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有一种分手叫婚姻透支

2018-11-01 00:2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清水一碗 阅读:172

每一次从那扇门前经过,我的心都会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微痛,因为那扇门里有个十岁的小男孩,他可能永远也站不起来了……

小男孩的爸爸江某,因为过失致人死亡被判缓刑接受监外执行。江某服过兵役,犯罪前是个党员,长的人五人六很有气场的那种,不过滑头的很,好在我服了十八年的兵役,什么样的鸟没见过,就他那点“小机灵”逃不过我的眼睛。起初,江某接受教育改造很不老实满不在乎的样子,一心想离开辖区外出务工(不允许出辖区),不是家境贫寒就是孩子需要钱治病,老拿孩子说事,说谎跟放屁一样随意。见我不是随便可以打动的人,便要求带孩子去北京看病。当然孩子如果真的病了,按照法律条文是允许的,不过也担心江某趁机骗假,不得不留个心眼。正为江某担心来着,江某的老婆告状来了,说是江某以带孩子看病为名到苏州会相好的去了。私自外出的惩罚就是轻者批评教育,重者给予警告处分,由于江某存在骗假的恶劣行为又念其初犯,只给予书面警告一次,要知道三个警告处分经教育不改的就可以建议收监了。江某意识到自己一年半的刑期,如果再不思悔改,背三个警告处分是非常容易的。自此,江某老实了不少,装的还像那么回事,再不敢越雷池一步。

就这样,与江某的家庭渐渐熟悉起来。江某从不与人家长里短,一副自高自傲的样子,迫于无奈才接受教育改造。据他老婆说,江某在苏州务工期间与一寡妇长期姘居,每月赚的钱从不交给家里,都花哨在外了。她也不是瞎说,还让我看了那女的照片,又矮又胖,年纪轻轻的照片却似老年的慈禧。我说不可能吧,江某一表人才的,眼神是不是太差了。他老婆说是真的,江某也承认,被她现场捉到过,儿子也亲眼见过。其实,江某两口子挺般配的,称得上男才女貌或女才男貌并不为过,用他老婆的话说,当初就是冲着他当过兵才嫁过来的,哪知是个极不负责的水货,花心的都有点不辨颜值了。家里新买了楼房,还有小轿车,条件还是不错的,唯一遗憾就是孩子得了一种很难治愈的怪病,走着走着跌倒了自己爬不起来,类似于肌萎缩腿无力的那种。据北京的专家说,孩子的病目前只能吃药维持,将来医学发达了,幸许可以治好。这样一来,孩子上下学离不开家人接送,江某的老婆只能天天围着孩子转,什么事也做不成。即便这样,江某还是自顾自的疯。接受矫正期间,江某在当地找了份保安工作,我几次诈他要去单位进行走访,而江某有一万个借口担心,说是好不容易找个工作,单位同事并不知道自己正在服刑,要是知道了肯定会赶他走,希望管理者为他保密等。其实走访是假主要是受他老婆之托,说江某狗改不了吃屎又与哪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同居一起,被村子里的人发现了。不过凭直觉江某干的出来,他就是好那一口的人,这也是教育者所担心的。可不管怎么旁敲侧击,江某又是保证又是对天发誓,没有真凭实据也不好处置,只能隔三差五不时提醒和敲打。

为江某家操了不少的心,他老婆每周至少来办公室一次诉说自己的不幸以及江某的不管不顾,靠她一个人支撑已经快撑不住了。江某离家很近却不回家,工资还是不愿意交出用于家庭生活开支,她说不是念在孩子份上,早就离婚了。而江某指责是老婆家族遗传造成的后果,他的说法只是自己偏激的借口,但江某不想离婚,死活不愿意,他希望老婆能在家带好孩子,却又不愿意把工作单位告知老婆。在我反复劝说及严厉批评下,江某给了老婆一个月的工资三千元。就在那期间,江某老婆怀孕了,江某也很高兴。好日子屈指可数,一个周末江某回家取换洗衣服,返回时手机忘带了,微信不停地响,江某老婆打开一看,全是肉麻的话及乌七八糟的东西,还要给对方买项链和戒指,连早餐都送到对方床前,想想也是恼人,日子没法过了。江某老婆向法院起诉离婚,江某知道后回家是痛哭流涕骂自己不是人,还给老婆跪下来求情,保证自己老老实实做人。老婆被他伤透了心,坚持不让步,江某一看软的不行原形毕露又威胁老婆如何如何。当法院传票寄送到他的家里,江某死活不接,他老婆也没办法,希望我们能干涉让他接收法院传票。担心闹下去再出乱子,于是反过来做江某老婆的工作,既然他有悔改之心,不如信他一回,男子汉能跪下来实属不易,不看僧面看佛面,主要看孩子,况且又有了身孕。而江某老婆说,她也想好好过,已经相信江某无数回了,膝盖的皮都不知跪脱了几层,相信他不如相信一条狗。不过让她于心不忍的是孩子,女人的心到底软一些,离婚于是胎死腹中。好日子没过几天,江某还是那个熊样子,甚至比以前更甚,连周末也不回去了,老婆要求带孩子去北京看病,他只推脱没空,后来烦了,干脆换了手机号码,老婆无法联系了。随着服刑期满,江某竟然瞒着老婆以房子抵押了七十万贷款,私下买了一辆大挂准备搞运输,最后的一根稻草彻底压垮了她的婚姻,所有的委屈倾泻而出,毅然去医院做了不流,再次向法院起诉离婚,这次很决绝,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江某也没有再给老婆跪下来,他知道自己的婚姻已经被透支成一个天大的黑洞,只有忠诚、责任和担当才可以填满,而江某缺少的偏偏就是这些。

江某走了,留下空空的房子和唯一的儿子,那么绝情,绝情的令人心痛!江某的老婆也走了,走的那么千回百转依依不舍,不舍中又满是绝情!只有十岁的男孩平静地坐在那扇玻璃门后,眼神是那么的无助,无助的不忍多看。小男孩眼睛里有一份期待,他在期待什么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