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散文随笔 《天上西藏大美于斯》

2018-09-03 22:2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何志华 阅读:2470

天上西藏大美于斯

文/何志华

去过西藏的人都知道,当你换乘有氧列车从西宁开往拉萨,行进在昆仑山脉、唐古拉山脉和冈底斯山脉之间的中国第五大草原上,由近向远临窗眺望绿草如茵、碧河如镜、白云蓝天、牛羊成群,仿佛似一幅千余公里的巨幅水彩画,这给人以一种莫名激动之感;当你站在林芝大街小巷的道路中央,驻足远眺路端、巷端的山峦,仿佛似一帧帧墨分五色的山水画,镶嵌在首府八一镇的街头巷尾,这使人顿生美感和活泼灵动之韵;当你来到大昭寺门口广场看见成群的佛信徒长跪叩首,千万次顶礼膜拜,仿佛似十六世纪达芬奇笔下描绘的信教徒油画,数百年来无日不定格在大昭寺门前,这使人深信不疑、笃信佛教的忘我之境。

那纯一色的绿、碧、蓝、白不加以一点点杂色,那白素的云霭不加以一点点乌云,那虔诚的佛信徒的信仰不加以一点点杂念,让我这个旅游者感觉到这里的天空、大地、人文具有自然与人特有的干净、宁静、纯洁,秀外慧中中还深蕴着包容、和谐、圣洁,真可谓是一块没有污染过的净土。

圆 梦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有的人视权力为梦,有的人视金钱为梦,有的人以追求信仰为梦。我却以游历名川大山,追寻释、儒、道人性之美为梦。于是,梦寐以求的西藏之旅于七月十一日正式成行,从人间“天堂”前往近天--世界屋脊的地方。我们一行来自于安徽、浙江、江苏、上海由二十七人组成的旅行团前赴西藏,仿佛都是在追求人类的美好,找寻自己人生不同的梦。

梦 天

我的梦开篇就是梦天,西藏的天与我常居杭州的天都是天,但它们不尽相同,站在高高的世界屋脊之上双手仿佛触摸到了白云,我的心也犹如白云随风而去,在蓝天下自由自在地任意飘逸。时而被风涂抹成群山峻岭;时而被风涂鸦成白衣少女似奔月而去的嫦娥;时而像分散在长空中的棉羊驻足俯视着草原上"那扎寸头";即使与乌云碰撞也能绽放出七色瑰丽的彩虹。

夜晚,尉蓝色的天空犹如一道无边的天幕,点缀着密密麻麻大小不一、明暗各异的无数星辰。这种景象在李白《夜宿山寺》中有过,“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今天若诗仙能再次登临锦州越王楼可就事过境迁了。此时此地的我也只能遥忆起家乡的童年景象,并赋诗一首《羊湖夜空》:

仰望夜空无际边,星辰满目嵌蓝天。

此时此景曾相识,回首家乡五十年。

梦 地

生长生活在南国大地的我不能不说是一种幸运,要不然歌谣中“边疆处处赛江南”总是不绝于耳呢。但我觉得江南小桥、流水、人家,粉墙、花窗、黛瓦只是小家碧天,就是烟雨朦胧的水乡也只是婉约有加,这多为词人留下丰富的创作源泉。作为我喜欢诗的人梦想着的是广袤无边、粗犷豪放的草原。“天上西藏,大美于行”就易给人以诗情画意。每一座山、每一座雪峰都有一个传奇的故事;每一条静静的流水、曲河都是一首有意境的诗歌。夏日,绿一色的细草从碧水曲河两岸爬上连绵不断的群山,藏羚羊、野毛驴、旱獭、野兔与放牧的牛羊如在仙境之中和谐相处。这离天最近的地方,万物生灵都散发着独特的魅力。但是它们都寄生于草原,难怪游客们一个个张开双臂拥抱着大草原呢,因为她没有一点尘埃,绿的没有一点杂色,以一种宽广的胸怀,柔美的品质接纳着四面八方的儿女,正象一首歌中唱到的“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此时的我躺在河边的草地上思绪万千,是草原养育了这方儿女,是河水的甘甜哺乳着子孙后代,神州还有哪一块大地能给予这种称呼呢?于是乎我触景生情,诗上头来,在这神往的地方作了一组诗:

(一)

