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几度梦回诗无意,落日余晖念成痴

2018-12-12 00:0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古月明 阅读:5316

几度梦回诗无意,落日余晖念成痴;烟火弥漫,曾几何时,我仿佛被这俗世繁华迷醉了双眼。以为年轻,便可肆无忌惮,便能扯起飞扬的青春,傲视红尘。前世,是谁为今生埋下的伏笔,辗转间,琉璃碎尽,爱恨情痴落了满地;今生,又是谁为来世卜的那一卦,奈何桥上一声长叹,纵是眼波流转,柔情难断,终还是逃不过那一碗忘魂的汤。

半辈风尘,浸没了多少流年里的痴怨;一笺离思,轻描淡写间,苍老了谁的容颜?菩提千年,繁华三千: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穿越时空隧道,梳理红尘脉络。千年之前,是谁于繁华深处遗落了一颗菩提种子?千年之后,又是谁在菩提树下静静等候,等另一颗菩提凋落于尘世间?

思无意久念成痴,染了一季的哀伤,万事随缘,缘起相聚,缘尽人散。来去心无碍,试问三千红尘又有几人能够做到呢?你我皆凡人,自会有凡人的愁与怨,游离在这寂寞飘零的人世间,青葱过往一幕幕浮现,却空留一人伤自怜。我非浪子,却向来以多情者自居,以为每一个转角处,都有一场意外的相见,与风花有染,与雪月言欢。

楼兰里闲坐稍等片刻,待我琴音落罢,笑摇羽扇,盈一缕缠绵,等你寒暄。搁下离殇,执一人玉手天涯为伴,不离不散,谁愿?

流光蠢蠢欲试,起身总想做些什么。伸手,轻触光阴的棱角,指尖顿觉疼痛。我不愿细视,或许是因为悲欢夹杂,喜忧参半;亦或许是心事参差不齐,却没有人愿来为我修剪。轻叹,繁华三千,菩提千年。

夜慢慢深了,也许是累了,也是倦了,想要轻枕一帘幽梦懒懒安眠。独处一角,点一支老香,看梵烟袅绕,我始终信奉前世,却不信宿命难逃,只想在光阴的深处默默祈祷,以一丝虔诚求一世逍遥。止步于望川河畔,黄昏淡淡,橙光柔撒,亲吻了彼岸花开。芳香盈袖,隔 一水轻柔,盼你来此与我邂逅。可是,四下无语天色晚,雁鸣唤同伴。

抬头,望黄昏愁送孤雁,孤雁捎去云笺,谁在笺上把情愫写满?轻轻的闭上眼,眸前柔动仍是你不老的容颜,脑中刻写依旧是我铭心的誓言。这一世注定情长,寻你又何妨?仿佛一个翻身,又看到了你,身姿绰约,迈着婉约的步子说着笑着向我走来。我想要靠近,然而你却无端远了,远了,终消失不见,一种伤感,一段难以解说的预言。

不曾放下的追逐,不曾改变的祈盼,任我步履蹒跚,情迷意乱,我始终都要缓缓向前。无意间,邂逅了几处古色古香的楼兰,淡饮了清茶几盏,虽然路终没有走完,却未失落于那一处灯火阑珊。置身于山水之间,是否都能够目空一切,悠然而又闲适了?我不知道,也不愿猜测。但我相信喜欢安宁固然没错,势必会让人少一些俗念,多一些清欢。

不再去揣测,前尘过往,我唯愿年华静美,以一颗云水禅心,去享受安宁…菩提千年,繁华三千:烟火弥漫,曾几何时,我仿佛被这俗世繁华迷醉了双眼。以为年轻,便可肆无忌惮,便能扯起飞扬的青春,傲视红尘。向来以多情者自居,以为每一个转角处,都有一场意外的相见,与风花有染,与雪月言欢。独处一角,点一支老香,看梵烟袅绕。

闲坐稍等片刻,待我琴音落罢,笑摇羽扇,盈一缕缠绵,等你寒暄。搁下离殇,执一人玉手天涯为伴,不离不散,谁愿?流光蠢蠢欲试,起身总想做些什么。伸手,轻触光阴的棱角,指尖顿觉疼痛。我不愿细视,或许是因为悲欢夹杂,喜忧参半;亦或许是心事参差不齐,却没有人愿来为我修剪。在光阴的深处默默祈祷,以一丝虔诚求一世逍遥。

我始终信奉前世,却不信宿命难逃,止步于望川河畔,黄昏淡淡,橙光柔撒,亲吻了彼岸花开。芳香盈袖,隔 一水轻柔,盼你来此与我邂逅。可是,四下无语天色晚,雁鸣唤同伴。抬头,望黄昏愁送孤雁,孤雁捎去云笺,谁在笺上把情愫写满?轻轻的闭上眼,眸前柔动仍是你不老的容颜,脑中刻写依旧是我铭心的誓言。这一世注定情长爱短,寻你又何妨?

浮世的尘,曾几何时,你的眼眸也清澈如水。谁谁非是,世俗的网,谁又能真个逃的过?不知是被所谓的命运扼住了咽喉,还是冥冥中的定数,往事化成袅袅青烟,随风散去了,当花落叶残时,又是否会莫名沾染了另一种伤感,一段难以解说的预言?不再去揣测,前尘过往,唯愿年华静美,太多的奈何,太多的遗憾!不闻不见不曾念,不想不念不可恋。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