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多眼女妖

2018-07-26 23:24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殷宏章 阅读:1729

南州市南林县,地处南山县南山东部。南林位于大山南腹地,属于温热带季风气候。全县面积五千多公里,辖六镇一乡七十个村。南林经济繁荣,发展势头强劲。南山东部重要的商贸重镇,全省重要区域的交通枢纽。南林市场体系健全,金融机构覆盖城乡。通讯基础设施发达,电力供水配备充足。南林境内交通便捷,全县路网纵横交错。区位优势明显,彰显富甲四方。南林是个典型的资源大县,又是农业大县和生态名县。素有“煤矿基地和煤电基地”,“东部粮仓和天府之县”的美誉。

村里人说:“豆县长,你,你怎么来南林县做官呀?”

豆县长说:“嗯!老大妈,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怎么不能在南林做官?”

村里人说:“豆县长,你来到了南林县做官,那没听民间的传说吗?”

豆县长说:“老大妈,那是民间什么传说?这刚来南林不清楚!”

村里人说:“豆县长,这南林县出现了怪事,谁知道都不愿来这做官?”

豆县长说:“哦,老大妈,那真没想到了,还有这回事儿!”

豆县长刚来到南林当官,并不知道民间里的故事。老大妈瞧见县长在村里视察,她激动的握着了豆县长的手,两个人高兴的说了番话,豆县长心里面有些疑惑。这新县长上任不长的时间,那就会出现了离奇的死亡。不仅有跳楼自杀的毙命,还会发生了车祸的死亡。没想到话说起来蹊跷,真让人们是难以置信。南林县民间流传出一句话:“百货大厦钟一响,南林就要死县长。”虽然百货大厦的钟响停了,但是新来县长却难逃厄运。谁想豆县长真的就遭此不测,这让南林人百思不得其解。

媳妇说:“老豆,你刚来南林人生地不熟,生活上和工作中要慎重。”

豆县长说:“媳妇,这都多大还用你来提醒,你说的意思我心里明白。”

媳妇说:“老豆,你生活中少吸烟和少喝酒,加强适当运动和注意身体。”

豆县长说:“媳妇,这香烟到是可以少抽点,酒席桌上陪酒能少喝吗?”

媳妇说:“老豆,你刚到县里面工作繁忙,千万别忘记要保重身体。”

豆县长说:“媳妇,这句关心的话到提了醒,心脏不好工作中须小心。”

这一天,豆县长只身到市里开会,他回来的路上遇到大雨。洪水像猛兽般淹没了路面,豆县长只好停了车下来。心里想着找个地方避雨,没想到路边上有个破屋。一边儿走是一边儿说,这破屋里不会有人吧!大雨一直在下,狂风呼呼的刮。雨打在窗户上滴滴答答,风吹的窗户是噼里啪啦。谁想到豆县长走进了小破屋,瞧见了有个年轻漂亮的姑娘。那大雨下的十分凶猛,这看样是在屋中避雨。这姑娘有着迷人身材,那个身上是衣着华丽,看着像个有钱人家的姑娘,多远闻出香水刺鼻的味道。

豆县长说:“姑娘,你是什么地方人?这下大雨在屋里避雨啊!”

姑娘说:“大哥,我是南林县的人,这去市里玩刚回家赶上。”

豆县长说:“姑娘,你也真是赶巧儿,这会儿碰到大雨了。”

姑娘说:“大哥,谁说不是赶巧呢,这点子说来真够背呦!”

豆县长说:“姑娘,这天看来渐渐的黑了,我在不方便的走了。”

姑娘说:“大哥,那瞧见了天黑是路滑,这一人开车多危险呀!”

大雨没有停下的意思,看见天渐渐的黑了,他起身准备想冒雨赶路,还没有走出了破屋小门。那个衣着华丽漂亮的姑娘,走上前说话是拦住了去路。大哥,这雨还没停,天色也晚了。你怎么还要冒着雨走呢?那天黑和路滑太危险了。豆县长冲着姑娘拱了拱手,瞧见是羞涩的说了一番话。因为天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所以过夜恐怕是要惹人闲话。如果污损了姑娘的声誉,那么说起来可就不好了。姑娘听完豆县长说的话,心里面想到不禁的一颤。大哥若是个正人君子,我也就会是心中坦然。

姑娘说:“大哥,这雨还在下,你就别走了。”

豆县长说:“姑娘,大雨在下是不假了,我在这里不太好吧?”

姑娘说:“大哥,这眼瞅天黑和路滑,你冒雨赶路多危险!”

豆县长说:“姑娘,咱们在这破屋里避雨,在一起怕人说闲话。”

姑娘说:“大哥,一般男人见美女都贪念,为什么你不贪心呢?”

