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436小九知道盒子功用

2018-07-12 01:03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158

2436二月十四日星期三多云转小雨18℃~8℃客厅早晨温度12℃ PM2.5-127

一辆黑色的轿车天刚刚擦黑就响起来,不像报警但是响声连续不断,而且这个响声有一点尖锐刺耳。

这是一辆旧车,不是我们这几栋楼的居民,以前这辆车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件,保安拿着大喇叭四处高喊,这辆车才停止噪音演出。

昨天已经那么晚了,保安拿着大喇叭几个单元楼都叫了,保安叫了不止半个小时始终没有人出来。

如雷贯耳的响声使我们两栋楼的人无法入睡,而且这辆车就对着我们窗户外边。

于是物业叫来了110,警察看了一下说:“这辆车不违法,不违规,不能拖走。”

噪声扰民竟然不违法,这个不是轻声的哼哼,这是大声的喧哗。

噪声已经违反国家《城市区域环境噪音标准》规定,在居民区内,户外允许噪音级昼间为50分贝,夜间为40分贝。

只不过是铁路巡警各管一段,派出所不管噪音,环保局可以管,环保局却不能把汽车拖走,交警能够管汽车,好像交警不管汽车嗓门大小,这里也不是公路上。

这个不是就响十分钟,也不是叫一个小时,而是昂首高歌整整一夜。

现代化了,汽车不像人还需要休息,到了天亮了,汽车一样没有感到疲倦。

没有想到快要过年了,听到的不是爆竹声声而是噪声难忍。

外婆起来的时候,我问外婆:“昨天豆苗来,他们知道不知道小九生病了?”

外婆说:“他们知道,豆苗现在也在发烧吃药呢。”

因为生病发烧是孩子的忌讳,也是每一个有孩子的家庭的大忌,尽管庆小兔发烧已经是上个星期的事情了。

八点半妈妈喊:“小九醒了。”

我连忙来到妈妈的房间,庆小兔和庆兔兔钻在一个被窝里,两个人的小脑袋靠在床边,庆小兔已经趴在那里抬起头看着我,庆兔兔只是露出两个眼睛看着庆小兔。

九点钟姨妈来的时候,这辆汽车一样向所有人倾诉衷肠。

姨妈问:“这个汽车怎么没有人管呀,这样叫法,周围的人家那里受得了。”

妈妈说:“这个汽车不是刚刚响,这个汽车在这里已经响了一夜,简直把人都逼疯了。”

楼下也是积聚一群人围着汽车在议论着。

保安拿着大喇叭还在喊着,汽车的拥有者始终没有露面,最后不知道谁把汽车门给打开了,汽车这时候才失去继续喊叫的勇气。

其实这种事情又来了,汽车是私人财产,私人财产是受法律保护的。虽然汽车噪声扰民,一般人是不能私自见义勇为的,现在没有经过汽车主人的允许,私自打开别人的汽车就是对私人财产的不敬,是要受法律制裁的。

姨妈说:“庆兔兔,快一点,跟着姨妈过去,姨妈那里还准备了沙子,你可以去挖沙子玩。”

外婆说:“庆兔兔还没有做作业。”

我说:“这几天过年了,就玩几天吧。”

外婆说:“这几天庆兔兔都没有做作业。”

妈妈说:“你们管什么呀?庆兔兔的事情不要你们管。”

一句话把外婆呛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外婆说:“我们以后不管了好吧。”

妈妈说:“我又没有要你们管呀。”

外婆这样的话也不知道说过几次了,看见了,看不惯的事情,外婆还是想说几句,说完了外婆又后悔不该说。

九点二十分庆兔兔才拿着饼干在吃。

庆小兔吃砂糖橘,庆小兔吃完三个砂糖橘,外婆拿着奶瓶要庆小兔喝。

庆小兔看见庆兔兔在吃苕金果,庆小兔伸出手要苕金果。

外婆说:“你先喝奶,要哥哥给你拿苕金果。”

庆小兔两个手抱着奶瓶就喝,庆小兔的两个眼睛紧紧地盯着庆兔兔的手,当庆兔兔把苕金果递过来的时候,庆小兔把奶瓶一推,伸出手就把苕金果拿在手里。

妈妈说:“我要带庆兔兔去办身份证,我们把小九也带去,看看小九能不能也把身份证办了。”

外婆问:“小九那么小怎么办身份证呀?”

妈妈说:“有些人孩子生下来就按了手印,再有一张照片就可以办身份证,有了身份证就方便多了。”

外婆问:“小九能愿意吗?”

