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北国之风

2018-03-14 14:22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似水流年 阅读:4372

北国的秋天,是干燥的,干燥之中带着让人捉摸不透的凉意。

北国的风,时而的清爽,时而的冷冽,时而的如针尖一般刺破行人那温柔的皮肤。

有的人喜欢春天,万物复苏,草长莺飞,一切都是快乐的,带有朝气的,欣欣向荣的姿色总是给人以舒适,愉快。

有的人喜欢夏天,姹紫嫣红之色,总是让人忘记了这个世界上的灰色,那被掩埋的天空,放射出的湛蓝之色,给人以满足欣慰之情。

秋天,总是被黄色覆盖,金黄的菊花,昏黄的落叶,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风起,没有云涌,却有着漫天飞舞的离愁别绪与苍凉飘零。

风是没有颜色,所以它打碎了这被黄色充斥的季节。

风又是有颜色的,因为我们的心有了颜色。

每个人都在谈论别离,都在谈论别离时的心殇与悲哀。

眼泪,总是这个话题最后的终结者。

婆娑如沙,媚眼如虹,仿若天下间的离愁都离不开这两样最能表达自己心绪的武器。

当夏季的暴雨冲刷掉天空的阴霾之时,秋的气息慢慢的靠近。

七月,在古代的历法之中,是属于秋季的。只不过时令总是让历代前贤的心血化为乌有。

七月,虽然依旧炎热,却渐渐的有了丝凉意。

七月的风,多了丝干燥,少了丝热烈,这风,也慢慢的把自己转变为清潇的冷者。

当七月七日的那声枪响之后,风愈发的清冷,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这股清冷成了寒风,成了烈风。

北平一个不起眼的胡同中,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四合院中,五六户人家拥挤在在这个不大的四合院。

接近三十个人生活在这个地方,却没有什么吵闹喧嚣之声。

安静,是最能带来凝重的氛围。

几户人家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碰面之时,彼此点了点头,彷如多说一句话都是再浪费自己的力气。

这声枪响,并没有给这个四合院带来什么变化,在这个时代,无论是谁控制了这座偌大的北平城,对他们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人来说,却是没有什么影响,毕竟,谁又会在乎这卑贱的下层人呢?他们的生与死又与那些掌权者有什么关系呢?对他们来说,生活只不过是活下去,生存却是悲惨的。

四合院的偏角之处,是搭建起来的一个小小的凉棚,在日本还没有占领北平之时,这里总是聚集几十个人,唱着从清朝时候流传下来的京剧。但是,现在的这个地方,只有孤零零的一个石凳,石凳的四周边角坑坑洼洼,不知道是时间的侵蚀还是人为所致。

九月份的北平,下午四五点钟,落日的余晖染透那远处的青山,黑暗,一点点的侵蚀着这仅有的清明,亮光越来越少,越来越渺茫,从朝阳到夕阳,这本来无限活力的太阳,也慢慢的多了些死气。死气,这种东西是会慢慢扩散的,最终,黑暗侵蚀了整个天空。

秋高本应气爽,秋天的夜空本来应该星辰璀璨,星光熠熠,但是今晚上却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无际的黑暗与那远处传来的点点灯光,灯光在秋风中摇曳,像是不经意间就会熄灭一般。

凉棚处,两道身影静悄悄的来到这里。两个人四处张望,确认四合院所有的灯都已经熄了之后,两个人紧紧的相拥,抱在了一起。

爱情,本就是件美好的事情,它可以让懦弱的人充满勇气,可以让暴躁的人瞬间成为最温顺的人,它与母爱一样,是人间最光辉的感情之一。两个人,只有拥有了爱,拥有了爱情,才能彼此扶持,左右所有的春夏秋冬。

一刻钟的时间,并不算太长,却也不算是太短,对于这对恋人来说却如白驹过隙一般,情到浓时方知三秋之短,光年之快。

两个人分开,一人坐在那斑驳的石凳上,一人站在他的身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肩膀。

夜虽然黑,但是眸子却是明亮的,又有什么能够阻拦住这散发着浓情的眼睛。

坐在石凳的人道,声音带着点颤抖,道:你真的决定要走了吗?

声音如同空谷的幽兰,静寂中带着将要开放的热烈。

世上有一种女人,即便是她爱极了对方,却不会更好的去表达自己,这不是高傲,不是傲慢,更不是放任自流,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自我表达方式:我的爱,在我心中,在你的心中,在你我彼此的点点滴滴中,不是停留在那空洞无力的话语上。

站着的男子在这黑暗的夜中,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能理解我。

话不多,却如此的坚定。

女子没有说话,只是用手环抱住男子那不算伟岸的身躯,臻首轻轻的靠在他的小腹之上。

两个人没有在说话,只是相互搂抱住彼此。

夜,寂静。

忽然间,风起。

深秋的夜,深秋的风,携带起刺骨的寒意,在男子离去的决心,女子无言的心殇面前,显得是那么的弱小不堪。

远处的灯火,依旧在摇摆着,即便是弱小,即便是在这黑夜中毫不起眼,却依旧没有熄灭。

夜,已经是深夜。

茶棚上遮雨的草帘早就被拆卸掉,不知道成了这个四合院哪一家的席子。

秋天的夜,是不缺少露水的,即便是少的可怜。

两个人身上的衣服渐渐的被露水打湿,寒意透过衣服直击两个人的心房,原本搂住彼此腰和肩膀的双手渐渐的握在了一起,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寒冷,在这一刻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女子轻轻把两个人握在一起的四只手举起,轻轻的哈了一口热气,然后开口道:什么时候回来?

