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以后当他的妻子,一定很幸福吧

2018-07-07 02:3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一尺素 阅读:1235

文/一尺素 微信公众号: 一尺素1997

1

眼前这幅与她等高的画,莉莉盯了良久。

画中男子的眼睛清澈透亮,鼻骨高挺,一对因笑得合不拢嘴的酒窝格外吸引人。握着相机的双手正向上抬,似乎找到了目标。一切温暖而美好,自信而不张扬。

莉莉向前,缓缓抚摸着他的脸,他的眼睛,鼻子。像是在亲昵,又像在告别。

随即,“呲啦”一声,画从中间撕裂开,她干脆利落将残画撕下,胡乱扔在地上。莉莉的心中有个声音在嘶吼:狗屁爱情,狗屁陆安。

莉莉在等他来求和,等着把这幅花了一个月心血的画送给他。

可是,她等来了什么?陆安带回来一女生,并在他妈妈生日,直接带回了家。三年的感情,唯一?挚爱?一辈子?通通见鬼去吧。

2

爱情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它可以让本毫不相干的两人紧紧粘在一起,从肉身到灵魂,从日常到余生。同样,也可以让爱到骨子里的恋人一刀两断,此后各不相干。

莉莉和陆安相识于大一的班级联谊烧烤活动。他俩恰巧被分配到洗菜组,外头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室内的水龙头里的水依旧寒彻骨。陆安看着身旁一言不语低着头洗生菜的莉莉,她的双手冻得通红,可一点也没停下来。

“你去烤会儿火吧,休息一下。”陆安夺过莉莉手里的菜盆。

莉莉愣了几秒,抬头细看比自个高一个头的男生,正认真翻洗着刚刚还在自己手里的菜,心里暖了暖。

“没事。”莉莉轻声回了一句。便转身又找出还没清洗的土豆,开始清洗,并拿着锋利的小刀刮皮。小刀不好掌控,只好用拇指抵着刀背,一点一点刮。

刮干净几个后,刀片一卡,由于惯性,莉莉拇指一按,血立即渗出。

陆安见状,立马抓着莉莉的拇指往水龙头冲洗,一阵冰凉,瞬间减轻了疼痛。

“按着,我出去一下。”陆安跑出水池房,没两分钟又回来了,不知从哪找到创口贴,轻轻给莉莉贴上。

“现在可以去休息了吧。”

“谢谢你。”莉莉尴尬地吐了吐舌头,退到他身后,突然心里冒出一个声音:以后当他的妻子一定很幸福。

莉莉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吓到,顿时红了脸,走出去。

大家都开始烧烤,莉莉心不在焉地拿出两串鸡翅放在烤架上,有意无意盯着水池房的方向,他怎么还没出来?

陆安拿着菜篮出来,瞧见莉莉正撤回目光低着头拨弄烤串,没犹豫直接走向她。

“现在呢,你就负责吃就行了。”陆安夺过她手里的烤串,熟练地刷点油和调料。似乎他想到了什么,找到小刀,在上面划了几道口子:“这样更入味。”

莉莉看着在烤架上不断翻转抹油的鸡翅,忍不住咽口水。

差不多熟了,陆安递给她:“尝尝,小心烫。”

“谢谢!”

没想到陆安烧烤的手艺真不错,味道刚刚好,不生不焦,里面的肉也不会没味道。

就这样,一顿烧烤,拉进了两人的距离。莉莉明白计算机系的男生并不都木讷,陆安也懂得设计系的女生并不都是矫揉造作。

此后,两人经常约饭,约图书馆,没多久,确定了恋人关系。

陆安经常陪着莉莉在画室画画,看着她认真的模样,真想记录下来。灵光一闪,滋生了想学摄影的想法。

说到做到,陆安开始在网上找课程,先学着用手机拍,熟练了再买单反。他最大的愿望是在各个地方为莉莉拍出最美的照片。

3

一晃,转眼到了大三,又一次陆安陪着莉莉在画室待到晚上11点。

“怎么办?怎么办?宿舍又要关大门了,只能下次再画了。”

“莉莉,要不我们租个房子吧,反正我俩赚得钱也不少,没必要担心宿舍关门或者打扰到室友。”

她回去思考了一个晚上,认同了陆安的建议。

陆安找好房子,简单装饰了下,立刻入住,俨然过起了小夫妻生活。

两人一起逛超市,一起打扫卫生,生活有滋有味。

莉莉斜靠于厨房门框,看着陆安身披围裙洗菜的背影,想起初识的场景,记起那句:以后当他的妻子一定很幸福吧。

莉莉上前抱住他,脸贴住他的后背,闭上眼,感受这一刻的永恒。

几分钟后,陆安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水渍,转身抱住她,低头在她额头落下一吻:乖,等一下就可以吃饭了。