豆县长说:“姑娘,我是国家基层的干部,怎敢公然的违背法律!”

今晚一起都在破屋里避雨,有你这种正人君子在不怕了。不然在这荒山野草的破屋,这自己过夜还真有些害怕。豆县长听到姑娘自言自语说话,总觉得她留在荒郊确实不安全。这样他就留了下来,那么两人点起篝火。你一言是我一语,这就都聊了起来。李雪儿自称某企业总裁的女儿,她自己开车到市里面去游玩。没想到回家路上遇到大雨,泛滥的洪水是淹没了路面。只好下车找个地方的避雨,哪知在破屋两人就相遇了。豆县长也说明了自己的身份,表示欢迎李雪儿到家里做客。谁想到天没亮人就不见了,大雨停了姑娘开车就走了。

豆县长说:“凤儿,这些天咱们没见面,你心里儿想我了吗?”

凤儿说:“你个死鬼都好几天没来,人家心里装的只有你嘛!”

豆县长说:“这去市里开会都没回家,你说心里面有没有你呢!”

凤儿说:“你这样说的话真是中听,明白你是个有良心的人。”

豆县长说:“这煤矿企业的效益如何?你是该公司办公室秘书。”

凤儿说:“你帮该公司借贷度过难关,咱家老总对你也不薄吧!”

豆县长到南林当官不长时间,赶上南林煤矿资金的短缺。多次找到了县政府领导的商量,南林煤矿资金问题始终未解决。企业想发展,工人要吃饭。老总和凤儿磨破了嘴是操碎了心,南林政府各部门找过都无济于事。谁想到豆县长刚调来主持工作,这南林煤矿资金问题就解决。不但推动南林县经济的发展,而且解决了企业职工的饭碗。当然,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天下也没有免费的午餐。于是,老总和凤儿千方百计的想办法,又是老总送钱和又是凤儿献媚。这个整天装腔作势假正经的县长,谁料不知不觉地就被拉下了水。

凤儿说:“你天天忙着单位的工作,咱们在一起时间太少了。”

豆县长说:“凤儿,这单位工作自然的很忙,你说能时时陪在身边嘛!”

凤儿说:“你一个月就来别墅几趟,人家守住大房子真孤单。”

豆县长说:“凤儿,这样办在一起真的挺好,你还是不知足和不满意!”

凤儿说:“你到这边来像做贼一样,咱们偷偷摸摸日子到啥时?”

豆县长说:“凤儿,这问题想过确实没办法,总不能跟你嫂子离婚吧!”

古人云:“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豆县长的媳妇是名中学教师,瞧学校老师同事说话的眼神,渐渐的感觉自己丈夫有问题,心想着豆县长看上去很正派,为南林推动经济发展做出贡献,谁想到出现贪腐和情人的问题。这会不会有人是蓄意的挑事?在没佐证媳妇心里有些疑惑。这跟往常一样吃完晚饭,媳妇擦完桌子洗好碗筷。她走进客厅瞅丈夫在看报纸,自己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因为眼前是中央反腐工作的浪尖,所以真怕丈夫有问题落入了漩涡。一个频道一个频道的调试,也没选到一个好看的节目。看到了媳妇是心情不好,豆县长陪着媳妇闲聊了。

豆县长说:“媳妇,你瞅着脸色表情不好看,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媳妇说:“这电视是越来越不好看了,你瞧一瞧每个台都有广告。”

豆县长说:“媳妇,你是不是身体上不舒服?这用不用陪你去医院检查。”

媳妇说:“这自己的身体真到没事,你自己的身体怕吃不消哦!”

豆县长说:“媳妇,你云里雾里说的什么话?这是不是听到啥风言风语。”

媳妇说:“这自己腐化堕落的问题,你都闹得是满城风雨了!”

凤儿急忙给豆县长打了电话,她说有重要事情跟豆县长商量,豆县长心里感觉有些惊恐,探问凤儿到底出什么事情。她表示在电话里面说不清楚,豆县长只好答应到酒店商谈。这时间不长豆县长坐车来了,两个人在酒店包间里见了面。她说市审计局来公司检查账目,老总讲你的回扣财务没法做账。如果市审计局查出公司财务漏洞,那么咱们在一起将是难逃法网。豆县长说想办法搞张税务发票,以煤矿公司购设备款做账摆平。凤儿说最近南林透露消息,讲出咱们在一起难听的话。这南林城风言风语的话,你嫂子在家里都提醒了。

凤儿说:“你自己真的要小心点了,现在全国都在搞反腐败。”

豆县长说:“这些话说的确实有道理,咱们都应该要注意点了。”

凤儿说:“你已经是不是都吃好了,时间看来真的是不早啦!”

