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秋风不逝

2018-03-12 15:3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似水流年 阅读:2061

黑夜,天空中并没有星星,更没有所谓的皓月当空,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

黑暗,遮蔽了苍穹。

没有风,没有雨,有的只是黑暗带来的彷徨,无奈与惊恐。

黑暗,早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没有了方向,又怎么去寻找方向?

但是,黑暗并不是唯一。

因为,没有了星星,没有了皓月,但是仍旧有光。

街道上有路灯,所以有光。

昏黄,沧桑,带着一丝丝的忧愁,但是光始终是光,是黑暗所改变不了的。

路灯下,明亮如昼。

一只蚂蚁,在挺着自己坚硬的身子,推动着那比它沉重十几倍的面包屑,虽然艰难,但是却没有放弃。希望,总是潜藏在每个人的内心,即便是这只在人类眼中弱小不堪的蚂蚁身上,亦是如此。

天空黑如浓墨,路灯的光只得庇护着自己所能照亮的区域。

树叶不动,倒映在在地面下的阴影亦是纹丝不动。

明与暗,总是相互对应的,一切都是和谐的,却又是不和谐的,因为在那黑暗之中,有只蚂蚁在移动着。

秋天,没有风的日子里,总是让人多了丝心安。

因为黄叶不再飘零,黄花不再飞舞,夕阳总是很快的落下去。

夕阳落下,寒鸦凄鸣。

聒噪,是寒鸦永远改变不了的本质。

秋日的山村,是宁静的,因为山村中早就已经没有多少人,剩下的只有老弱病残之辈。

因为生存,让多数的人离开了这里。

生存,是一种本能,是一种动物与生俱来的本能。

活下去,才是人类以及所有动物的终极目标。

他们背井离乡,只是为了活下去,因为这个山村,已经没有太多的物质资源来维持他们活下去,不然,他们等待的只能死亡。

死亡是可怕的,又是不可怕的。因为死亡只不过是睁眼与闭眼的区别而已。

秋季本是收获的季节,但是这里却没有收获的喜悦,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所谓的上天给收走了。

上天是公平的,却又是不公平的。它可以风调雨顺,亦可以狂风暴雨。

只不过,这里已经失去了生机,没有了生机的地方,又怎么会五谷丰登?

山村的每一家,房门都紧闭,门口的黄狗有气无力的躺在青石板上,费力的喘息着,眼中的浑浊模糊了它的双眼,即便是明亮又能如何?看到的只不过是绝望的深渊。

夜晚,整个村子没有一丝明亮,只有每家每户屋顶上散发出的灰黑色的烟,只不过这烟雾很快的就与天空的漆黑混合,消失不见。

门口的黄狗时不时软弱的吠叫几声,是为了他人还是为了自己?只有它自己心中知道吧。

黑夜是寒冷的,因为它驱散了所有的光明。

屋子中早就没有了一丝的亮光,黑暗湮没了这个屋子中的所有,但是喘息声还证明着这个屋子中有人。

只有活人才会喘息。

一个稚嫩的声音道:奶奶,明天我们还能不能吃面饼子?

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囡囡听话,就会有面饼子吃。

叫囡囡的女孩子听到奶奶的话,声音多了丝兴奋,道:囡囡当然听奶奶的话。

小女孩此时是快乐的,但是她的快乐,并没有冲淡这漆黑如墨的夜。

屋子是有窗户的,只不过一米长,半米宽的窗户与这个空洞洞的大屋子却不是很协调。在这地方,他们拥有的除了土地,却是什么都没有。窗子是白色的,是因为窗棂上糊满了白纸。

纸是白色的,因为便宜。

薄薄的一层纸糊在这坚硬的窗棂上,多了些灵气。

风一吹,带起的砂砾击打在这白纸之上,啪的一声,破了一个小口。

风涌进来,缺口却是越来越大,以至于现如今她们看向外面,总是看到白色中的黑暗。

没有风的秋夜,寒冷依旧没有减少多少。

借着这白纸的亮光,老人把自己身上的被褥往小女孩的身上挪了挪。

老人怕冷,小孩子更怕冷,但是夜即便是再冷,也冷不过人心。

囡囡趴在自己温暖的被窝中,握着奶奶那干枯的手掌,道:奶奶,爹爹和娘过年能回来吗?

老人轻轻的抚摸着囡囡的头发,道:能回来,你爹爹和娘他们走的时候说过过年回来,就一定能够回来,他们还要给囡囡带新衣服呢。

小女孩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忍不住的笑嘻嘻的道:到时候囡囡穿着爹爹买的新衣服,给狗儿他们看,羡慕死他们。

老人没有说话,只是轻抚小女孩的手掌渐渐的慢了下来。

夜已冷。

白色的窗纸上传来一阵冷气。空旷的屋子,渐渐的被冷气所侵袭,沉睡中小女孩,使劲的扯了扯被子,把整个的自己蜷缩在里面。

老人望着那漆黑的夜空,然后看了看熟睡中的女孩,浑浊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希冀。

黑夜又怎会让人有希冀?黑夜有怎么会让人没有希冀?

老人的希冀是什么?又有谁能够懂?又有谁能够明白?

窗外传来一阵阵唰唰唰的声音,是落叶。

起风了,秋风已经起了,带走了树枝上摇摇欲坠的昏叶。

昏叶飘落,又会飘到什么地方去?

在这黑夜中,又有谁能够看得清楚,想得明白?

老人睁着双眼,虽然依旧浑浊,但是却多了些明亮。

有希冀的人,总会看清前方的道路。

黑夜虽然漫长,但是总会过去的。

村里早已经没有了鸡鸣,剩下的只有狗吠,黄狗吠叫的力道虽然柔弱不堪,但是却依旧叫了起来。

秋日的太阳升起的总是很晚,很晚,但是终归是升起来了。

朝阳驱散了一切,尤其是恐怖的黑夜。

面饼子的香甜,被小女孩咀嚼在口中,看着对面的奶奶,她甜甜的笑了起来。

老人轻咳了一声,眼中满是疼爱的看着女孩,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小女孩的脑袋。

昨夜的风已经刮尽,屋外的杨树多了些清冷,本来铺满整个院子的黄叶,已经安安静静的躺在一起,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黑夜依旧会来,带来痛入骨髓的寒冷。

但是白天是温暖的,女孩是快乐,老人依旧是带着笑的,这难道不就已经足够了吗?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