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你向我走来

2018-07-09 00:14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遇江南 阅读:2739

坐在我的对面你泰然自若。我是被太阳刺痛眼睛的天地旋转。美,离我如此之近!你可以是谁呢?你哈哈大笑,抓着我的手:走,我们一起实现梦想!我使劲挣脱。我拼命摇头。我泪水飞迸。

我没有了梦想。

你说,我是你的梦想。

然后,我们热烈相拥飞了起来……

1

忆童年,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找不到你。

苦难的童年与爱情无关却是幸福时光。对这世界充满好奇,想山的那一边,海的那一边,住着什么样的神仙。

是爱情来得太早,你又出现得太迟。

那么,就是你了。

那时你几岁,反正我也不大,我们在一起读小学。应是同岁,为这我深感不平,你长得那么好看怎么属猪,应属羊,绵羊的羊。比如你姓白就很好,蓝天白云的白。

多年后的秋天,我站在高岗上看见白云想到了你。

你扎着羊角辫,穿着火红的袍,飞跑在山野。我追得你跑到云端里,你高不可攀。当我读到懒蛤蟆想吃天鹅肉,哈哈大笑,老师夺过书本拍在我头的上。

从此,你由小绵羊变成了小天鹅。

那些大孩子们千方百计的招惹你,我就想揍他们,又怕打不过,有时也跟着起哄。你父亲领着你挨家告状,我母亲用树枝抽打我,疼得我嗷嗷叫,你破涕为笑。

后来,母亲把我拦在怀里:不死里打你,人家不走!然后我看到母亲眼里打转的泪水。我大声说,不疼,一点都不疼!

我开始第一次恨一个人,是你老爸。

前年,在我婶子的葬礼上见到了他。他喊:小川子,你再不回来,怕是见不到你老哥了!他老泪纵横,用颤抖的毛笔写我的名字。我拭去他的泪水,一笑泯恩仇。

哎,弹指二十几年过去,他们真的老了!

自那次挨打对你没有了信心。

总是跟你弟弟在一起,长大后又和你哥哥在一起,是无话不谈。我从来不显示你的存在,直到后来你嫁给了班里最帅的男生才落下了心中的大石头。真搞不懂你们家人身上那份高贵的气息来自哪儿,你爸一身傲骨写得一手好字,你妈有洁癖总把你们弄得白白净净。

去年同学聚会,你不来却依然是焦点。你初二那年去县城唱《妈妈的吻》得了第二名。有说你是贵族后裔,解放前村里的田地几乎全是你爷爷的。当然聊最多的是你的爱情佳话,这与我无关,我只是跟着众人一起怅然若失。

其实,有些人,有些事,已不需要懂,想起你才知那少年的梦是朵不凋零的花。

2

当我追问爱情时,能想到的唯有你。

当我为爱迷惘时,想到的依然是你。

从未放弃也未寻找,你来我梦里我便在你怀里。

有时美真的需要崇拜。有时爱特别需要珍藏。把这份情感写成文字我罪恶深重,这世界如有真的爱情我说很爱很爱你,青春的岁月不及夏日里你一次娇羞的掩裙。

怨这相逢谁作得了主?

刚刚初中毕业你就做了我的老师,从此你惊艳了我的人生。长长的脖子,细细的手臂,微微隆起的胸部,结实的臀部……眼前全是你的影子。是你夺走了所有女同学的魅力,成为校园里一道亮丽的风景。

在你书里放毛毛虫子,向你投小石子,为斗你取乐用尽了聪明。

你穿干净的白色长裙,让全班的男生无法安心上课。你在黑板上老是写错字,引起哄堂大笑。我们把你当作学姐,当作朋友,就是无法当作严肃的老师。有时你童心未泯,总是原谅我们的小胡闹疯在一起。

那天你美得无法形容。

你每次转身全班鸦雀无声,你从未抓到过谁。当我再次向你投放小石子,竟被你突然转身接住。然后你拧住了我的耳朵,我夸张得喊疼。你说为什么打我?我说你的裙子太好看了。你为什么把石子包上白纸。怕弄脏了你的裙子。这引起大家的哄笑。你也笑。你说换了男老师你也敢欺负。你把包石子的白纸给我让我写检讨,放学后交给你。我哀求,老师,你就打我两下,就别写检讨了。你命令,不行,怎么想就怎么写。

放学后,我一个人坐在教室里发呆,眼前总是穿着白裙子的你,班长什么时候站我身后都没察觉。班长,绝对是班长,是读完初三转来的,为了考师范。他说检讨必须得写,他可代写,只要我不看。我说,行!

