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何事秋风悲画扇!

2018-12-12 00:1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三月寒春 阅读:4415

何事秋风悲画扇!

——烨雯

最后就要离开的时候,在一位年轻妈妈的帮助下,他们两个人在“纳兰轩”的门前合拍了一张照片。门框的两侧挂着那句经典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图片

“是啊,正如纳兰所说的那样,早知道现在有如此多的幽怨和遗恨,人生还是停留在初次见面时的那个美好时刻该有多好啊!”望着那在瑟瑟秋风中掩映了曾经“芳华”的河畔垂柳,沙曼珠这样想到。是的,一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说长也不长,说短却也不短……

回忆有时候可能有很多的美好,也可能是夹杂着那么许多暗暗的的忧伤……

图片

十月的天气还算不上太冷,可是随着车子沿着高速公路逐渐的向大山深处延伸,那种莫名的、逐渐的冷意却越来越让人感觉到“寒意”刺骨。似乎单薄的衣衫已经无法抵挡那突如其来的寒冷,其实比天气更冷的正是车内这快要凝固了的空气。车子披着夜色快速的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欧阳朔和沙曼珠他们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不知道是不想说还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个人就像是凝固在了那寒冷的空气里一样。轮胎和沥青路面摩擦的声音、车子飞快行驶所夹带的山里的风声震耳欲聋,不过这一切似乎根本与车里的两个人毫无一点关系。

早就听人说这的夜景不错,这就是他们选择来这儿的原因。五彩的灯照亮了整个山庄和山庄的上的天空,不远处的山梁和山下的画梁雕栋的建筑以及街道,河流在灯光的映衬下简直是太美了。沙曼珠原本的那种迫切、向往的心,似乎也没有那么强烈了,于是她选择了不再去看那妙不可言、梦寐以求的夜景了。

图片

山庄附近的农家院还真不少,不过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热闹,毕竟这个时候不是旅游的旺季。最后他们随便选了一家进去,店主是两位五十岁左右的夫妻,热情的招呼他们进去之后就去帮他们准备晚餐去了......

也不知道那天他们到底喝了多少酒,白的喝完了又喝啤的。她自己也喝了不少,对自己的酒量沙曼珠还是比较自信的。不管怎么说吧!反正喝到最后各自心里的怨恨似乎没有比开始的时候减少一点点,相反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仿佛被越拉越远了。

清晨山里的空气确实要比城市里要清新的多,推开房间靠床头的窗户欧阳伏在窗口深深的吸了几口外面的空气。脑袋里嗡嗡作响,似乎昨天的酒还在她的胃里和身体的各个部位深深的潜伏,让他感觉到了些许的烦躁和不安。

图片

两个人各顾各的洗漱完毕后就出门了,似乎他们都忘记要吃点早饭了吧!景区里稀稀疏疏、三三两两的人群穿越在他们的前后左右,似乎周围和谐的空气也对他们的心情起到了一定的缓和作用。偶尔他们也会在美丽风景处留下单独或者是一起自拍的照片,教堂里她也许下了自己的愿望,或许她希望两个人能够永远“只如初见”吧!到底是什么呢?别人是无从得知的了,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可是时过一年似乎连她自己也想不起来了吧。

景区的河道里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冰,河岸落下的柳叶好像化石一样被水层层包裹,然后又在寒冷中凝结成了“冰化石”。欧阳当时就想过,把这一份真情保存到永远,就像“冰化石”中的那片柳叶一样,晶莹剔透中保存的是一份可以让他去珍藏的感情。或许他没有想到冬去春来,春风吹化了春泥,那份冰冻的真情却真真切切的荡然无存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是啊,有时候沙曼珠总是在想人生若永远停留在初见的时刻、永远保留着初见的那份真情该有多好啊。可现实往往都是“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汉成帝和班婕妤没有做到“只如初见”,唐明皇和杨玉环也没能做到。就连纳兰自己也没有做到......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多情自古伤离别”,既然离别是迫不得已或者说是不可避免的,那我们又何必去耿耿于怀呢?既然唐明皇和杨玉环都做不到,纳兰也没能做到,欧阳*朔又怎么能够做到呢?

图片

烨雯(ywfen)

2018年11月22日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