妈妈说:“试一下,昨天给庆兔兔办护照拍照的时候,庆小兔就没有闹,关键办身份证要十个指头按手印,不知道小九能不能配合做。”

由于旧房改造派出所搬家我还不知道,一样妈妈只是听说,拐弯抹角来到一个新修的小区。妈妈要庆兔兔去问门卫,派出所在哪里,只见门卫从窗户里探出身,用手使劲地往一边指。

外婆跟妈妈说:“庆兔兔可能还说不明白,你还是去看看。”

妈妈朝着门卫走去,庆兔兔已经回来,庆兔兔用手往一边指去。

以前的派出所门口有一个大理石的基座上边刻着派出所的金色大字,三根旗杆高高地耸立在那里。其实派出所就在旁边一道墙里,因为围墙里全部停满了汽车,大院门口又有一个门卫升降杆,我们还以为是一个停车场。

办事员说:“身份证大的可以办,小的最起码要一岁半才能够办。”

办身份证有时很短,很快庆兔兔就出现在我们面前。

这一片是回迁安居房,我们厂的大部分拆迁户都搬到这里,自然我们在门口站着的一会功夫,外婆就遇上几个一个单位的同事。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现在已经是几十年的老同事,同样有说不完的心里话。

在小菜店,外婆买菜,庆兔兔庆小兔就在马路旁看小商小贩们的鸡鸭鹅,看鱼和甲鱼,不要看甲鱼懒洋洋的不怎么动,庆小兔却看的津津有味。

水果店外婆去买香蕉,庆小兔突然看见车厘子,庆小兔非要外婆买车厘子。

妈妈说:“我们家有车厘子,回家妈妈给你拿。”

庆小兔根本就不信邪,庆小兔像一条刚刚出水的大鱼使劲地扭动身体。

马路对面传来嗡嗡嗡的马达声音,我说:“小九,你看那个是什么?”,庆小兔马上转过头去看,马路拐角处一个别具一格的机器在轰响着。

庆小兔马上就用手指着要去。

原来这是一台削甘蔗皮的机器,以前卖甘蔗都是用一把刮刀费力地刮削着,老板满头大汗,地上甘蔗皮铺天盖地。

现在人们的生活条件好了,人们吃甘蔗的方式也在改变,一根甘蔗从一边的孔洞里塞进去,另一边已经是光溜溜的的一段一段的加工完成的甘蔗了。

老板说:“这个机器是好用,就是价钱有一点贵,这样一台机器要一万三千八,我们是租的一千块钱。”

不知道一千块钱是几天。但是新机器给老板带来了好兆头,甘蔗机四周围满了看稀奇的人,当然甘蔗削皮机也给老板带来丰厚的回报。

看着一根根洁白如玉的甘蔗掉落在塑料袋里,不由地勾起人们的食欲,于是大包小包的甘蔗被提走,放下的是钱箱里渐渐地高起来的人民币。

回来庆兔兔在写语文作业,我让庆小兔在客厅里玩。

妈妈跟姨妈说:“要不要带小九去医院看一下,看看小九是不是已经好了。”

姨妈说:“已经不发烧那么多天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要不姨爹给看一下。”

姨爹看了一下说:“已经好了,就是咽喉位置稍微有一点红。”

妈妈说:“那就再吃几天的药,防止病毒复发。”

十三点半庆兔兔自己一个人去了姨妈家,这是庆兔兔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到另外一个小区。

庆小兔睡醒了,我把庆小兔从屋里抱出来,庆小兔突然拉住我,我扭头看,原来在冰箱上放着一盒草莓。

草莓不是很大但是草莓很红,妈妈连忙洗了七个草莓。

现在庆小兔吃东西已经轻车熟路,庆小兔拿起一颗草莓很快就塞进嘴里,一颗,两颗,…,一会功夫盘子里已经空空如也。

庆小兔伸出手又指向冰箱的方向,我说:“我们已经吃了很多了,我们吃苕金果吧。”

还好庆小兔没有再强求要草莓。

庆小兔在翻砂糖橘,庆小兔把砂糖橘上边的绿叶拉扯下来,接着庆小兔就把砂糖橘塞进嘴里。

妈妈说:“这样不能吃,砂糖橘还要剥皮。”

庆小兔马上就把手里的砂糖橘扔了,接着庆小兔又从篓子里拿了一个砂糖橘。

妈妈惊喜地说:“我说,这样不能吃,小九就把手里的砂糖橘扔了。”

外婆说:“小九好像听得懂我们说的话,昨天有一次也是我说了什么,小九就好像听懂了一样。”

