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厦门之夏

2018-04-12 23:03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攸攸仔 阅读:904

睡眼惺忪地爬起来,打滴滴去机场。为了能准时赶上飞机,没来得及吃早餐。很少能在早晨5点30分起床,成都的早晨凉凉的。得知那边的气温已经25度以上了,身着短T和九分裤,一个背包,一台单反,一只笔记本电脑。天边已有淡淡的一抹红,而街上几乎没有行驶的车。空气格外清新,环卫工还在街边的大树下扫着落叶。

这个季节,除了康定哪里都是夏天,都让人感觉热气腾腾,厦门也不例外。到达厦门的时候已是中午12点了,一出机场的大门,就感觉脖子和后背像被火烤一般炙热难耐。去过很多城市,这一瞬间让我想起了2015年到广州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在藏区,群山环抱之间,偶尔会看见蓝莹莹的天空,有大鸟飞过。那矫捷的振翅一飞,再在天空俯冲、滑翔,没有留下美丽的弧线。很多人说,来生想做一只大鸟,可以在天空展翅飞翔,不受拘束,饱览美景。当我坐在山间的枯瘦萎黄的野草上,仰望万里蓝天中飞翔的大鸟的时候,也会心生羡慕。想起庄周梦蝶的故事,子非鸟,而我们又怎会懂得鸟儿内心的孤独和悲凉。

自那年在青岛的栈桥,夕阳下的海面波澜起伏,坐在岸边的礁石上,听浪涛的声音、感受风的温度,还有远处隐约的人语后,多年来一直想再去一次海边。

到达厦门的这个中午,在福佑大酒店的二楼就简餐,对于食量很小的我来说,没有吃饱,因为中午的餐厅全是旅游团队,人数众多,饮食做得比较粗糙。相比于广东的粤菜,我想我更喜欢粤菜。自从吃了鲁菜、湘菜、东北菜、苏菜、闽菜之后,我就只喜欢粤菜和川菜了。我喜欢粤菜的滋补和精细,川菜色香而味全。

没有来得及午休,一行人在酒店楼下找了些OFO和摩拜、哈罗单车就兴冲冲地奔向了海边。从东渡中心出发,环岛骑行,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温度很高,汗流浃背。海边游人如织,这个季节,我想无论是海边还是河边,应该都是如此,因为那里会有迎面吹来的风。有借着送花名义卖花的,有卖小吃的,有画人像的,有抱着吉他唱歌的,有跑步锻炼的,还有和我们一样来自远方的客人。沿着海边,挽着裤脚,提着鞋子,一直走,金黄的太阳洒满了整个海面。沙子太粗,有点硌脚。海水微凉,刚好没过脚踝,有美女在海水没过的沙滩乱石里寻找贝壳,而我不知道想去什么地方。前方不远处,有一块大大的礁石,在距离岸边三五米远的地方,浪潮一次次涌去,溅起一道道浪花,有三五个人在上边拍照。我也想去到那块硕大的礁石上边,于是我把鞋子丢在了岸边,慢慢挪了过去。当我一只脚上了礁石的时候,却感觉到一阵刺痛,低头一看,右脚已被礁石上玻璃晶格一样的东西划破了,鲜血直流。上礁石臭美的想法,只好作罢。在海边走走停停,累了就坐一坐之后,已经快下午七点了。我们去了曾厝垵,全是小吃,不过我们都没有吃。乘公交到了中山路的一个小巷,找到了一个专门吃海鲜的小店。第一道菜就是钉螺,吸了十分钟,换了三个,也没吃到肉。后来,在中山路和朋友闲逛,补了一餐海鲜面才勉强吃饱。从中山路回酒店的那一段路,好远。没有找到合适的共享单车,以为很近,便想着走一走找找公交,或者干脆就这样走回去。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半了,只觉小腿酸痛。躺在柔软的床上,没有风,想了想白天去过的那些地方,没有感觉到特别的留恋和美好。

