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春山夜,且听轻风语

2018-03-14 14:2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Anthony 阅读:1929

早春屋后的山,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就像是蒙了一层朦胧神秘的薄纱。几时忙,无止休,常常忘了今夕何夕,也想不起那山脚下暗香袭人的花,曾有个怎样美丽的名字。

生活的沸腾,终抵不过年轮的碾压,爱人的容颜,已随着岁月的流淌,有了鬓角斑白,我也早已不再留恋高跟鞋的优雅,开始追逐生活的简单与舒适。几时闲,春山夜且听风语,当爱人和煦的目光,飘向月光朦胧下的树梢,心底忽然升起一缕叹息:人生真的就如这大自然的春夏秋冬循环,有和煦、有燥热、有温凉、有冷寒;人生更如这白昼与黑夜的交替,一时明亮旖旎令你欢欣鼓舞,一时又暗黑凄迷令人无力颓废。既如此,我们又何必庸人自扰,又何必去颓唐在意那些自己所不能左右的事情呢?

半空的一轮弯月,有些懒散,更有些迷醉。松林竹海往上,便是一座青色的飞檐亭,夜里总有雅趣之人,在亭子里或抚笛或吹箫。爱人说,最好的生活莫过于半老不老,就住在深山野岭庙宇边的半山腰上,不敲木鱼,却能伴着木鱼的安详;不贪杯好饮,却能心怀雅兴,细品酒茶的悠长清香。我问:你听木鱼品酒茶,我干什么呢?爱人说:就你这么个笨女人,也只能扫扫院子除除杂草了。我晕,原来自己的前半生劳碌奔波,后半生则直接要沦落为除草洒扫的仆妇了。

还记得香港的半山别墅,那真的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住在那里是多少人一辈子的向往。而住在荒山野岭的半山腰,虽有清月,却无良友,虽有木鱼,却少香火,的确不是我般俗人所能忍受的。于是,有一天我对爱人说:将来你去半山腰吧,我要去环游世界看人看景,即使环游不了世界,也可以周游一下列省啊!爱人莫名其妙:你这是哪里来的疯言疯语,我到半山腰雅居,哪里能不带着你这个不花钱的仆人!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无数个这样的傍晚黄昏,在和爱人一前一后穿山走过山林时,在那些总是略带些小嫌弃的不耐批评里,不知从哪一刻起,自己有了一颗淡定向佛的心:不再计较某些冷言嘲笑,也不再计较那些杂事琐碎,甚至在得失荣辱面前,也如看风起花落般随意,一切随缘,一切随遇而安。

岁月静静的流淌,日月依旧,山河故我,心之安处,便是自己灵魂的家乡。工作依然每天忙碌不断,虽已花了眼白了发,却没有对年华老去的慨叹,只有对宁静祥和日子的喜悦,对未来更好生活的向往期盼。

春山夜,静谧到无声无息,爱人絮絮的批评教育,也温软如轻风慢语。余生,但愿每天都有这样祥和的夜,静静倾听风吹过树林的轻柔声音,傻傻想象花朵散开的浪漫随意,甘之如饴的做着爱人眼中的笨女人......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