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踏花归来散文:花,女人,男人以及其他

2018-04-21 16:16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踏花归来 阅读:2189

拒绝花的女人

会是什么样的女人呢

拒绝花的女人

更像是上天派往人间的

天使

她有着

男人一样的胆识

并有着

火一样的热情

让芬芳

有了别样的境界

这是我今天不期而遇的一个故事,闲逛到街铺去,想付清前几天买衣服的钱,不巧,美女店主有事不在,委托了一位朋友帮忙看店,因为特别喜欢这家民族风的服装,就不计较是谁看店,信步走进店里。

帮忙看店的也是个女人,年龄大约四十几岁的样子,打过招呼,聊了一会儿,发现大家有着对民族风服装的共同爱好,似乎觉得亲近了许多,我就像对待美女店主一样把包里的一捧杏花送她,她居然断然地说,她不要!

这是我家门前杏树上风吹落的花瓣,我喜欢拾一些揣起来,以便让俗世红尘的我在暮春的节气里,周遭总是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花香,我的满心美意让她这么断然拒绝了,着实给我吓了一跳,这人世间竟有这种女人!她接下来说,她不喜欢花。

其实我真的很不高兴,但换个角度想想,也许她也是对的,因为她说,她家里是这个样子的:她干得是男人应该干的活儿,比如,电器坏了,她负责修,比如,下水道堵了,她负责疏通,而她的丈夫,则喜欢花呀草呀的,倒也是夫妇和谐。

世界真奇妙啊!我渐渐消弥了我的气,为她写下以上的诗,感慨人生的丰富多彩。

不喜欢花是一种精神,喜欢花,也是一种精神,人总是应该有一种精神的,其实,人活一世,如果没有一种精神,那生活便会无趣,行走于人世间,无疑于行尸走肉,年轻的时候也许好过一些,因为需要为生计而忙碌,而年老的时候,养老就成了大问题,虽然有退休金,虽然功成名就,金屋银屋地住着,不愁吃不愁穿的,但是,由于缺乏一种精神,日日的生活中,毫无乐趣可言。

哪怕只有一簟食,一瓢饮,死也不可丧其志,这才是一个人的价值所在。我听说一个诗人,叫杨健,百度一下你就会了解他的事迹,下岗风潮中他失去了工作,曾经一个月只有三百元的生活费,家中还有患病老母,他却执着地热爱着写诗,作画,隐居乡下,甘之若饴,这样的诗人,在物欲横流的当今之世,其精神让我折服。

山上人家的杏花开了

我把一捧清芬深嗅

假如你是那娇娆的一抹深红

我必是那个驻足树下的旅人

对面山坡上有一棵杏树,我只要坐在床上就可以看到一年四季它的风姿,冬去春来,我终于见到了杏花绽放,天蓝,山黛,篱落疏疏,总是有一种古风古韵荡漾在心底里,恰如唐诗宋词的旖旎,总是在现代人的匆匆忙忙之中,给人一丝无声无息的慰藉。

曾经玩了一阵子简书,也许你也玩过,或许还在玩,或许你根本不了解简书是个什么,简书是一款写作软件,其实依我看也就是一个陌生人汇集的虚拟社区,因为其门槛极低,什么人都可以注册写上几笔,甚至不用写字,只要一幅画,几张美拍都可以发表,而正是因为如此,我在那里发现了许多人都有一种精神。

一些退休的半世沧桑的大叔大妈,一些年少轻狂的大学生,中学生,一些只有小学文化的文学爱好者,更有一些知识分子以及网络写手,他们坚持自己的喜欢,日更不辍有之,不定期更文者有之,百花齐放的,倒也不失为一道风景。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诗人,他的诗风筒约,温润,甚至有童话的美妙意境,而其实他只是一个摆地摊卖鲜花的商贩,那又怎样呢?他的文思如泉涌,他的心情如花开,尽管经常是推着满车的花儿出摊,又推着满车的花儿回家,他依然写诗吟唱着生活,还原着从前,展望着未来,我曾留言道:“饿死诗人”!而他回复说:“饿不死的”,呵呵,真的让人欢喜让人忧,毕竟,养家糊口是我们的原始本份,他的浪漫与洒脱,我很为他担忧,尽管他说他节俭已成了习惯,但他的老婆还是弃他而去了!

也许,局外人的我,不过是杞人忧天,生活自不会亏待这位天才诗人的,但愿如此吧。

窗外的小巷,有两排梧桐树,树龄大约三十几年了,夏天的时候,林荫蔽日,微风吹来,我的小屋也可以比拟“人间清暑殿”了,而树叶未发的初春,一对大喜鹊就开始择一树而筑巢了,它们一枝一枝地啄枝,捡枝,一点一点地搭建,终于在某一天的傍晚宣告完工,因为我看到其中一只大喜鹊已经日暮苍山了,它依然流连于鹊巢的外面,喳喳地叫着,另一只飞上飞下地围着鹊巢转,大约就是表达这一对伉俪的欢喜吧,不知道是喜鹊邻我而居,还是我临喜鹊而居,总之,观察喜鹊的一举一动成了我的一个习惯了。

万物生灵都是需要一种精神的,如果不是这样,那么,生又有何趣味呢?

走出家门,门前的杏花曼妙地飞舞,树下水泥甬路上,就有了一片如雪一样的落花满地,每每见到落花满径,我总是忍不住地心疼,总是做不到视而不见,或者无动于衷……

门前的杏花开了

我的心情美了

我俯身拾起一捧落花

与你

不知道你是不是喜欢

这样一种意境

它在我的衣兜里酝酿

工笔素描成

一幅山水

拾一捧落花与你

不惜将我的绣花麻裙

垂地

不计较路人都是什么

眼神

我的世界只有你

我把这首送给美女店主的诗写在这里,以结束我的长篇大论,或许,这个春天,因为有了诗的存在,而平添了几分回味。

(踏花归来落笔于2018年4月20日,作者又名点点星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