当我把去交检讨的时候,学校里几乎没人了。我在窗外站了很久,以为你是白云里飘下来的仙女。你却哭了。也许你早就哭了。你读着检讨。喜欢我没错,我也喜欢你们。你说,明天我就随爸爸调到县城了,以后就不是你的老师了。你把检讨夹在书里。

你吻了我。

把我搂在怀里。

你说我和那些小毛孩子不一样,一定要好好学习去大的城市。

3

活在爱情里是永远,活在生活里只能是现在。你来得快走得又急,是分开以后才慢慢爱上你。一直认为美而不自知是爱美的最高境界,胸无点墨会让漂亮流于俗不可耐。可以庸俗决不可低俗,高尚与卑鄙就差你一个转身。

那么你来。你从唐诗宋词中走来,知性。你从山水长卷中走来,素雅。你从鼓乐传奇中走来,飘逸。

你说已爱我很久。我猝不及防,没这自信。是你一时糊涂,你有老公,有女儿,为我你太不值。

我都不管了,你管这些干吗?你透着痛苦和无奈。如果悲伤是人生的权利,得之不易也就值得珍惜。我是替你难过。当你拿着公款要我与你私奔时,我彻底理性起来。你不要因这爱情而身败名裂,爱情只是人生的一小部分,满足它是很自私的,有时不可原谅。你说,我们走吧,就是卖淫也要养你。我说,养我干吗?让你安心去写,当个作家。我为什么要当作家。因为他将来会当检察长。呵呵,我只是喜欢看书不喜欢写作,从来没想过当作家。我是生意人只能在商言商,利字当头金钱挂帅谈感情就输了。

你不适合经商,适合写文章。

自己是什么份量还不知道,读了一些书,对你的写作有你欣赏的见解纯属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怎么可以是作家,这个时代说谁是作家是侮辱。我像你一样在网上发千字短文,挂上了网络作家的头衔。这与现实作家不可同日而语,没有网络的宽松我什么都不是。为了每天的任务,写得千文一面惨不忍睹。我们时常在一起,有着说不完的话。

当他用枪指着我让我离开你时。我醒了。他比我更加爱你。为你,他绝对可以让我玩消失。我不怕,只要他想着你的幸福,我就会好好的活着。但我怕你让我成为作家。实在不想写了,离开你就没人管我了。

那天我守约来城东的河边的树林。他开着警车呼啸而来。他说以后这事就此了了。他向着宽宽的河面开了三枪。看着那三朵水花,我的那点自尊荡然无存。我说,你们走吧,本来我就是局外人。你什么也没说。你们绝尘而去,丢下我独看冷风漫卷落叶。

青春的明媚已让我们演绎得黯然凄无光,爱情的简单已让我们诠释得苦涩难懂。

那年冬天就显得格外寒冷,是真正的孤独,只能以大量的阅读填满空虚,甚至去读《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几乎翻遍了县工会的图书官。

你们还是离婚了。

你去了更大的城市嫁给亿万富翁,他已升到检察长,我把曾经的爱情写成中篇发在《山东文学》。事隔多年买到你的两本文集,又读到了我们的爱情。

4

学不会赞美做不了诗人,原谅不为你写诗。你美得是画。你的妩媚使所有赞美多余,天生丽质难自弃,有你整条街都亮丽起来。和你一起我自惭形秽,放不开,很受罪。但是你不该没有才情,一开口就毁了一张脸。

我们都报考了山大中文函授班。你不学,总让我给你做作业,没为你写情书却写了不少作文。

因为你生得美,让我无法从友情升至爱情。喜欢不是爱情,爱情一定是喜欢的。当爱情是文字的美,我读名著流了不少眼泪。你的美丽让我变得优秀,相信书中自有颜如玉。我热爱读书胜与研究爱情。