豆县长说:“这桌上好酒好菜都尝过,咱们想一想是该都走了。”

凤儿说:“你是不是回县政府办公?还是要去别墅住的地方。”

豆县长说:“这能去别墅住的地方吗?咱们还是分开一段时间!”

豆县长和凤儿都离开南林酒店,凤儿思来想去回到别墅住的地方。夜晚风呼呼的刮,大雨哗啦啦的下。大风吹在窗户上呜呜作响,雨点落在窗户上霹雳啪啦。凤儿躺在床上进入甜蜜的梦乡,或者受外部环境刺激有些困乏。时而嘴角微微的颤动,时而口出轻轻的蜜语。一会儿哭似一会儿笑,一会儿眯眼是一会儿睡熟。忽然,一道闪电蓝光穿越窗户的玻璃,一阵阵凉风冷的刺骨透过了全身。凤儿不知不觉的在睡梦中惊醒,她趟在床上慢慢的睁开了眼晴。只是觉得能够说话,却未想到不能动弹了。

李雪儿说:“这是不是做了亏心事,仔细瞧一瞧我是谁吗?”

凤儿说:“你是谁家姑娘来到房间?都深夜怎么不回家睡觉。”

李雪儿说:“这做情人是没好果子吃,那情人结果都是很悲惨!”

凤儿说:“你个姑娘家家说啥疯话,做不做情人是关你屁事。”

李雪儿说:“这好好瞅一瞅我是谁吗?看到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凤儿说:“你,你怎么会全身都是眼晴?难道是传说中多眼女妖。”

凤儿瞧见多眼女妖大魔头,看见全身眼晴似红的滴血。时而像人的眼晴,时而似人的嘴巴。看样子很长时间没吃荤了,仿佛想一口把凤儿给吞了。多眼女妖用锋利的魔爪,狠狠地掐住凤儿的脖子。凤儿顿时感觉到疼痛难忍,撕心裂肺的痛苦中昏死了。多眼女妖像饿狼般吃肉了,一边儿吃肉是一边儿说话,她离开狐洞想到人间寻找真爱,在避雨的小破屋偶遇到豆县长。瞧见豆县长是文质彬彬的人,多眼女妖见到一眼就看中了。经常隐身在豆县长的身边,抢俺的梦中情人岂能放过了。

“这打电话又有什么事吗?现在是风口浪尖上懂吧!”

“你个把月没来住的地方,人家怕你狠心给忘记了。”

“这在一起都不是一天了,怎么可能把你给抛弃呀!”

“你现在赶紧来住的地方,不来以后就不要再来了。”

“这发啥疯想一出是一出,一会儿吃完饭就过去了。”

“你看来心里面有我位置,自己心里真的好高兴呦!”

豆县长接过电话觉得疑惑,心里想凤儿往常不会撒泼。她说话口音感觉不对,仿佛是跟变了人一样。豆县长想想有些害怕,担心凤儿怕出现意外。不到一会儿,两人见面了。只是说话的口音不同,还有是言行举止不符。多眼女妖摇身的变术似不太成熟,除凤儿模样相同且言行举止难变。她瞅出豆县长郁闷的表情,生怕是豆县长看出了破绽。讲南林煤矿查出账目漏洞,南林煤矿老总已被抓走了。豆县长听说心情极度恐慌,真害怕老总吐出违法交易,一旦交待了罪行,自己时间不多了。

“你知道口音为啥变调了,是不是心里有些想不通?”

“这话说的确实有些不假,总感觉你有些怪怪的呦!”

“你不知道俺为咱们的事,上火连说话口音都变了。”

“这上火未注意引起感冒,咱们喝点红酒出出汗吧!”

“你知道感冒还让俺喝酒,是不是故意的成心气我?”

“这话都听不懂啥气你了,喝点红酒让你排出寒气。”

多眼女妖谁想不胜酒力,摇身变术谁知失去控制。这貌美如花的凤儿女人,那不知不觉的现出原形。时而现出是李雪儿,时而露出的是白狐;时而显出是女妖,时而露出似凤儿。豆县长瞧见心想啥怪物,看到吓得魂飞魄散傻了。只见多眼女妖全身有眼晴,一边儿说话似一边儿眨眼。为了寻找人间的真爱,偶遇破屋避雨动了情。她伸手想拥抱心中爱人,豆县长害怕是四处躲闪。不慎惊慌中跳楼自杀了,誓死不想和女妖的生活。有人讲豆县长是女妖所害,南林人说做坏事是畏罪自杀。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