遥看山岭野云升,一色绿茵铺九陵。

河水蜿蜒缓流去,草原那曲不须矜。

(二)

无垠牧草绿山岭,出岫云儿半壁横。

碧水曲河鱼戏跃,惊飞临岸几流莺。

(三)

登高手触天,云靄湿绵绵。

谷底炎威逼,山头寒气穿。

九霄观胜景,翠岭梦萦牵。

雁似画中客,闲飞入远烟。

(四)

纳木措孤隐,偏怜雪域隅。

山峦云绕绕,河谷水徐徐。

绿草遍湖畔,白鸥逐队鱼。

何时归大海?高卧倚天居。

……

以表达对西藏这块美丽的大地,大美于心的回报。

梦 人

天上西藏,大美于人,这是我对雪域人之大美的理解。我梦中有过一位政协委员、一位大导演捐款一分钱于慈善事业,这仿佛是对善事的极大讽刺,我嗤之以鼻;我梦中有过一位美女演员四天片薪六千万,偷税五千万的思想肮脏,我横眉鄙视;我梦中有过钱学森、袁隆平、黄大年、南仁东、刘晓光、周有光等等国之栋梁,为国家建设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他们仿佛被遗忘,连被提名为“国家精神造就者”的候选人都没有,却被屏幕上频频出现的熟面孔所占据,这不能不说对人们所想往的“国家精神造就者”的侮辱。

这次来到西藏,从不出现在屏幕上的有信仰的人,真可谓大美于世界屋脊。他们也象国之栋梁一样让人尊重,他们将勤劳所得的三分之一财富供奉给寺庙,让寺庙去救济弱势。听同团一位旅游者说:“一个来自草原的藏民团向往着北京,到达时因北京某旅行社安排失误,原本是南二环酒店入住,当他们刚卸下行李被通知到东三环,当他们来到东三环酒店卸下了沉重的大包时,又被通知到南二环酒店,来回折腾接待方本能地向他们赔礼道歉,可是这一行藏民团居然微笑着回敬到“谢谢”。

在林芝市八一大街我遇见一位老者,左手拿着佛珠,右手摇着玛尼轮转经,小憩在公交车站板凳上,我递上了一支烟帮他点完火聊了起来。我问他高寿?他说:“七十六了”。我又问身体好吗?有没有三高?他说:“没有”。我接着又问您退休拿多少钱?他回答:“我没工作”。我说政府给您低保了吗?他说:“我有孩子”。在简短的谈话中略知,孩子们对老人养老送终是天经地义的,从他纯洁、质朴的内心里根本没有去想政府的帮困。

这时,又传来我们团那位旅游者阅读着微信,“藏民团不听北京导游 '大家跟上我,快一点' 的话了。他们不是不愿意听导游的,而是所有人的速度,都是以团队中被夹在中间的几位腿脚不便的老人为基准。她的速度就是全团的速度。即便导游说解散去拍照,归队的时候,也必定带着这几位步履蹒跚的老人一起回来”。

我们旅行团导游康巴汉子---阿索听完也说起近期发生的一个故事,“一位藏族大妈站在公路旁等待着去拉萨的人,一辆去西藏旅游的自驾车停了下来,以为大妈搭乘便车。可这位大妈拿出一张纸条和二千元钱,意思是委托驾车人将这钱带给她在拉萨工作的儿子,纸条上写着拉萨xx区xx局xx科xxxxxxx人。司机说:大妈你不怕我迷你钱吗?这位大妈说:人在做,天在看。”从这一个小故事来看,在藏族大妈的眼里这个世界全都是好心人。

这些事情的点点滴滴,也许有人认为他们已经进入了高度文明,其实不然,广袤的草原就是他们的家,牛羊就是他们的伙伴,他们中间的读书人屈指可数,藏民团说声汉语“谢谢”也不甚标准,但是他们仍然保留着古代文明,信仰为本的传统美德,这种原始的美、纯洁的美、真诚的美、信仰的美就是我要寻找的梦。难怪导游阿索说:“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我为他说得经典点赞,并说这话既有高度,又有广度,更有深度。阿索急了说:“这可不是我说的,这是习主席说的”。我应道:哦,不愧是伟人啊!