我开办了书屋一直希望你是主人。你半开完笑的问我能开你多少工资,我说反正比我哥开得多。你又问我多多少,我说挣了钱全归你。你让我问我哥只要他同意你就没意见。我大哥说你走了他就完了,剩下两个老女人谁还到他店里去。

你知道吗,倾城书屋没有你的美丽终究无法倾城。

你答应我是盛意难拒,还是明知我哥哥不放手。那时我哥的生意比我大了何止数倍,这是能力,更是诱惑。

那天晚上父亲和大哥把我叫去,为我找对象的事操心。当时我烦的透顶,一颗事业的心爱情算什么。大哥提到你,我说穷配不上,他说这个不要我管都有他安排。我当口就回绝,不知为什么明明那么喜欢你。没过多久,哥和你就在宾馆开房被公安抓了,人家通知我交罚款领人。这样你的美丽与他的富有成了大新闻。嫂子的娘家人并没有忍气吞声,几十人天天来哥哥店里要说法。你们分开了,你不在哥哥的店里打工了。

我接爱不了。

你开了服装店,进货的时候我们约在一起去临沂。和你一起是快乐的,你总是心事重重,好多时候你靠在我身上睡着了,对你从来没邪念,在心里你必须是那个白雪公主。

那个春节的下午我心情很坏临时起意约你出来照相,你如约而至。我们一起站在大蒜塔上,你风姿卓越优雅无限,我也觉得玉树临风光彩照人。为你拍了许多照片,眼里只有你,那时你的美不再属于任何人。

你很快找了对象,本可以安生得过日子。

没过半年你和哥再一次在另一个城市被公安扫黄抓到。你们声名远扬,害得我已无法和你做朋友。最后哥哥婚没离成去乡下发展,我是陪他一起走的。如果我不走我们会不会再做朋友呢,这个混蛋世界如果就是没有如果,就像人生没有来世。

哎,你忘了我,我忘了你,落个大地干净还这人间美好!

5

世间女子分两种,一种是让你睡,是欲火难耐瞬间就把你融化,像火红的牡丹。一种是让你爱的,冰清玉洁可远观不可亵渎,像圣洁的白莲。这两种都不能娶来做老婆否则婚姻是灾难。爱情不能低俗到只剩下赤裸的欲望,也不能高雅到不食人间烟火。

人生如戏,演好所属角色感动了别人和自己。

你谈了半年的男朋友竟然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他高大帅气,经常出入你的朋友圈,你们家人非常喜欢。在你们要定婚时他老婆领着孩子寻上门来。你父母接受不来你却无所谓。你想拉我垫背,我们同病相怜都是失败于已婚的人。

你对我不是真的喜欢,我也一样。

你牵着我的手招摇过市弄得万人皆知,我就有些委屈,我们不是一路人。你高干家庭,穿梭在高干子弟当中,抽烟喝酒个性张扬。我来自农村,又刚刚下岗,生意又做夸了,在众人眼里你是我的救命稻草。

你把钱扔给我,让我去买烟。

深更半夜你喝得不醒人事,别人开车把你送来,我为你端茶倒水。甚至你陪别人睡一夜都能忍,我们又不是真正的恋人。弄假成真就不想再演。难道我不配不上你吗,谁不知道你再追求我。不是,我们有言在先好合好散。你可以好好想我们在一起你什么都有了,你少奋斗十年。晕,人前马后感情是我追你,我委屈。你说只要我们有一个现实的婚姻,你爸就有责任能帮我摆平一切。你知道我的生意已死掉,不是不努力而是有人千方百计让我完蛋。

反思过往,我饿着肚子去写一个中篇。你老妈大吼,写什么写,能写出房子,写出车子来,穷光蛋一个。你老爸也发怒说我不知天高地厚,有钱时很风光没钱就夹尾巴。他还说一个女半个儿,只要我认软服输做上门女婿,他的家业至少有我一半。听得我心神摇曳,好像没理由不改姓。

处了半年,你我是生理需要并没有培养出爱情,能在一起这么久是你小妹的功劳。我们非常喜欢分寸有度,又能摆正各自的位置,所说所做不惹尘埃。如果说你是朵红牡丹,她就是那朵白莲。在你家挨着批斗,你小妹的心领神会让我不受伤。我走出你家大门只有你小妹相送,她知道我一去不返。