莉莉用手戳了戳他迷人的酒窝,转身跑出厨房。

大三的课程不多,莉莉基本窝在出租屋,一个接一个的约稿函,压根不需要出去工作也有不错的薪酬。

陆安的摄影技术逐渐成熟,写真集,毕业照,宣传照,各种工作找上门,忙得不可开交。

当生活的琐碎掺杂在情侣的感情中时,各自的性格缺点和生活习惯暴露无疑。

莉莉在周末可以睡到上午十一点,晚上是她精力旺盛,创作的最佳时间。

陆安却有晨跑的习惯,即便在雨天,也会跑跑楼梯。

莉莉不喜与人交谈,不喜外出,宁愿在家看电影,看书。

陆安交友广泛,聚会不断,常常夜里晚归。

当初莉莉看上他的阳光自信,陆安喜欢她的安静温柔。曾经的那份喜欢到现在变成争吵的缘由。

周末水族馆搞活动,陆安想趁这次活动拉近和莉莉间的距离。

“莉莉,周末有时间吧,水族馆搞活动,一起去玩玩?”陆安翻看美团,准备订票。

“不去。”莉莉刚洗漱完,拿爽肤水往脸上喷。

“不明白你每天窝在屋里有什么意思?”

“我也不明白人挤人的周末活动有多大意义。”

“算了,我也不去了。”

“爱去不去。”

就这样,两人从发生口角,到争吵,到冷战,到开始质疑这段感情。

又是一个深夜,陆安和朋友聚会后,独自走上天桥,望着桥下的车水马龙,四周的霓光闪烁。他像一个迷途者,不知前路在何方。

一男子从他身旁匆匆走过,手机捏着手机附于耳旁,轻声细语道:“宝宝,放心吧,我已经下班正赶回来嘞……肯定不会忘了你爱吃的……”

男子脚步太快,以至后面的话听不太清。

陆安掏出手机,屏幕上只有一条QQ浏览器的推送消息静静躺在那。

他思索一晚上。

第二天早晨,他一如往常早早起床。

莉莉迷迷糊糊起来去卫生间,被陆安拉住:“莉莉,我们分手吧。”

她愣了几秒:“好。”接着走进卫生间。

陆安立马买机票开始了早已规划好的旅行,那曾是和莉莉的甜蜜之旅,如今他想一个人完成。

4

旅行的时日,陆安的朋友圈不断更新照片,从低头沉思到露出迷人的酒窝,从自拍到远距离抓拍。仿佛在走出悲痛,仿佛又走进另一段欢乐。

莉莉在出租屋,想了又想,反思自己这段时间对陆安的态度,自己的确没有多在意陆安的感受。

想着给他画幅画吧,等他旅游回来,送给他,给他份惊喜。一笔一画,认真,仔细,皆注入了她对他的感情。

一个月过去了,莉莉这画已完工,可还没见陆安回来,心中隐隐察觉到不安。莉莉在争吵中从来不会先开口服软,所以这次她也不会主动联系他。只能靠着朋友圈了解他的日常。

又过了些时日,陆安妈妈生日,陆安的朋友圈里,更新了亲自为妈妈准备的饭菜和蛋糕,还有一家人的合照,爸爸,妈妈,陆安……和依偎在他怀里的陌生女孩。

这女孩?是谁?

她把图片放到最大,仔细看这女孩,过肩的黑长直头发,飘逸的柳叶眉,灵动的双眼,和一对因笑沐春风而卷起的小酒窝。怎么看,两人都很登对。

反观自己,更像是与之格格不入的第三者。

莉莉把手机扔在床上,眼泪止不住往外冒。脑海中全是陆安搂着那女孩的画面。白莉莉,你个傻子,你心心念念等他回来,结果他带回来一女孩,还直接见了家长。

莉莉起身,盯了那幅画许久。她一直牟定陆安只是去散散心,想通了就回来。而如今那些“唯一”“永远”“余生”的誓言变成一个又一个响亮的耳光,狠狠抽在她脸上。

莉莉向前,缓缓抚摸着他的脸,他的眼睛,鼻子。像是在亲昵,又像在告别。

她爱的人啊,已经不属于她了。

“呲啦”一声,画从中间撕裂开,她干脆利落将残画撕下,胡乱扔在地上。莉莉的心中有个声音在嘶吼:狗屁爱情,狗屁陆安。

莉莉望着满是陆安气息的出租屋,找出行李箱,收拾了一些必备物品搬回了宿舍。

陆安带回家的女生叫徐薇,和陆安合作的时候,对他一见钟情了。恰巧他们分手,陆安独自去旅行,徐薇暗地里打听到陆安订的旅店,连夜赶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他们在旅店相遇。徐薇一脸惊讶道:“好巧喔,陆安,你也在这。”

“我是来散心的。”

“走吧走吧,一起,一个人太无聊了。”徐薇拉着他出门。

几天时间,两人去了游乐园,水族馆,古城。

陆安渐渐淡忘失恋的伤痛,发觉徐薇与自己性格相似,喜好相同,彼此间有无数讲不完的话题,甚至有些相见恨晚。

陆安规划的一月之旅,继续进行,并且带着徐薇。

一个夜黑风高,醉的意乱情迷的夜晚,两人躺在了一张床上。

回来后,陆安在妈妈生日直接将徐薇带回了家。

看着陆安在厨房忙进忙出,徐薇冒出一个念头:以后当他妻子一定很幸福。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