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愿守望如花,妖娆这一生

2017-12-18 09:38来源:原创投稿作者:心柔阅读:3947

文/心柔

说来,我是一个生活极为单调的人,虽然遵循缘分的指引,早年成婚,但由于工作的原因,我那心爱的人儿,却是与我聚少离多。终年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在等待与守候中独自度过。都说,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想来也是,若非如此,又怎会把一份陌上花开的繁华,独自盛开成一个人的风华,只为守候那一人。

素日里,习惯了一个人的清静,也许,享受孤独也是一种美。一个人的时候,伴日升月落又一天,看花开花落又一季。尽管孤身一人,但总算有一个可想、可等、可盼之人,内心便也不再荒芜。最是寂寥的岁月,我与文字倾心相伴,内心所有的独白,都尽诉于笔端。就这样,时间流过我最美的年华,我却静默流过他生命的每一寸灵魂。

平日里,尤为喜欢独处,不喜纷扰。在那些滋养寂寞开出一朵花的漫长岁月里,我将相思成剪,把那些横生的枝桠尽数修剪。我想,真正好的爱情,不是你按照自己理想的设定去改变对方,而是彼此甘愿为对方作出适量的改变,令两个原本磨合的齿轮,渐自吻合而舒适。用属于自己的方式度日;借属于自己的心意守护;以属于自己的姿态面对孤独;再以自己独有的信念,来丰盈岁月,便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为了结婚而结婚,那是嫁给婚姻;为了爱情而结婚,那是嫁给爱情。有人说,相爱的人不一定在一起,而在一起的人,却又不一定相爱。如此说来,我算幸运吧。因为我是依从了自己内心的指引,携手了那个我爱,恰好也爱我的人。能够因为相爱而选择相伴,就算时空阻隔,也依旧能够守得住春秋冬夏的交替变换;就算一路有风雨加身,也依旧能并肩同行,不会在迷雾中轻易松开彼此坚定的手。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婚姻却是两个家庭的事。人生最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时候,任重而道远,艰辛而不易。有时候想想,其实人这一辈子,有大部分时光,都是在为别人而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像一张纵横交织的网,彼此支撑,互相牵扯。只要有一处断开,这张网就破了,想要修补,谈何容易。

于是,在那些艰难奋斗的日子里,自我的感受变得越来越渺小,责任和义务压身,促使我们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术,来扛起岁月给予生命的考验。

总有不堪重压的时候,总有疲惫难耐的时候,每每如此,最是彼此如初的心动,唤醒在一起的初衷。不忘初衷,才能方得始终;每每如此,最是彼此的那份牵绊,激发继续前行的无限正能量。守望相助,才能同舟共济。
这一生,携手共度,不求大富大贵,只求繁华淡去,初心依旧;这一世,同付韶华,不求形影不离,只求同心同德,惺惺相惜。

爱一个人,就是在漫长的岁月里,一同成长,再在人生最后的岁月里,一起枯萎,直至凋零。所谓婚姻,就是生活不易,找个人一起“同归于尽”。尽管,在等待中度过的一生,有点苦,但咖啡因苦涩而醇香,依旧有那么多人倾心品尝。

今生遇见,即是缘起。始终相信,那些渴望中能够相伴不相别的岁月,终究会是一场岁月悄无声息的抵达。它会路过季节,走过荒野,马不停蹄的赶来在我容颜未老之前。那一刻,生命里所有漫长的等待与守望,都会在拥抱不语的瞬间,沉淀成最为幸福的时刻。

那时,过往所有的寂寥都是值得,那些一路上风尘仆仆谢了又开的花儿,将会以最美的姿态,妖娆余生最美好的时光,伴君同醉。


作者简介:
心柔,原名谭成妍,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青年文学家》《西部散文选刊》《读者文摘》《北方农村报》《河北农民报》《库尔勒晚报》《重庆日报》《祁东新闻》《搜狐新闻》等媒体报刊杂志及各大文学网站。散文在“中国之声”之《千里共良宵》栏目诵读播出。出版合集《散文经典选藏》。新书正在集结出版中,个人散文集《心柔若水》限量珍藏版正在热销,微信1956930265,微信公众号:XRxinyu。

最新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