从经历了上次的事件以后,张兑渐似乎不怎么说话了。
石宝宝是不知道文悦是丁酉的女朋友的,张兑渐是后来才知道的,高江知道的就更迟了。以致于大家都在临江仙视频的时候,嘴无遮拦,互相调侃,让丁酉好一阵气恼,后来出于无奈,便告诉了张兑渐。
石宝宝在视频时候带上了兔耳朵,阴暗的灯光下似乎显得娇俏可爱,却没想到是丁酉带着文悦见家长,这不由得让石宝宝一阵气馁。数日前,石宝宝刚刚修改的备注是:抱枕,天天抱在怀里。
石宝宝始终没有张口说出来什么,只是在临江仙里消失了很久,也不曾说话。

某天,张兑渐与她闲聊,视频的时候,被石宝宝的姐姐相中。石宝宝一阵气馁,闷闷道:“有吗?我觉得丑爆了好吧。”
张兑渐感到头大,没好气的说:“就你眼瞎。”
张兑渐本意是考察下石宝宝在文学上的进度,原本石宝宝跟着他学诗词歌赋,张兑渐信心满满,可是石宝宝不思进取的态度,让张兑渐逐渐放弃了教石宝宝的想法。见石宝宝不开心,张兑渐劝她石宝宝减少体重,石宝宝却直接关了视频,趴在床上哭泣起来。
张兑渐叹了口气,起床收拾了下,上班去了。

汉中自古来便是军事要塞,秦岭脚下,临近川府。习俗自然多了几分川味,半夜霓虹闪烁的时候,石宝宝吃过了晚饭,一个人往阳平关世纪广场散步去了。想起张兑渐的话来,不由得又气馁了几分。
广场舞的音响贯彻了石宝宝的耳朵,练习舞蹈的人成群结队,喜气洋洋,无不诉说着盛世欢歌。石宝宝自嘲的笑道:“也许师父说得对,我是该减肥。不过他说话实在是刺耳,让人反感,怪不得那么多人厌恶。”
不多久,石宝宝在河边,看着那些欢欣的人,身材修长,姣好的美女,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也要这样,让丁酉、高江看看自己最大的变化,还有让张兑渐不再笑自己是树墩。
事实上这个决心,后来失败了,一直延续到毕业实习前。

石宝宝在家里待着的时候,学会了做红烧鱼。两年后张兑渐在杨凌继续上学的时候,石宝宝已经去了海南,没有品尝到石宝宝的拿手菜,倒是高江却在杭州机场见到了要转机去海南的石宝宝,那时候,高江正准备找对象,石宝宝却并不是第一人选。
故人见面的心里想法,自是不需多加描述。二人匆匆见了一面后,却发现再也没有了当时聊天的感觉,石宝宝比以前清减了不少,脸颊丰腴,体态姣好,倒也是越发显得标致了。高江的皮肤也更加黝黑,不像两年前那样让女生都妒忌发狂的白皙了。
高江回家准备休假,石宝宝刚刚参加工作。两人心境不同,高江匆匆发送了红包给石宝宝,一千元整。石宝宝不解,高江笑道:“以后你就知道了,记得还我。”
石宝宝后来才知道,她自己花钱的地方太多了,那笔钱虽然不多,但也是石宝宝工作了三个月以后,才缓缓给高江还上。
六年后石宝宝在临江仙提起此事,仍旧是激动不已。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