6

你是不可以忘记的人,已记不起你的样子,想你如拨云见日自己也忽然明亮起来。

你在哪,我心纯净。当年写《走在你的城市》,因为你爱上一座城。现在打开QQ已不搜不到“冰雪晚晴”了,我的 “孤帆远影”也早就遗失。我们聊过很多。那时你随姐姐漂在北京,姐姐想把你捧红,看不惯演艺圈的你就又跑了回来。

你是音乐世家,爸开琴行,妈是歌唱家,他们离异你和姐姐归爸爸。就这样吧,想你是空白,我们每天都聊却不知聊什么。你男友说我是个流氓作家,他在我作品里读到了性描写把我想坏。

你知道我不坏,你来找我两次。

我去接站。你穿蓝色的吊带裙踩着高跟,我一米七八看你还要抬头。走在一起你是老虎我狐狸,周围是羡慕的眼神。你和我侄女也是网友,你以她的名义来疯在一起,你的优雅高贵使我远离。你第二次来我们几乎没说过话,以为你和我侄女是真的朋友。

然后你失恋。你去美国。你不再联系我,你的QQ是灰的,你的尊姓大名我都不知道。后来我去了你的城市,坐车转了一圈,我只想看看你长大的所在地,从此对这个城有着深的感情。为你常听那首《漂洋过海来看你》,坚守这份纯真。

为什么当初不懂爱情,不懂你?

在梦里我总会看到你坐在钢琴前的样子。

7

给了才华就不给美貌,长得丑一点,好安心的做学问。

自然界里凡能开出漂亮花朵的多结不出丰美的果实,开不出漂亮的花朵却能结出丰满的果子。人也一样,那些戏子个个生得漂亮帅气没有真学问,观众和演员很大程度上是趣味相投在一个水准,影视的低俗可以毁掉一个人。

被毁掉的人自然就静不下心去读书。

十年前你爱写诗,常发表在临沂交通电台,我是忠实的听众。

谈写作,谈人生,是大道理和空话。

后来你去深圳,诗只写给我一人,我是有诗情没有诗意把信写得够长,每封5000字的废话连篇都是文字垃圾。把你我的信装订起来,起了《爱在远方与远方有梦》的名字,很厚,沉甸甸的。90封长信竟然没有“我爱你”,诗人的爱情不成诗这有煞风景。

今天情爱现实到不知羞耻,已写不成长长的情书。

那时选在星期天打半价长途,为心疼你的钱只能长话短说,然后把信写长,一封信写五天每天千字左右,写得像个作家。说好的谁先写到一百封信谁先来,你比我快了10封,这你说写诗比写散文容易。其实写诗更难。

爱诗,也爱诗人,不承认是以貌取人的伪君子,是希望你外表甜美如诗。

但天下诗人有着通病,写诗的偏偏长着写小说的脸,有着幽怨和沧桑。爱情可以成诗,现实却很生理伟大不了高尚不来。外貌是凋零的花,心灵才是常青藤,爱情只有成为亲情才是永远。结婚生子是人类的天职,谁推脱了都不厚道。

你说想要一个我们的孩子,你养着。我推开你,送行的车站没有吻别。然后你给我写诗:

三月里你悄然离去

我孤独的身影留不住你

从此我不再拥有:

刻心铭骨的梦的三月

说不清道不明的三月

为什么不来踏青了

三月你好狠,浪迹已久

只是思念不再回头

与你相识,三月好近

与你作别,三月好远

不向你许诺什么

只请你忘了三月

无题无心的伤害

也曾化为一丝超然

那一声无法承受的深远

8

你19,小我11岁,在一起,在众人那里是我用了不正当的手段。

我已没资本没心力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是你人小鬼大,在我无奈之极的接受了你,自此悲剧上演始料不及。你挽起袖口,我的名字刻在你手臂,血腥得我头晕目眩。三年以后你把别人的名字又刻在同样的位置,才知你跟手臂过不去。

我痛心疾首。你毁我三代人。不改变你。我改变自己。一度听不得女姓说话,母亲和妹妹讲话也心生烦感

我们未婚却有了第一个孩子。

待我你早起杀心,被砍伤三次。你说什么年代了还只爱一个人,你无法拒绝高大又帅的男生。在结婚后第一个星期里,你约了12位,仅仅因为怀疑我与邻居女人有关系。你对人家老公说:他睡你老婆,你也睡他老婆!

