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手中的权利

2018-12-08 23:4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于公谨啊 阅读:1748

随笔

手中的权利

于公谨

我希望得到权利,这样出去,就可以要什么有什么,不会看别人的脸色;还有,很多在我身边的人,可以为我一个人服务。曾经和别人说起过我的想法,他也同意我的想法。而我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有了同样的权利,就必须的话担负着同样的责任。交谈的人,大笑起来,笑我的天真,笑我的无知。即使是几年后的今天,我也会不时响起他那个戏弄的眼神,还有几分嘲笑的眼神,看着我的样子,就像是在看着一个外星人。

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样嘲笑我,很不理智。因为我这个人是很笨,也不值得他这样对待。看到我不高兴,他才说,是因为现在根本就没有人会负责,也不可能会想到负责;而我只是唯一一个想要得到权利,还想要负责的人。我当时很不明白,就问了一句,不负责任,那还要权利做什么?他当时是就说,要权利,就说为了享受,而不是为了责任。很多人都是得到权利才出事情,绝不是个别现象,而是普遍现象。

有了权利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是他告诉我的话,是记忆最深刻的话。而另外一句话就是,如果是负责任,就没有几个人希望得到权利。现在的人是,想要获得利益,就必须是有权利;有权利,自己才可以获得足够多的利己服务,也可以获得足够多的利益,也可以获得足够多的好处。相对来说,我这样想要负责任的人,是不可能得到权利的,不会得到权利,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权利应该怎么用,这对我来说,只有后害处,没有任何好处。

一直以来,我知道,权利是鸦片,是让人陶醉的鸦片,让人欲仙欲死的鸦片,却从来就没有想过,一个人拥有的权利,是不用担负相应责任。还有,手中握有权利,会怎么样?当时说我不会用,后来我才知道,是真的不会用。只是说一个简单的事情,就只是我和那些使用权利者之间的差距。这个差距,即使是我用自己一生的时间,也不太可能会追上,也不可能会学会运用,毕竟我的底线,是不可能会允许我做出这样的事情。

一个脾气不太好的朋友,无意中说起了一件事情,让我记忆极为深刻,也才知道,我对权利渴望,却对权利的外行,是相差到什么程度。他说,妻子坐月子,男人是有权利休假的。我当时说,是,这是国家的规定。可是,孩子并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准备好了所有的一切;并不知道预产期会提前。手忙脚乱地把老婆送到医院,然后孩子很快就生了下来。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休产假的事情。于是,就带打电话给他的上级领导。

上级领导是左一个不行,又一个单位很忙;前一个他妻子生孩子,他并没有立即通知单位,所以单位没有准备;后一个这件事情应该是早通知。怎么说,就是不行。如果是单位真的有事情,他不可能会发火的;可是,单位并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正常的运转,不可能因为他不上班,就不生产了;很明显,是借用手中的权利,在对他进行刁难。这让他他生气了,本来脾气就有些冲,直接打车去单位,到了单位,就质问上司,上司还在说着。他很不客气地打了上司一顿,然后休假。而上司也没有说什么,只能是白白挨揍。

并不是想要说人道不人道的事情,而是想要说,这是权力的妙用。这就是我不能当官的基本原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