外婆给我理发,理完发我到走廊里把头上身上的碎头发弹掉,庆小兔马上来到门口要出去。

妈妈说:“外公又没有出去,外公只是把身上的头发弹掉的。”

外婆给庆小兔喂稀饭,我说:“吃完饭我们出去转一圈。”

带庆小兔出去,我带着庆小兔去姨妈家。

满天的云把蓝色全部遮盖,不多的缝隙还能看见一点发亮云层。

进门大毛就迎了上来,大毛的声音比大毛来的还要早,大毛后腿立了起来,大毛的嘴几乎就要挨的庆小兔的手跟前。

庆小兔本能地缩回手,庆小兔的身体也往后仰去。大毛很快回转身进屋了,庆小兔反而伸出手要大毛过来。

看见荔枝,庆小兔要吃荔枝,看见车厘子,庆小兔要吃车厘子。

姨妈要庆兔兔去买啤酒,看看庆兔兔去了好一会没有回来,我也抱着庆小兔去看看。

我发现庆兔兔站在小区门口的路旁,两罐啤酒放在地上,庆兔兔两个手拿着一个东西在啃。

我说:“庆兔兔,你在干什么呀?”

庆兔兔马上把手里的东西放在背后说:“买了啤酒就没有钱了。”

原来庆兔兔把剩下的钱买了一根棒棒糖,庆兔兔是在用牙齿在咬塑料包装纸。

庆小兔要睡觉了,姨妈晚上要出去吃饭,庆兔兔也要跟着我们一起回家。

庆兔兔进屋背唐诗,庆小兔也要进屋,我打开电视要庆小兔看。

庆小兔拿着竖笛放在嘴里比划一下,庆小兔把竖笛递给我,于是我也把竖笛放在嘴跟前比划一下,我把竖笛还给庆小兔,庆小兔照样也放在嘴跟前晃一下。

我用手握成喇叭形状吹响竖笛,余承泽一样也会把竖笛吹响。

庆兔兔从屋里出来又进去,庆小兔马上跟着进去了。

我突然发现庆兔兔的书桌跟前又多了一个支架,我这才想起来今天到的一个纸箱子,原来妈妈给庆兔兔买了一个《多功能坐姿矫正器》。

本来从姨妈家回来就是想庆小兔要睡觉了,结果回来把庆小兔睡觉的事情忘了。

看见庆小兔从沙发上滑下来,看见庆小兔猛地梗一下,再看庆小兔,庆小兔已经屙巴巴了。

庆小兔的巴巴是褐色的稀巴巴。

外婆说:“这是吃药吃的,你看他巴巴的颜色和药一个颜色,”

给庆小兔洗了屁股,给庆小兔换了尿不湿。

外婆说:“还好小九现在屙巴巴了,如果睡觉了,小九巴巴怎么办。”

我这时候才想起来庆小兔还没有睡觉。

我说:“真的小九睡觉了,弄不好这一次的巴巴就没有了,因为庆小兔一直在动,就使庆小兔的大肠加速蠕动,因为庆小兔一直在吃药,所以庆小兔就屙了巴巴。如果庆小兔睡觉了,庆小兔大肠里的排泄物没有充分的蠕动,排泄物的水分被大肠渐渐地吸收了,庆小兔就不会屙出那么稀的巴巴,也可能这一次的巴巴就拖到明天再屙了。”

吃完饭庆兔兔手里拿着一包酥脆饼干在吃,庆小兔也醒了。

其实庆小兔还没有全醒,庆小兔还在不断地揉眼睛。只不过是已经十九点钟了。庆小兔还是有一点不情愿。

妈妈抱起庆小兔说:“我们下楼看哥哥跳绳。”

外婆突然发现庆小兔下楼了,外婆跑到门口喊:“小九刚刚醒,还不能下楼,小九还没有吃饭呢?”

