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修改稿 1)程占功 著

2018-05-14 12:2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程为公 阅读:3909

这个故事发生在古代买官做的那个年月。

雪花如一片一片鹅毛飘洒,夜幕下的龙城四周寂静。

龙城依山傍水,远近的山川,城内外的建筑都变成了银灰色。

倪岱拖着像灌了铅的双腿,磨蹭到城外山脚下一个没有围墙、仿佛被人遗弃的院落。他踏着积雪,推开一孔破窑的半截门,摸进去扒上积满灰尘的土炕,望着黑乎乎的悬梁,不禁落下泪来。过了片刻,他抹去眼泪,直起腰把一根结实的细麻绳系在悬梁上,然后把手中的绳头挽成绳套,犹豫一下,旋把绳套套在自己脖子上,心一横从炕上跳了下去。

这个要寻短见的人姓倪,名岱,他从小失去母亲,自幼跟着父亲倪光出入赌场。倪光以赌钱为生,亦向儿子传授赌博的诀窍。然而,他赌运不济,在把老婆输掉后,把儿子拉扯到二十岁那年,便因赌债缠身,悬梁自尽。因家产输得净光,留给儿子继承的惟一产业,便是赌钱用的骰子和盛骰子的小木盒。

倪岱别无所长,子承父业,继续在赌场上厮混。风风雨雨又过二十年,世事难熬,就有了本文开头的情节,他随父亲而去。

不说倪岱悬梁自尽,且说这个院子的另一端有一孔隐蔽的土窑洞,这会儿一群赌徒就在这个灯光昏暗的窑洞里狂赌。

此时,绝大部分赌徒都抛出很大赌注押单数,而不赌单的赌徒觉得赌双又无把握,不敢贸然揭宝,双方便僵持起来。

“咔嚓”一声,腐朽的悬梁承受不住超重的负荷,突然断裂,同上吊的倪岱一起摔在地上。倪岱的后脑勺被撞起一个大包,他揉揉包站起来,解下绳子装进口袋,走出窑洞寻思道:“上哪儿找结实的悬梁呢?”便茫然地蹭到聚集赌徒的那孔窑洞外面。他透过破窗瞥见里面烛光映照的情景,呆滞的目光猛然闪亮,便推门进去,在众赌徒惊疑的瞬间,大叫一声“双”,便毫不犹豫地伸出双手将宝盒揭开,大家的目光一齐投向盒里的骰子,“哎呀,双哇!”随着一阵喧嚣,倪岱狂喜地把赢了的钱往身边搂。

“乖乖呀,差不多有二千两!”那些没揭宝的赌徒噢悔地直咂嘴。接着,倪岱又揭了一宝,说来也怪,他又赢了。不少赌徒的腰包被倪岱两个肥宝揭得快空了。立刻,抱怨声四起:有的说,真晦气,把卖女儿的钱输了;有的说,把卖土地的钱撇了;有的说,把卖口粮的钱扔了;有的痛骂道,娘的,这下输得没法过日子了……。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