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谁说时间会有答案?不过涕泪后的悲哀

2018-09-15 23:2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镜泊晴岚 阅读:1833

【火车外面好美,我们下去看看吧。如果你不好好待在火车上,怎么能看见这么多的美景?】

每个人也许都有一段被自己标注为灰色的日子,时间会任性地为回忆涂上色彩,就好像明明是五颜六色的回忆,沉淀、加工、过滤,就只剩下了黑白,树枝把天空割裂,路灯背对着月光自赏,慌乱自有章法,忐忑也自说自话。记忆和拍照一样,具备遗憾的属性,在摁下快门的那一刻,即与当下告别。当被彻底推倒的时候,那些色彩泾渭分明,也未必不是一种和谐。

“世上有什么是不变的呢?大概只有变化。在永恒的变化中,能拥有一些不变的回忆,老时间,老地点,老相识,老味道,旧时天气旧时衣,当时年少春衫薄,如斯美好。”

成与败之间的关系,常常从熟悉到误解,从分离到释怀。释怀才是最终认识自己和理解世界的方式。

“为了适应社会,为了迎战时间,我们投身于一种职业,为之哭为之笑,有人风生水起,有人怀才不遇。我们会放弃一些梦,也懂得了有些梦根本不会实现,那些深夜的痛哭以及离乡背井的挣扎,都是必须付出的青春的代价。”

我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都一定会有机会的,只是这个机会来的时候,你抓住了没?有时候,不是机会改变了你的命运,而是你抓住了机会,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机会只是催化剂,只有当你和要做的事情有可能发生化学反应的时候,机会才有意义。很多时候,我们一直等的,其实并不是机会,而是自己的成长。

我希望人生的轨道能持续搭往远方,能让自己看到不一样的风景,而不是搭成一个完美的圆环,日复一日,经停同样的地方。我选择放缓自己的脚步,慢悠悠的追逐着自我,看似闲懒的状态,才能铿锵前行,任何来的太快的成就,都不会被珍惜。凡事总有过去的时候,我期待劫后余生的自己,纵然裂痕斑斑,但我知道那是光照尽来的方向。

【人就像个陀螺,擦肩而过的人越多,转得越洒脱】

这个喧嚣的年代里,诗情与诗心难以寻觅。倒是有人,用更加喧嚣的声音对酒当歌,在灯红酒绿的地方,随着歌声,有花有月,菊花古剑和酒,被诗意泡入喧嚣的亭院,于是蓦然间想起,曾有一段时光,还有许多醉意朦胧的身影,那是一场繁华如梦。

我不是活佛,也不是渴求清澈的心,只是生前没得选,投了这世间门隅的少年。

“风,吹不散长恨;花,染不透乡愁;

雪,映不出山河;月,圆不了古梦……”

几许衰草斜阳,几幅烟雨江山,心若安闲,尘世便是雕刻过的时光。我们可以让时光流淌成歌,也可以将时光吟咏成诗,只是我们时常深陷繁华,忘了细雨湿衣、闲花落地的殇。

我就坐在那里,看夕阳静穆的洒在我的脸颊,没有惊悸,没有潸然,甚至没有不安,我只是等待着晚风亲吻我,让我可以感受到这一天中仅有的轻柔和安静。谁说最大的痛苦,不能生成最大的平静呢?

“一片叶,它无法控制风的方向,更无法控制季节的更替。人生,也只是一片叶,即使在最翠绿的时节,也无法预知是否会遭遇风暴的洗礼。在命运面前,我们太过卑微。”

【你觉得爬到树上就能摘到月亮,可是当你爬上去才发现,月亮不在树上,在云上】

从来都是勇敢的人会以真性情去生活,认真而仔细,人们总是将最原本的东西隐藏,因为这样更随意,更安全,其实,我们都有无法面对自我的一面,所以,才会遮遮掩掩,躲躲藏藏,我们不是诗人,可以完全寄托山水怡情,以为那样可以远离喧嚣,回归本真,可是,大自然的后赠,真的能抚平心里的沟壑吗?我想,那只是另一种方式罢了。寻找草长莺飞,感叹秋水长天,品味夜云轻淡,寥寥飞雪纷飞。

“人生是一场旅行,走过大漠孤烟、长河落日,也走过月光水岸、杏花春雨,可我们总是不知道,经过人世的长街小巷、荒城落木,我们寻找的到底是一襟晚照,还是三寸月光。”其实,我们最难的是面对自己。

终有一天,我们会认清生活的模样,与时光握手言和,只是,陌上红尘,鲜衣怒马,才是我们最初的畅想。摇摇晃晃的走着,熙熙攘攘的行着,其实每个人不过都是独自一人,以为一帘月,几杯酒,便是隔着千山万水。其实生命的最初,总是同样的色彩,走着走着才有了各自的方向走入各自的风景。时光寂静,红尘婆娑,梦里,扁舟渡沧海;梦外,冷月照长安。

“这世界,若说苍白,便是日光下的喧嚷不休;若说绚烂,便是行路上的芳菲无尽。世间从不缺风景,缺的是看风景的人。芳草斜阳,古道烟雨,并未疏远任何人。是人们,于忙碌挣扎之间,忘了山水,少了清味。”

世事浮沉,诗仍旧睡在诗上,风流仍旧延绵在风流上。江雨霏霏的季节,掩映着旧时的十里堤岸。最后的岁月里,如最初的岁月,总是启程,也终究是来过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