庆兔兔跳绳已经结束,妈妈说:“你现在跳绳还不行,要一下子跳到八十个,明天你要努力了。”

庆兔兔说:“我明天跳一百个。”

妈妈说:“那你要说到做到哟。”

庆小兔回来吃饭,庆兔兔拿着捕王大刀下楼。

妈妈说:“你出去看,有小朋友就玩,没有小朋友就赶快回来。”,

我说:“昨天晚上,这一会小广场就已经没有人了。”

妈妈抱着庆小兔在客厅里走,外婆跟在后边给庆小兔喂饭。

庆小兔来到冰箱跟前,庆小兔看见冰箱上边放着的草莓盒,庆小兔伸出手要拿草莓。

妈妈说:“我们要外公洗草莓。”

庆小兔饭也不吃了,庆小兔跟着来到厨房看我洗草莓。

庆小兔一直到手里拿了一个草莓,庆小兔这才不吭气了。

庆兔兔回来了,庆兔兔在外边没有两分钟。

庆兔兔看见草莓说:“我也要吃草莓。”。

外婆削了一个苹果,外婆把苹果分成两半,庆小兔马上就要苹果。

外婆说:“我们擦一下手。”

庆小兔马上就把头往后猛烈地仰过去。

外婆说:“你的脾气怎么那么坏呀,又不是不给你吃,外婆只是给你擦一下手。”

庆小兔坐在游戏桌跟前,庆小兔掀开游戏桌的盒子盖,盒子里放着四块多米诺骨牌。庆小兔把多米诺骨牌一块块拿出来看一眼,然后一块块地扔到地板上。

庆小兔弯下腰去捡多米诺骨牌,关键一点是庆小兔能够把四块多米诺骨牌重新捡起来放回盒子里,就是说庆小兔已经知道盒子存放东西的意义,庆小兔没有再胡乱的地捡起来再胡乱扔一气。

庆小兔把盒子盖盖上,庆小兔把盒子盖打开,庆小兔继续刚才的一套演出。

妈妈洗澡,庆兔兔说:“外公,你和小九要不要跟着我去小广场。”

小广场只有三个比庆兔兔大一点点男孩,其中两个很大一点的男孩,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长枪,对着空中砰砰砰地打枪。

我忽然发现庆兔兔在地上捡东西送给打枪的男孩,我这才知道他们玩的是都是带弹丸的枪,而且是利用电池的动力的子弹发射子弹的枪,这种东西实在有一点危险,而且这小颗粒的塑料可能会污染环境,为什么没有部门禁止这种玩具制造销售呢,还好他们没有对着人打枪。

庆兔兔的两把气枪,是拉动枪栓的那种气枪,这就是跆拳道因为妈妈交了一万块钱,给了两支这样的气枪。

不过回来我就跟妈妈说了:“这种枪太危险,不要把子弹给庆兔兔玩。”

今天超市门口的几个摇摇车庆小兔都坐了。

我说:“我们去找哥哥。”

庆小兔这才站起来伸出手要我抱。

回来的时候庆小兔的半个苹果已经吃完了。

听见厨房微波炉开门的声音,妈妈问:“庆兔兔,你在干什么?”

庆兔兔说:“我在给我的饼热一下。”

妈妈说:“妈妈来教你怎么用微波炉。”

庆兔兔说:“我会呀。”

庆兔兔微波炉简单的操作外婆教过。

妈妈用手指着说:“这是十分,这是一分,这是十秒,最后一个是秒,秒按十下就是十秒。你这个饼只要热十秒钟,你说要按哪一个键。”

庆兔兔按了一下十秒,妈妈说:“对,就这样,你如果觉得按错了,你就可以按一下取消键,现在你再按一下启动就可以了。”

庆兔兔按了启动,微波炉嗡嗡嗡地响起来。

妈妈说:“微波对人有害,你不要站的那么近。”

二十点五十分,姨妈在外边吃饭回来叫上庆兔兔走了。

看见庆兔兔跟着姨妈走了,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大哭不止。

妈妈说:“哦,姨妈没有带我们小九走呀,哥哥是去姨妈家睡觉,你长大了也可以去姨妈家去睡觉。”

庆小兔就是不听妈妈的好言相劝,最后妈妈拿了一个矿泉水瓶子给了庆小兔,庆小兔这才把一腔怒火浇灭。

妈妈说:“今天小九有几次自己走的,我就在旁边,小九也没有叫我牵着,自己一个人走着去找玩具玩。”

外婆说:“这几天小九经常不知不觉地就自己走起来。”

庆小兔爬到放梨的盒子跟前坐下来,庆小兔把梨身上包裹的带孔的泡沫塑料包装一个个扯下来,庆小兔把泡沫塑料一片片撕碎。可能是静电的缘故,庆小兔想把手上撕下的泡沫塑料扔进盒子里,庆小兔怎么甩,庆小兔手上的泡沫塑料也不轻易就范,于是庆小兔把手用力在盒子沿上磕一下,庆小兔把手上粘着的泡沫塑料勉强可以甩开。

没有一会的功夫庆小兔已经让许多梨变得赤身裸体,盒子里盒子外到处都是雪花飘飘。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