男子看着女子那明亮的眼睛,然后抬头看了看那漆黑的夜空,道:到了该回来的时候就会回来。

女子道:什么时候是该回来的时候?

男子突然间笑了,虽不大声,却仍旧是笑了,虽然黑夜看不清彼此,但是他还是笑了,道:当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没有灾难的时候。

女子轻微的点了点头,道:我等你。

三个字,铿锵有力,坚定不移,或许这三个字是这对恋人之间感情最真挚的表达。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句话却是比之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却又更加的坚定,时间最美好的莫过于你给予我的,其他的一切比之都黯然失色,不值一提。

黑暗中看不到男子的表情,却只听到那微弱的呼吸声比之刚才更加的粗重。

过了片刻,女子开口道:为什么南下,而不是西去?

男子笑了笑道:因为风是从北国吹到南国。

女子道:就你一人去南方吗?

男子道:有志同道合的朋友,那里才是需要我们的地方,我们只是一粒种子,一粒春天播撒的种子,终有一天,那里会成为一片森林。

说完这句话,男子再一次抬头看了看这漆黑的夜,又看了看远处的微弱的灯光,坚定的继续道:终有一天,这黑夜将会被黎明所取代,温暖的阳光会再一次洒遍这满是疮痍,饱受沧桑的大地。

女子担忧道:南方那灰色的天空,比之现如今的北平干净不了多少。

男子轻声道:终有一天,天空中只会有两种颜色:金色和蓝色。

阳光是金色的,天空是蓝色,这样的天不正是所有人所期望的吗?

女子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握住了男子的手,那手中所产生的热量,驱散了所有的寒冷。

虽然是北平,但是却并不缺少一种动物:公鸡。

公鸡虽不能说是第一个知晓天亮的动物,但是却是第一个通知熟睡中的人天亮了的动物。

金鸡报晓,暮去朝来。

被黑夜侵蚀了一整夜的太阳,在金鸡的啼叫声中,终于走出了阴霾。

当第一缕阳光从东方的地平线上出现的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昭然若揭:黑夜已经里去了。

男子和女子依旧握着彼此的双手,双方的脸庞清晰的出现在彼此的面前。

眼睛是明亮的,因为它包含了太多太多想要说的话。

两个人望着彼此,没有说话,因为一切已经在无言中,任何的话语都无法表达彼此的心意。

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男子开口道:我要走了。

女子点了点头,双手却握的更紧了。

嘎吱一声,四合院里的一扇门打来了,是住在一起的人已经起床了。

两个人握着的双手分开了,掌心的温度,却永远不会消失。

男子道:回去休息吧,

女子点了点头,却没有转身,突然间,她的脸颊两行清泪留下。

雨落梨花,凄婉哀美。

秋风又起,划过女子那秀丽的脸庞,带起了一滴晶莹,在空中打了几个转,最终掉落在那青石铺砌的地面。

男子伸出手,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道:回去吧。

女子点了点头,突然间保住了男子,在邻居惊异的眼光下保住了男子,然后松手,转身离去。

突然间,他身后的男子说到:当这天空没有灰色的时候,我如果还没有回来,我希望你能找到你的幸福。

女子转过身,原本流泪的脸庞,忽然间笑了,这笑意,让天地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她说到:真有那么一天,我会找到我的幸福。

男子点了点头,转过身去,慢慢的走回了自己的家,脚底下的青石地面,滴答滴答溅起的水珠,在这难看的青石上,秀出了一朵朵绚丽的花朵。

女子看着男子那宽厚的背影,仿若痴呆了。

女子喃喃道:我的幸福,我的幸福是什么?我的幸福这一辈子只有你能够给我,我心已随君去,世间还有何人何事能够进入我的内心?

女子抬头看了看北平的天空,风依旧再吹,两片枯黄的树叶在空中飞舞着。

男子走了,为了那天空不再成灰色走了。

北国的风越来越凄凉,秋天已经渐渐过去,更加只寒冷的冬天已经到来。

每个人都在咒骂这无情的冷风,却忘记了该怎么样去化解这刺骨的冷意,更忘记了:冬天来了,春天已经还会远吗?

当北国的风刮过黄河,刮过长江之时,这风已经成了温风,种子已经种下,是否也正需要这北国来的风刮走压在它身上的尘土,是否也带来了其他的种子?

北国的风,带走了许多,也带来许多。

飘零的黄叶,飞舞着,北国的风,多了些宁静。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