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叙事散文---再见

2018-05-09 08:14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惹尘埃 阅读:1970

在小学的时候,学校组织我们去郊游,家里穷,没钱给我午饭,只给了我一句话,要去就不要吃饭,我为了开心的玩,决定不吃饭。记得我们走了很久很久到了南郊的一个公园。我们开始做游戏老师把我们分成了两大组,我们一斑和三班一组,二班和四班在另一组,二组是守山顶,我们是一组是攻山顶,我们学着电影里的场面,用树枝做旗杆,举着红旗向山坡上冲... 大喊 ...冲...啊... ...!突然,我前面的一个女同学脚一滑,一屁股就坐到我脸上,我立即用手托着她屁股用力往上顶,她用力的爬上了坡顶。我也跟着上去了,最终我们以狂欢的胜利结束了游戏。

游戏结束了,大家在小河边洗洗就准备吃饭,每一个人都带着好吃的相互交叉的欣赏自己从家里带的美食,我悄悄的来的小河边,自卑的一个人在洗嘻水,突然一个女声在我耳边说道,我是三班的蔡荣华。谢谢你刚才抽了我一把。来吧,我们一起吃,我说;我不饿,不想吃。没事,我们一起吃吧,我带的饭多吃不完,尝尝我妈给我凉拌的大头菜,又辣又麻,真香,!我控制不住口水的咽哽,她看出了我的欲望,就把筷子叫我先吃,我想了一下,等会,我就去找了一根细树枝,把皮拨了,折成断成了筷子,我们就这样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吃完了这顿饭。说实话;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凉拌大头菜,回味无穷,回味的这几十年,至今还记忆犹新。

至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见面了,因为文革开始了... ... 我再也没去学校了。八年后,我也到剧团参加了工作。

有一天,我们到乡下演出,那是赶集的中午,演出完,我一出场子,就有人敲我的肩膀,回头一看,哇!是她,蔡蓉华!还是那样子,除了没有缺牙巴,眼睛还是大大的,眼睫毛长长的,还是那圆脸笑眯眯的看着我。成熟了,成了真正的大姑娘了,我倒是慌了神,她先开口说话;咋啦?认不到了啊... ...

我们一起去吃饭,聊聊她下乡的经历和生活,带我去他下乡的家去看看,虽然是土泥巴墙草房,但收拾的很干净,我坐在他床上,她就去烧水,说道;我给你烤一个红苕,我看着这一画面,忍不住在心里素描了一首诗;

灶头的火光照在她脸上,

长长的睫毛映在鼻梁旁,

圆圆的脸上总是刻着开心,

她的身影让我怀揣在心上... ...

你看啥,不要笑哈,我们农民就是这样的......

我这时才回过神,回答说;

啥哟... ...我们都是老同学了,不要这样自贱嘛,,你不会永远当农民的,总会回城的。她说,不大可能了。

我说为啥;

我爸的进城指标给了我姐,我妈的进城指标给了我妹,因为我妹身体不好,我妈说让她妹先进城,姐年纪大了,要嫁人了啊。

我知道她家大概情况,也没在意,觉得她父母也够辛苦了。但从她眼光里露出一丝悠凉。我很高兴的和她告别,叫她有事就到县城来找我,她答应着,我离开后才发现她没说一句话,我也没在意,我觉得老同学离开是有点伤感,很正常。我们就这样默默的走着,没说一句话,她把我送上了大马路口,说了两个字——再见!

时间想快铁一样闯进2012年10月的一个下午,我在茶房和朋友谈完事出来,向街对面我停车的地方走去,突然发现有一男一女偷偷摸摸的在我车后往一酒吧门口看,两人还在讨论着什么。我走过去大声的问道;干啥的?,他们两惊慌的看着我,我才看清一对农民夫妇,那女的把头抬起来对着我说;没干啥,我在看我儿子,对不起哈。这时才可清是她!蔡荣华!这简直让我们两都没回过神,久久的站着久不说话。除了那双大眼睛没变,整个人都变了,连说话的口音都变了。

这次是我先开口;蔡蓉华!她立刻回过神的回答说,是你... ... !哈,哈,哈,哈... ... 大笑起来,眼泪都出来了,几十年没见,还认得到我?

我笑着回答说,那是肯定的,就是认不到你,可我还认得到你家的凉拌大头菜和你的烤红苕啊。你们在这里干啥?

我们在偷偷的看我儿子,他到城里来作了,就是你喝茶隔壁那酒吧里当保安,一副很满足的样子。来来,介绍哈,这就是儿子的爸,

你好,

他回答好好,也是老实憨厚

握过手后,我说,你们需不需要过去看看?

算了,算了,儿子知道了要骂我们的,说给他乱丢脸了... ... 嘿嘿... ...

我看出她很幸福的笑声啊... ...

那你们... ...?,我说

我们就回去了。

哦...那我送你们好吗?

算了,算了,,我们还要回家(蒲江乡下)。

我说;还是那大马路旁那个地方?

是的,她说。

我说上车吧,老同学还这么客气,我送你们到家。没问题的。

在车上她说他的儿子就想进城工作,在县里读完职高就进省城找工作,。我问她当初为啥不进城工作呢?

她说上次我们见面不久就和大队书记的儿子结了婚,就是现在的丈夫,所以就一直留在农村了。

我说;你就没回家去看看?

有啥回头哦... ... 我父母走后回去一次,我姐和妹为父母留下的一套房吵的不可开交的,我看到都烦,不回去了!总还我父母都不在了,她很轻松的回答我的疑问。

现在的马路都是高速的,说话间就到了上次她送我再见的那马路口。

我停下了车,让他们拿好他们的背篓,我看着他们远远的离去... ...

我上车上点燃了一支烟,静静的吸了两口。打开车上的CD,飘出了我最喜欢的印度老电影的《拉兹之歌》;

命运虽如此凄惨,

但我并有一点悲伤,

我一点也不知道悲伤... ...

我忍受心中的痛苦幸福的来歌唱,

有谁能禁止我来歌唱。

命运啊... ...

我的命运,我的星辰... ...

就这样... ...请回答我... ...

为什么... ...

我慢慢的启动了车。 这时... ... 我忍不住的泪水... ... 横流... ...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