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2019-01-13 22:05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踏花归来 阅读:1802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踏花归来

 

2019-01-11 

有位诗友写了一首诗,他说他把自己打造成一个诗人,而却深知,自己只是自己的诗人,与他人无关更无用,他这个诗人啊,是孤独的寂寞的,总之,他是苦闷的。

为什么不引用他的原文诗歌呢?因为他未授权于我呀,我是在另一个手机写作平台上看到的,并深有感触,为了鼓励他一下,我留言道:

是的,诗人是孤独的旅人

在漫漫人生路上惨淡地行走

旅程中是否愉快只有自己知道

而春的暖,夏的花

秋风冬雪

却是诗人的眼泪化成

一旦羽化成仙

便温柔了整个岁月

一旦点染了山河

便温暖了整个人间

诗人也许就不会心灰意冷

春暖花开时

你的脚步也会旖旎成花

这也让我不禁回顾了一下我自己走上了写诗这条不归路的前前后后,那不也是因为生活的诸多不如意,情感问题的诸多坎坷,才在不知不觉间读诗写诗吗?也曾经无奈地声称“我把自己打造成诗人”,将不敢称为诗的文字发表于网络,竟然有编辑肯推荐,有许多读者喜欢,我的写诗历史至今还是人在旅途,未到终点。

其实,写文章写诗歌都是一种情感的抒发,是有了文化的人的一种表达方式,是一种心灵的安慰,是多少个日暮黄昏后的寄托,然而,写着写着,会时常感到空虚以至于颓废,尤其是关于爱情类的诗歌,总觉得那是越写越沉沦,越写越迷茫,正如仓央嘉措的诗和纳兰性德的词,读一遍极美,读多了就无聊了,少年会失去进取的方向,年长的人会回首往事而忧伤,所以,我从左手仓央嘉措,右手纳兰性德,转变了航向,开始读史了,对,是史而非诗!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此语虽然出自唐朝的皇帝李世民,距今已有一千多年了,但此语仍旧闪耀着璀璨的光华,于是我就重读史书,我读过《论语》、《大学》、《中庸》,也看了《世说新语》等属于市井八卦的古籍,但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那人是谁呢?答曰:“《史记》”,太史公司马迁所著,才读了几篇,诸如《十二本纪》、《三十世家》之《吴太伯世家》以及《七十列传》之《伯夷列传》和《孙子吴起列传》,就茅塞顿开,心畅意快。

于是我写下这样几行字:

有人说,生活不是目的而是旅程

有人说,苦才是人生

我活着活着,有时候觉得虚无了

尽管有时候,依然有着年轻时代的热血沸腾

徘徊不定庭树下

请别一问再问为什么来

又为什么去

做你该做的,才是王者风范

解析众多的人生迷茫,分辩少许的疑惑,原来,世事更替于你于我早已经规划了轨道,人生百味不独你一人品尝,一个小我又算什么呢?

抖擞精神吧,走自己的路,让别人羡慕嫉妒恨吧!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