翌日,七点就起床了,忙着订船票。由于头天晚上很晚才确定了去鼓浪屿的行程,加之系统维护,没能订到东渡到鼓浪屿的船票。早餐,饱饱滴吃了一顿,三人就匆匆地踏上了游轮。船上人真多,甲板上都站满了游客,突然想起了余光中的那篇《乡愁》,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没有余先生那样深的情怀,但当游船乘风破浪,极速前进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远离了身后的都市。短短几分钟,就上了鼓浪屿。一些衣着标识、手举小旗的导游和身着朴素的大妈些,都热情地围上来希图得到一份临时向导的工作。对于导游,一直都没有用过。但听说岛上的小道错综复杂,自己难以寻觅。一名中年大婶,右眼明显感觉不太好使,不由心生怜悯,加之对于一个陌生的地方,我们确实需要一个引路人。她带我们转了一些地方,在一个小巷子里,我在小贩的担子里买了三个莲雾果,生脆生脆的味道,并不好吃,还买了三个百香果,用吸管插在果子里鼓捣鼓捣,吸取汁液,有点像生的猕猴桃味道,酸溜溜的。据说岛上的建筑,都是以前各国留下的使馆,但都已经开成了商铺和旅馆。不太喜欢这样的商业气氛,也对全国各大景区这样的商业小铺感到深深地厌恶了。大约上午十点,我们到了海边,阳光大好,有点热,行人稀少。我们找了一名正在自拍的美女,给我们拍照。背后是蔚蓝的大海,头顶是蔚蓝的天空,阳光下,我感觉此刻的世界好大。脚下微微涌动的浪,不断袭来,一不小心灌满了我的鞋子。沿着海边顶着烈日,一边走一边拍照,能远远地看见厦门市区。其实,在鼓浪屿看海和在厦门市区边边上看海,都是一样的,那么近,那么清楚。岛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在商业街的坝子里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可以坐的地方。一直等下下午五点,我们半票进入了日光岩。日光岩,是座很低矮的山。但是,因为与生俱来的恐高,我没有到最顶峰,在次顶看了看风景。提起恐高,就一直不敢去游乐场玩高空项目,有时候想起李白那首《夜宿山寺》,“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想想都觉害怕。日光岩上的风,凌乱了身旁正在拍照的两个美女的头发,一个体态微胖的中年大叔倚着栏杆正抢着给一群妇女照相,一名年龄稍长的妇女说,按照年龄段排位,80后最小只可蹲在第一排,站在最后边最高的位置要留给她们60后。有时候觉得自己已经老了,参加工作N年了,但是在他们60后看来还很年轻。有时候觉得自己还年轻,很多事还不想去面对。在日光岩这边下去的海滩,坐了很久。世界是静的,不去听声音,黄昏的海滩就是一幅风景画。

只身一人去南普陀,早上八点半,匆匆早餐后,怀揣着7块钱,转了一次公交车,到了南普陀寺。如织的游客,早已堵住了大门,全是旅游团队。没有去拜佛,也没有去上香,有佛在心中,我一个人径直上了山顶。在山顶的廊庭里坐了两个小时,吹吹风,歇歇脚。佛心即人心,求佛不如求己,多少达官显贵,多少商贾巨亨不都是拜佛求神吗?善有善报,种善因方得善果。佛的力量,其实就是内心的力量,当一个人信念足够强,心至善,足够努力,一定会实现他的愿望。在南普陀山,极目远眺,可以从茂密的树林里窥见整个城市的边际,红顶白墙,两把利剑,这都是人类智慧的力量。

