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感恩为家父平反仗义执言的烏宿乡亲

2018-02-09 12:0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二酉山人孙国纬 阅读:1032

感恩为家父平反仗义执言的烏宿乡亲

值此清明時节,在祭奠先人的同时,我怀着感恩的心,感谢哺育我的酉山酉水,感谢故乡乌宿的父老乡亲!借此机会,通过《乌宿文化》这个平台,我谨代表兄弟姊妹及我们的儿孙后辈,特别感谢当年为家父孙家安平反昭雪,仗义执言的乌宿同乡以及在乌宿工作的干部。

家父孙家安,字至诚。乌宿酉溪棋坪人,生于1908年。是华中协和神学院(注一)毕业的基督教牧师。曾在吉首乾城、沅陵乌宿福音堂主持传教佈道。

解放后在乌宿中街经营《至诚商店》。1950年12月因涉沅陵‘’中心学习组‘’反革命案(注二)被捕,审查中又罔顾事实罗织“窝藏恶霸张甲林”(注三)等罪名,被判刑四年。发配官庄湘西钨矿劳改半年后释放回家管制劳动。

父亲的突然被捕判刑,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全家的命运,在相当长时间严重地影响我们兄弟姊妹的升学、参军、入党和事业前途。大姐孙瑜报名参军抗美援朝被取消资格,她一进大学就申请入党直到大四才获批准;兄长国经在本地供销社工作,长期承受巨大政治压力;二姐筱屏1959年师院附中毕业高考降格录取湖南冶金学院;我本人1960年参加高考政审结论为“不宜录取”,尽管考试成绩优秀但第一次收到的通知却是不予录取;大妹孙健1961年考高中被“不予录取 ……父亲为此极其痛苦和自责!但他始终坚称“我没有做对不起共产党的事。我的事情,老区委最清楚……”(‘’老区委‘’指乌宿区党委第一任书记王吉言)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全国深入开展落实政策工作。1986年8月,沅陵县委正式决定为“中心学习组”案彻底平反,追认“中心学习组”负责人戴吾孝为革命烈士,为所有受株连的成员恢复名誉,落实政策。当时,我作为水电部五局落实政策领导小组成员兼办公室副主任,本能的意识到为父亲平反的时机终于到来!于是,我向单位呈交了要求为父亲平反的申诉报告,水电部五局党委签署意见后转寄沅陵落实政策办公室。1987年8月,我和大姐又专程回沅,再次向县落实政策办公室、县法院和有关领导呈交报告,申诉理由,催办此事。在深入调查取证,证据确凿的基础上,沅陵法院于1988年2月组成合议庭重新审判,全盘否定所列罪名,撤销原判,确认孙家安无罪。至此,家父孙家安在蒙冤受罪三十八年之后,终于平反昭雪!

在长达三年为家父平反的艰难日子里,得到乌宿乡亲刘芹湖、雷祥桢、孙仁、刘沼云、谭孝国、郭昌忠、罗明和、孙国常,及有关领导王吉言、孙云金、杨道湖、胡定达、方思默等的邦助和支持。

刘芹湖 乌宿官仓坪人,解放初是穿灰制服挎短枪的人民政府干部,后转为乌宿小学教师,曾任我的班主任,我是他的好学生。文革后调教师进修学校,八十年代借调县落实政策办公室。刘老师原来就了解家父的情况,作为落实政策办的工作人员,他积极支持和邦助为家父平反,反复向主管领导、法院反映情况,提出建议。邦我预约并陪同会见县落实政策办公室主任陈定达,县政法委书记杨先树等主管领导。 并将申诉工作进展情况及出现的症结及时告我。甚至在他已被调回原单位以后,仍然执着地奔波于落实政策办、县法院及相关负责人间,沟通新情况,提供新证据,反胦我们姐弟坚定的申诉要求。为否定所谓"窝藏罪 ",他挺身而出,主动联系孙仁、刘沼云等解放初乌宿区干部和他一起据实作证。孙仁和刘沼云毅然同意。

雷祥桢 时任乌宿小学校长,和家父“中心学习组”同案。事发后他咬破食指写下血书得以从轻发落,撒销校长职务,调往落鹤坪教书。他是我小学毕业的班主任,对我很关心。“文革”结束以后常有书信往来。他在得知“中心学习组”正式平反的消息后立即写信告诉我,并代笔以我们姐弟名义向有关部门呈递为家父平反的申诉报告。又多方打听得知王吉言儿子的工作单位,为最终寻找到否定“窝藏罪”的关键证人老区委书记创造了条件。