那天你带来了四个纹身的小混混捉奸,我拿菜刀单挑。吓得你扔下1岁多的孩子跟他们跑了。你不接电话,被那四个人轮奸了,你说想孩是他们不让来。我报案,你写材料。你和家人打电话,又跟那四个人通电话:你们躲几天,只要我不承认,他就没办法。你母亲对我凶:偷人逮不着就不算偷!我把饭碗拍在头顶,流了好多血,想到了分手。许多人让我分手。接下来你好像安份了,直到第二个孩子出生,保证这个孩子的爸爸绝对是我。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养他们。

为这个家你要悔过自新。

我一门心思想把店开好,你却把来店里的女顾客全骂跑。有次你骂仅仅因人家夸我们的孩子可爱。你还跑她家里把门窗玻璃都砸了,打了人家的母亲。后来人家来报复你挨打住进了医院。你妈咬牙切齿地要花光我的钱。你手机短信里小混混也问你要钱。等你出院做的第一件事到乡下找你母亲,把她扒个精光用绳子捆起来,从上午九点折磨到你父亲下午放学才罢休。你对她比对我还狠,理由是住院期间我和你母亲乱搞男女关系。

你舅说你不死就没有安生。

你把我的藏书当作废品卖掉,把我写的东西烧掉,我回家你要检查内裤。和你在一起我没有穿过像样的衣服,比农民工还农民工。你却背着我装富婆,找比我年轻的男人厮混。你说感激爹娘给你美貌在男人的眼里风情万种。

美而无知是罪恶。美而无邪是纯情。

你贱!

不写你了。

9

有些事像解方程总是无解。女人都是打开的书,漂亮女人如优美散文赏心悦目,丑的女子往往是厚重的小说耐人寻味。但有种女人是诗让你以为懂她偏偏又是错了的。

那一刻我比你更加了解你,去掉深刻对你膜拜。你的诗让想起苦难的童年,你安慰我人总要成长总要老去。我从来没有因为读诗而流泪,读顾城,读海子,读徐志摩,可以忧伤的化不开但不会哭泣。

为什么读你的诗就会哭得稀里哗啦?

那些古诗词分解的小散文读来有伤情志。而你不是,修悠悠沁河水巍巍太行山太猛了,冲得我心潮澎湃,撞得我头冒火花。山里的孩子怎能不心爱大山,我的家园,我的父母,我儿时玩伴,还有牧歌耕牛,柳笛燕子,蛙声蝉鸣,要不是刻意的忘记哪能是忽然想起。

……明天就回故乡去找童年!

其实我们应该是永远的朋友,虽然我不再写,但是喜欢读你的文字。那些清新的小散文总能耳目一新,你说没什么啦,只不过文章里有我过往的小时光。后来我加入你们的QQ群,也买了你们的书。有个作家文字灵气优美,出于诚恳说了点自以为是的看法,然后她就拉黑我,你们几个也跟着拉黑。

她十分生气:有功夫说我,怎么没本事自己写。

其实那些依附唐宋诗词的风雅,什么流年,什么只如初见,实在是残不忍读烂到不行。而当时我说得十分含蓄,是羡慕不是嫉妒恨。我好傻,真的去写了,投稿总是待审核。我是写得不好,你们一个鼓励都不舍得。

她们可以,你怎么妥协?

无所谓,谁让你们是编辑又是作家呢。

10

听首歌吧:你的心情我能理解,许多的爱我能拒绝,许多的梦可以省略……这段就不先写

……略

尾声

你是谁呢,究竟有几个你?

你来我迎你走不送,你说这人生到底可以爱上几个你。对你的爱慕之情去除了性别的崇拜还能剩下什么?人格的魅力总是对等的,为什么卑微到尘埃里再开出一朵花来,虽有敬畏才有神明,赞美你还是抬举了自己,眼光不错。

是你年轻貌美吸引了我。

是你人老株黄远离了我。

是多情笑我华发早生心中无恨又爱意情浓。

遇江南2018/7/6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