上午十点去了集美,那是个很美的地方。学校云集,建筑古香古色。不知为什么,提起古香古色的中式建筑,我都会想起巴金先生的《爱尔克的灯光》里那个“长宜子孙”。中午的时候在印斗路吃了顿快餐,沿着街步行一直到了龙舟池。太阳火辣辣的,在龙舟池的廊庭里,坐了坐,身旁是本地干活的农人在午休,或倚着柱子,或侧卧在地。和旅行社小妹聊天,才知道错把龙舟池当成了鳌园。她说旅行其实就是从一个自己厌倦了地方去一个别人厌倦了的地方,在她印象里四川还是个很贫穷的地方。因为天气太热,绕着龙舟池走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回思明的公交,在小火车站旁来来回回逛了很久,找了一个小黄车,开锁后发现轮子跑偏了,根本无法使用。想了想,还是原路返回去没有去的鳌园。随后,我去了归来堂和嘉庚纪念园、鳌园。在归来堂旁边的竹林里,坐了一会儿,感觉大树底下好乘凉,这句话确实是真理啊!嘉庚先生,一直是我非常敬仰的人,从上小学开始。去海边,经过别墅区,一栋一栋的,十分漂亮。透过蔚蓝,一户人家别墅的一楼,有一只拖把挂在那里,不知为什么突然让我有了努力赚钱的想法,这一刻要好好挣钱的想法如此剧烈。傍晚时分,在海边,吃了生蚝烧烤,吹着海风,身边不时有人跑步,或妙龄少女,或中年大叔。我去到距离海水最近的地方,找了块石头坐下,等到夜色渐稠。风拂来,带着海里浓浓的腥味,浪打来,在岸边的石子上冲刷了千万次。一只渔船,泊在那里。一轮月儿,升上了天空。世界暗了,远处的灯亮了。出行次数多了,便没了那么深的乡愁,或许是这些年因为工作,长途跋涉,颠沛流离,早已疏远了故乡的缘故。等到夜深,海边已经人烟稀少的时候,我赶公交回到中山路,一身汗味,加之酒店清洗不便,在中山路买了一身衣服。夜,很深了,有微风送进房间来。在床上,辗转难眠,是什么让我在自己一直逃避的藏区坚持到现在,整整七年!

在五缘湾帆船中心,海面泊着条条色彩斑斓的帆船。黝黑的年轻船长,拉燃了发动机带我们出海。因为不会游泳,天生惧水,我一直小心翼翼地背靠船舷,一只手拉着缆绳,一只手紧抓船舷。没有风,没有铺天盖地的浪,没有太阳,晃晃悠悠地走,一点也不刺激。到了距离岸边较远的地方,我终于试探着把脚放到水里,微凉的水,时而没过脚背。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中午时分到了老剧院,观看了《闽南传奇秀》 。大体知道了,关于下南洋,战火中的金门,渔民的生活,妈祖的故事,声光效果还是比较好,但是没有广州长隆马戏团精彩。不过,能通过这样的形式,去了解当地的历史、风俗还是不错的。 再去集美,是三个人。这天,龙舟池里已经装满水了,有龙舟学员在里边练习了。陪朋友去买凉鞋,店里的售货员带着浓浓的本地腔调和我们交流,有的时候会觉得无论在哪个城市,都有一样的生活模式和工作模式。在海边,就着腥味的海风吃烤扇贝,身边不时有人在跑步,小孩子们在挖沙。我只身去到距离海水最近的地方,找了块石头坐下,等到夜色渐稠。海上生残夜,月儿缓缓地升上了天空,带着淡淡的黄色辉光。微风迎面拂来,撩动衣角,夹着浓浓的鱼虾腥味。浪温柔地袭来,轻轻地拍打着岸边。一只渔船,依旧泊在那里,没有渔火,没有主人。以前,怕黑,怕水怪,而现在,却认为唯有风浪可以使人内心宁静,思绪飘飞。我想闭目,只用心去听世界,我听到了蛙声一片,那是童年的初夏,在漆黑的夜里,小小的田埂上萤火虫飞来飞去,新插的秧田,刚刚关上水,青蛙呱呱地叫,而不远处亮着灰黄的灯,那是我家。露水已经挂在了脚下的小草上,在草丛逮虫虫,湿了指丫。海边的夜,像一只会飞的蝙蝠,充满了神秘的力量。因为,估计到还有两个朋友在岸边等我,这一次只坐了40分钟。回到酒店的时候,又是十点半。

离开厦门的那个早晨,阳光很温暖。(qq675600322)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