王吉言 南下干部,乌宿第一任区党委书记。时常向家父了解地方情况,宣传党的政策,还为乌宿“中心学习组”作过辅导。他本人也受“中心学习组”案株连而仕途受阻,只能在县总工会主席任上离休返回原籍北京平谷养老。在刘芹湖等人作证被认为证人均为家父同乡、力度不夠的情况下,当年的区委书记王吉言的证词对于彻底否定所谓'“窝藏罪”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谭孝国(乌宿邻里,小学同学,初中同班,一中化学老师)陪同我们姐弟到沅陵法院先与初中同班、时任行政庭庭长的金同学会合,然后一起会见主管案件的刑二庭周庭长,当面向他递交申诉材料并说明情况。孝国更贴心地对我说,这种事光按程序走恐怕不行,建议我到怀化找郭三(昌忠),他姐夫李拔群是地区副专员。

郭昌忠 (儿时玩伴,小学中学同学,地区水电局工程师)热情地带我到他大姐昌珍家,李专员去省里开会了,郭大姐满口答应一定将申诉材料转到。

罗明和 小学中学都和我同班,时任怀化电视大学书记。是沅陵一中怀化校友会秘书长,人脉颇广。他豪爽地说,孙先生的事我要管,过几天我专门回沅陵一趟……

孙国常 乌宿棋坪本家兄弟,一中同学。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县史志办 副主任。基于对家父的感恩和与我的情谊,他以历史学者的独特视角一直密切关注沅陵“中心学习组”平反进程。他精辟的分析:家安大伯平反的前提是“中心学习组”翻案,而“中心学习组”翻案的关键在于对其负责人戴吾孝的复查定性。他说,戴吾孝是三十年代末由中共湖南地下党秘书长帅大姐任命的汉寿县委负责人。(帅大姐八十年代任中顾委常委,曾任中组部副部长)。而汉寿县为编写地方党史也急于查清戴吾孝解放初在沅陵被镇压的情况。因此,“中心学习组”案平反昭雪指日可待。

此外,乌宿乡党委书记孙云金,区党委副书记杨道湖,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胡定达,县委统战部长、政协副主席、原一中校长方思默 等都对家父平反之事给予支持和邦助。

经历为家父平反这件事,我深切感到:

乌宿同乡真厚道!

乌宿同乡夠仗义!

这也是我十分怀念故乡,感恩故乡的重要原因。

特别有意义的是,在为家父平反这件事上,出力最大、邦助最多的竟是我的小学老师和同学。这也让我对亲爱的母校乌宿中心小学更增添了几份崇敬。

再次衷心感谢为家父平反仗义执言提供邦助的乌宿同乡!恳请《乌宿文化》群友乡亲向各位恩人转达我们的感激之情。

孙国纬

2017 年4月4日(丁酉年清明) 于 波士顿

(注一) 华中协和神学院

华中协和神学院源于1908年创立于长沙的循道神学院。1928年迁至武昌千家街,由英国循道会、伦敦会和美国复初会联办,定名为华中协和神学院。招收高中程度学生,培养基督教高级专职传教人才。是1949年解放时湖北省所有14所高等院校之一。1952年仃办。

(注二) 沅陵“中心学习组” 案

该组织负责人共产党员戴吾孝受湖南地下党派遣来沅陵以修理钢笔为掩护,从事迊接湘西沅陵解放的准备工作。他领导组织的“中心学习组”成员大多是具有一定文化,比较开明,有进步意识的机关干部、教员、商人和社会贤达。乌宿小组共七人。雷祥桢是组长,家父是宣传委员。定期学习“新民主主义论”“青年修养”、“中南行政区十大纲领”等。湖南和平解放大大加快湘西沅陵革命进程。戴吾孝与南下干部主要领导意见不合,被打成反革命并立即就地枪决。“中心学习组”被定为反革命组织。其成员按不同背景受到判刑、开除、撒职、降级和限制使用处罚。据雷祥桢说,此案涉及数百人。

(注三) 张甲林

沅陵酉溪芦坪乡绅,沅陵一中张炎老师之父,我家亲戚,我喊他舅公。县城刚解放,家父就动员他缴枪投诚。受区政府招安来乌宿协助剿匪被安排暂住我家。他每天出入区政府并多次随部队清剿其他土匪。至朝鲜战争爆发,蒋介石叫嚣反攻大陆,全国开展镇反运动。张甲林被枪决于乌宿滩头。上世纪八十年代,张炎提出申诉,要求落实政策追认其父张甲林为起义投诚人员。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