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记有逝者有感,往后,愿你刚正不阿

2018-09-22 15:16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合衬 阅读:1395

“我家少了半边天。”

“惊喜吗?我爹走了,急性病变。”

“今天早上四点五十一分进急救就没有下手术台。”

“以前我总觉得没有父母亲的孩子可怜,想不到我现在也是可怜人。”

“我还不能垮,还有妈妈妹妹媳妇需要照顾。”

...... ...... ......

以上是黑鬼聊天记录中的原话,咋一见还以为是他跟我开着无聊的玩笑,直到自己意识到事情严重性,才猛然知晓,那个嬉皮笑脸的同窗好友正在饱受比台风更加剧烈而难受的疼痛。谁曾想,昨日还在的人儿说没就没了,徒留世人空怀念,小心翼翼保管死人生前的东西。

十六号,十七级台风山竹频临广东。

风猛烈的呼啸了一宿,就像小说中描绘而出的死神,见不着却能体会它的存在,于黑夜里穿梭在大街小巷,无情收割这座城市原有的一切。山竹来袭,广东停电断网,身处广东犹如与世隔绝,时隔两天三夜,居住的地方依旧处于瘫痪状态,抢险救灾的部队二十四小时不间断进行着,维修电缆光纤,恢复城市原貌。以我单薄而无力的文笔,是不足以描绘此次台风带来的损失的。

第一次见到黑鬼他爸,是在少年时期的初中阶段。个不高,皮肤黝黑,脸上带着严肃的神情,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不苟言笑,一面听着班主任说话一面盯着眼前犯错的黑鬼,目露凶光。兴许是第一印象带来的视觉感,往后每逢再见他爸总会觉得压抑,被他自带的气场压迫变得畏畏缩缩不敢大声说话。

再次见到黑鬼他爸,是在我高中偏离人生轨迹辍学以后,从四川坐上广东的长途客车,再由黑鬼从惠州接向深圳,抵达的第一站便是他家。到达那里的情景,时隔多年已然记不清了,记忆中模糊拼凑而出的片段显示,那天的落日余晖特别美丽,远在天边映衬出一大片红霞,黑鬼他爸坐在客厅像是跟亲戚聊着什么,气场依旧让我不敢靠近大厅,只是象征性的叫了声叔叔,悻悻然坐在一旁闷头抽烟没了下文。

厨房里是黑鬼他妈忙碌的身影,锅碗瓢盆响声不断,直到她做完饭才有幸见到阿姨。阿姨矮我一个头,眼神明亮,身体略微发福,有着四川妇女辛勤耐劳的特点。叔叔跟阿姨是两个鲜明的角色,一个严肃,一个好客,说着不靠谱的普通话,直到黑鬼介绍我也是四川人才改用四川话交流沟通。可能是地域性的差异,即便同样是四川人,说话都有些各自的口音,用我的话讲便是,他们那的语速过快含糊不清,往往一句话需要在心底反复揣摩良久才能知晓大概意思。

因为我的固执,离家时跟父母大吵了一架,闹到近乎断离父子关系的地步,仅仅胡乱带了几套换洗的衣物匆忙出门。当时说实话,身无分文,在深圳几个月全靠他们一家人照顾,待我犹如亲生儿子,让流落在外的我还能感到家的温暖。后来因为上班的地方要搬迁到东莞,人走茶凉无奈给我爸打了电话,第二天下午他硬生生丢下要忙活的事情按照我给的定位把我接回了家,那一天,因为我的任性我爸损失不少,就要谈拢的生意因为我没了。

先前在我的一篇自诩散文《抱歉,这声对不起时隔这么多年才给你》中交代过,黑鬼他爸是开厂的,而我爸则是承包工地。

16年中旬接近秋季,大约七八月份,在我四处寻找工作时,黑鬼说他爸的工厂搬到惠州,曾到他家的工厂做过一段时间,因为是熟人的原因,我到厂里也就走个形式填了下入职表单就算录用了,给我的待遇也算丰厚,吃喝住行都随他爸,不用跟其余员工住在狭小的宿舍。黑鬼他爸开的是圣诞厂,主要负责加工方面,给我安排的工作岗位则是开机,具体什么机器已经想不起名了,约有五六米的样子,把用料按流程放好就不用管机器,算是一桩美差。

在我看来,他爸那时的胆子是极大的,因为他敢私收越南人,正如《穷忙》一书中描绘的偷渡者一般,用廉价的工钱聘请实惠的劳动力,并让他们为之卖力,无偿加班加点赶货。越南与中国接壤,想要偷渡并不是很难,难的是怎么窝藏好他们而不被发现遣送回国。因为他爸的缘故,我与那些越南人也间接认识了,虽然国度不同语言不同,但好在他们能够听懂简单的一些中国话,沟通倒无太大的问题,实在沟通不了的话题就用手势表达。

七八个越南人,其中两男一女与我当时年纪相仿,认识也更为容易。相处久了,也便有了所谓跨越国度的友谊,可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那群越南人终究还是被相关部门发现遣送回国。当时闹得沸沸扬扬,每个人都在心里盘算自己的小九九,默默计算何时提出辞职,那段人心惶惶的日子里,常常看见他爸闷头抽烟,身上没了那种迫人心扉的气势,就像被磨掉牙的老虎躲在角落暗自舔着伤口。

那段时间,人手严重不足,普通员工下班后,厂区的灯依旧还亮着,灯光下常常有三个背影加班加点的赶货,我,黑鬼,黑鬼他爸,三个人回到住处往往洗过澡便匆匆入睡。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久到什么时候已忘得一干二净,直到我耗尽了所有耐心,不顾他爸的挽留做了逃兵。现在想想,大致有种愧疚的心情在字里行间迂回逗留,再回头盼望,那人已不在人间。

“小范,你长大后想做什么?”

“我阿,开个大型网吧,实在不行就去写书做个网络写手,你呢,你准备做什么。”

“还没目标,长大后再看。”

小时候,我和黑鬼可以躺在学校宿舍床板上,肆无忌惮谈论长大后的理想,长大后,却被诸多事物牵绊,后知后觉发现这个社会的残酷,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面对生活带来的种种压力与紧迫感,才慌忙把成熟当偏方,才学会把心事都隐藏,才半梦半醒间被现实打个措手不及。

山竹走了,电来了,网络也恢复了,可是黑鬼他爸,却留在另一个世界回不来了。

多想写点什么用来抚平你那受伤的心灵,搜刮脑海所有词汇,却已然词穷。

作为患难兄弟,我是愧对这个词语的,逝者已逝,生者当如斯,千言万语化作一句:愿你像个男人风吹不垮,雨打不动,在所有不见光明的日子里保持心之所向,刚正不阿。

文/合衬 Qq: 11140185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