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文化的论讨

2018-04-16 19:06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尘降的四叶草 阅读:687

原本我自己也有些疑惑为什么会对动漫的形象感兴趣或是说为什么别人会这样认为。现在我觉得可能有了一些解释。

所谓感兴趣,其实不只只简单地就是喜爱,我觉得这是对事物的认可,是对创造生命这一伟大之事的欣赏甚至说是崇拜;这还是对美好的憧憬,毕竟在真正残酷的世界中,总有些像我一样天真的孩子还向往着纯真的简单,也就是所谓的“幼稚”;最后,这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嫉妒,对创造生命的能力的嫉妒,对美好的嫉妒,也就是说对自己的不完美而感到遗憾。

然而很多人不能接受这些。

很多人,或许只是我单纯地认为很多人(就算去问,按照人类的生物结构也无法得知是真是假,况且,我自己都可能无法感受到真正的情况),对天真,对稚嫩,是持鄙视状态的。

他们觉得,只有年龄尚幼小的孩子们才有着天真的权力。他们觉得,想在这么一个世界中活下来,要活得好,必须摆脱那些“梦”,那些美的向往而促成的不现实幻想是阻碍他们生存的罪魁祸首;而要活下来,就必须学会勾心斗角,学会通融,即使自己的内心再弱小,也要有一副天不怕地不怕,没人惹得起的外表。(事实上也就是这样,在许多人长大后,为了成为一个父母想让你成为的人(不是说你想成为的人,在未来这件事上,自认为比你有着更多经验的父母会想方设法让你屈服),像当一名医生或者老师(反正我的长辈是这么说的,他们认为医生和老师待遇比较好),甚至不用你医术或是教育水平如何高超,只要你待遇高,那就没问题。)

这其实就是一种向生活的妥协,太多的世故让人失去了梦想,即使还有梦想,那些所谓的梦也只不过是社会压力下的畸形产物(比如说赚钱、夺权)。而那些勾心斗角的人会觉得累,那些装出强硬外表的人,也没人看见他们会偷偷地抹眼泪。

所有人,你看见的所有人,都很坚强。或者不如说,每个人的外表都很坚强。其实没有人想这样,有多少人真正不想被保护呢?只是我看到你们都这样做了,那我也只好这样做了;这其实是人自从有了礼数太多不必要的形式以来而形成的事实。

这并不是说礼数是错的,只是礼数太注重于形式了,礼建于道德之上,魂在,可形却不对了。(道德不等于良知,可能道德告诉你祭祀祖先是件大事,你必须用好酒好肉来完成,可是同时良知会让你觉得是不是对动物太残忍了,最后你可能会用贵重的全素宴来交代这件事。)

但是呢,我们必须仍然先确认一点——那些勾心斗角的人其实也没有完全尊于道德。

这个世界逼你成熟,而大家所认为的成熟是什么呢?成熟是做一个傻子,别人说话你要听,别人命令你要照做;遇见事情你要像个木头人一样不能有任何表示;所有的福让给别人享,所有的祸自己一人背着。所有人都在提倡这种“傻子精神”,可是真正的傻子有多少呢?可能你看到他做的一切,觉得他是个合格的“傻子”,是个成熟的人,可他实际上真的单纯的是个“傻子”吗?“傻子”从来都是最聪明的人,每个人都懂得在社会这一片弱肉强食的世界中要学会计策,但“傻子”作为最聪明的狼们,他们披上了羊皮混在了羊群里。事实很明显,他们十分成功,获得了所有羊的信任,而羊们还认为他们不过是一心为他们服务的傻子。

还有多少人记得越王勾践是怎么复仇的吗?大多数人记住了这个故事,但同样是大多数人中的大多数人,他们只记住了吴王的愚昧。而当他们成为吴王时,他们一无所知,还十分开心地为卖了他们的人数钱。

欺骗违反道德吗?没人知道最确切真实的答案,因为没有人是对的。这篇文章也不能说是对的,因为没有人能判断对错。

如果我们假设欺骗不违反道德(因为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欺骗),先放那些伪装者一条生路,那么接下来我们可能要对那些勾心斗角的人再进行一次裁决。我们不难看到,那些落马的“大老虎”们,其实在落马前无一不是个正人君子。为什么要勾心斗角?生活逼的。生活逼了我们什么?要学会获得利益。为了获得利益,为了生活,我们大可以给自己披上一层皮,一直演戏甚至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因为这样能把自己也骗进去,这样能获得最好的舞台效果。但在利益正在眼前的一霎,有些人伸出了手,有些人没有伸手。他们忘了伸手,他们真的把他们自己骗的相信了那张皮吗?“傻子”从来不傻,真正“傻”的“傻子”是会看时机的,就像陈桥兵变时赵匡胤没有第一次就接受黄袍加身,那样会暴露他自己,他的皮不是这样的。

此时这篇文章已经有些像阴谋论的探讨了,而这显然不符合我思维简单的神经病的皮。。。但无所谓,让我们继续来探讨这一切。

故事讲到了哪?哦,对了,为什么说世故会导致他们不赞同二次元文化呢?仅仅是因为他们的成熟容不下这么天真的一切?只能说世代遗传,已经印在人们脑子里的文化看不下去这他们看来错误的一切冲击着那他们认为绝对正确的虚伪面具罢了。

新的问题或是说有一点疑问出现了——其实这篇文章到这里,有一个问题或是说错误不知各位有没有发现——这些动漫,二次元真的天真吗?不!这个问题的回答应该很明确,你能从中看到n多“谋士”的机智。(当然我微笑看待一切,并忠贞不渝地点赞)

而抵抗这股文化力量的人要么是不屑于探索其中,要么是害怕这冲击着他们伪善面具的力量,于是他们顽强抵抗。殊不知五四运动时,提倡旧学的《学衡》一干人等,竟比提倡新学的那些大佬们更不了解旧学。当你对一项事物提出异议时,你要先了解它。就像墨子为何他会对部分儒家思想表示不赞同?因为他曾经也是一名儒家子弟。

当然,在长篇大论后我们不排除也有那么多纯洁的人在抵触着这一切。这和当下的或是说流传了那么久的崇尚利益的思想仍脱不了干系。如今,这文化竟也有人把她当商品来亵渎。实在是大不幸。

其实,有梦就要追,美好的事物不多,不要总在长大后再觉得童年竟是那样的远。真的要记住,“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