梦 寺

截止2012年,全国三大语系佛教活动场所有3.3万座,僧尼24万人。其中汉传佛教寺院2.8万座,僧尼10万人;藏传佛教寺院3000座,占全国的9.1%,僧尼13万人,占全国的54%,占西藏人口的4.2%。寺院、僧尼多寡不在重要,重要的是虔诚的佛教信徒。这次旅行团安排了三个寺院,即布达拉宫、大昭寺、扎叶巴寺。这只能说是瞻仰礼拜寺庙的冰山一角。当我们进入寺院大殿,真可谓金碧辉煌,真金实银装金着佛主;古老彩色的壁画叙说着人生的真谛;佛塔闪烁着古今的智慧之光;唐卡凝聚着人类心灵之美;佛光沐浴着人们享受着自然与人的和谐;壁影带我们穿梭时空。壁画、佛塔、唐卡犹如一本本详实的史书,记载着雪域圣地文明历程,使我们感受着现实美好和神灵幻境,展现出智慧的传说和厚重的文化底蕴。

进入佛地总想丢一点香火钱,可是这里的寺院既没有请香处,也没有功德箱。此时的导游看出我们犯难发话了,你们可以调换一些一角或一元的纸币意思意思,你们进去就知道寺院内纸币无人捡整成了危害,出家僧尼是不会触摸钱的,这是佛门的戒律,摸钱就犯戒了。难怪视频中有一队足有十五、六人的苦行僧,有的僧服缝缝补补。当遇到五、六拨游客,纷纷解囊捐款,有的说这是灯油钱,有的说这是缘分,有的说这是供养种福田,可是这一队出家人驻足耐心解释这是有戒律的,出家人不许摸钱,出家人不许碰钱......。当我看完这一段视频和亲历西藏寺庙之后,百感交集,感动有余。

与之相比,汉传佛教寺院是否有这些佛门戒律,我不得而知。但是,我知道西藏三千寺一定是“瘦了和尚肥了庙”,所以他们的寺院能跟故宫比富;所以藏传佛教信徒遍布全西藏,遍布地球各个角落是当之无愧的。

与之相比,南方有一径山寺开光,来的出家和尚全部座驾为劳斯莱斯,其车队气派令人咋舌。出家人住别墅也不为鲜见,有网友说:“和尚是高薪职业,而且是朝阳产业”。这不能不说是极大的讽刺。可是汉传佛教寺院又有多少用真金实银装金佛主呢?我不得而知。

与之相比,更有甚者将寺庙整体打包租赁给什么“福系”、“田系”个人承包,有的大兴寺院与地方联合经营,假借佛主从事于商业牟利。从出售香火到斋饭馆,从抽签到还愿,可谓是一整套商业运作。有一次我去四大佛教之一的一座不大寺院,刚跨进大雄宝殿就迎来一位手捧着功德簿殿内和尚,他说:“敬香火,积功德十元不少,万元不多”,我说:那就敬十元香火钱吧。该和尚说:“敬十元香火只能保佑你而不能保佑你的全家”,我说:保佑全家要多少钱?和尚接着说:“三百元,‘三’字在汉语中代表多的意思”,我仰望佛主为保佑我之全家而慷慨解了囊。在佛主面前我许了二个愿:一个愿是保佑我全家福寿康宁,另一个愿是请求佛主严肃佛门的戒律,教育好自己的弟子,否则佛门前门可罗雀是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相信藏传佛教寺院和严守佛门戒律的寺庙香火会代代相传。此时的我站在嵌于悬崖峭壁之上,充满自然灵气,具有1500年历史的四大隐修地---扎叶巴寺,诗意顿生:

登寺气吁喘,心慌胸自宽。

近天游禅地,远岭涌奇观。

仰望仙宫路,俯看尘世殚。

梦怀焉忍去? 历目隐云端。

结 尾

十天的西藏之旅于七月二十日结束,感受最深的除圆了自己的心中梦,还收藏了雪域人献给的三条白色圣洁的哈达,学会了扎西德勒,聆听了《拉萨市醉美全景旅行社》金牌导游康巴汉子---阿索讲叙的神秘而又感人故事,其故事精彩使我们无暇顾及行程中窗外景观,希阿索将古今文明的故事代代相传。唯一带回来的礼物是一枚二次火攻的“七眼天珠”,据说“天珠”是天与地的精华,是出家人与凡夫俗子共同打造的圣物,但愿她能保佑着国之昌盛,国之太平,还能佑护着子子孙孙福祉万年。

二0一八年九月一日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