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他的乖丫头

2019-04-10 22:16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MEGASTAR 阅读:1223

2

在咯吱作响的风扇声、嗡来嗡去的蚊虫声中,这个仿佛被封在塑料袋里的闷热暑假终于要结束了。

按照惯例在开学前一天杨言要带着傅橙乐去买一些新的文具,今年自然是要带上她们的新邻居。

而傅橙乐对新文具的渴望确实已经被“乐乐,喊恒远和我们一起去买文具,你江叔叔没时间”这句话浇灭了,只好认命的敲响了对面的门。

一想到明天就要开学了,江恒远就燥的不行,为什么来到老爸这儿还要上学啊。在老妈那儿的时候,一天到晚就是学习看书,而且这个新学校的知识也太简单了吧,还好有隔壁那丫头帮自己写这些无聊的作业。

刚想到傅橙乐,门就被敲响了,江恒远一想就是她,这一年她不知道找了多少次自己,敲了多少次自家的门。这个小姑娘应该很喜欢自己了,而且被欺负起来生气的样子好像可爱啊。

“谁在敲门?”江恒远要是不逗一逗傅橙乐才奇怪。

“我”

“你是谁?”

“我就是傅橙乐。”

“我不认识你。”

??有意思吗?

傅橙乐觉的江恒远不但性格恶劣,他脑子也有点问题。

“我妈让我喊你买文具,不认识我你别来。”

“哦,是乐乐妹妹啊。”小丫头,脾气还大。

说罢,江恒远赶紧开了门,他虽然喜欢欺负傅橙乐,但是也不能辜负阿姨的好意啊。

傅橙乐真心觉得和江恒远这种乖张的人说话,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不出所料,逗自己几句之后江恒远就开了门。呵,收拾地妥当干净,简直就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小公子。

他这是早就准备好了,在等着自己吧!

“傅橙乐,走吧。”好一口大白牙,想打他怎么办。

“嗯,那走吧。妈妈说喊完你我们就可以出发了”小傅就是这样,心里面再别扭表现的也是礼礼貌貌的。

~~

今天天气好晴朗,万里无云,天空已经蓝到有些透明了。

杨言开着自家的普通大众,载着两个孩子向文具商城出发。

车上放着傅橙乐喜欢的儿童歌曲,温暖的风从大开的车窗外呼呼吹来,触到脸上有点清爽的凉意,舒服极了。要是忽略旁边一直叽叽喳喳的男童声,今天就真的是完美了。

“杨姨,你说我爸爸是不是要给我找后妈啊,我来之前我妈妈说,爸爸有新的女朋友了。大人们说,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爹,我以后会不会被虐待啊!”

被虐待?你吗?我真是要劝劝要当你后妈的哪位阿姨了,她会被你虐待吧。

“没有的事,你这么可爱,怎么会有人虐待你。再说,你爸爸还是很爱你妈妈的,你要给爸爸说呀,你爸爸和妈妈一定会重新在一起的。”杨言有点想笑,这是谁给小孩子灌输的思想,什么后爹后妈。

“真的吗。不过,杨姨说的肯定是对的,我最喜欢杨姨了!”

喂喂喂,那是我妈妈什么时候轮到你最喜欢?马屁精。

“杨姨,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你们家。你长得漂亮而且人特别和善,傅叔叔也是很好的人,而且乐乐妹妹也很可爱,虽然她不是很喜欢我。爸爸很爱我,但他整天也忙,在你们家里吃饭我真很开心”江恒远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呦,说你胖你还喘上了。看把你委屈的呀。

“杨姨,我知道院子里的叔叔阿姨都不喜欢我,说我调皮捣蛋,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和院子里的小朋友快点玩到一起。”

天啊,这个男的是戏精吗?您能不能把您一身贵到咋舌的衣服脱掉再说话。

但听到这儿,杨言心里确实有点难受和心疼这个小男孩了。

他母亲那里的事情她也知道一些,生意上的事特别忙,有时候大半个月也闲不下来陪陪孩子。江恒远能到老傅这边生活,确实是希望能给小孩子一些父亲的温暖,结果老傅也是忙的脚不沾地。想到这儿,杨言抬头看到到后视镜里,小男孩落寞地垂下了头,心忽的就软的一塌糊涂。

当然,傅橙乐通过后视镜看到了杨妈妈眼神的变化,这种眼神就是每次自己哭的时候妈妈望着自己的眼神,心疼又怜惜。小傅觉得大事不妙了。

“妈。。。。”

话还没出口就被打断了。

“恒远啊,以后阿姨家就是你家,你想来玩就来,不用一定等吃饭。叔叔阿姨以后就是你的干爸干妈,我们一家都很喜欢你呢。院儿里的人说你那是他们不了解你。阿姨知道,恒远是个好孩子啊。”

完了!

这抢完吃的、用的,这下爸妈都要被他抢去了。妈啊,你看,你看到他眼里的精光和嘴角的笑了吗,这人故意的,你被骗了。

“乐乐,你说让恒远当你的干哥哥好不好?”杨言的话头指向了一直沉默的小女儿。

不好!。可看到妈妈面带微笑的温柔样子,这句不好就说不出口了。

“好呀。”江恒远,我可不是待见你,我是不想我妈不开心。我可是乖女儿。

江恒远承认刚刚对杨言说的确实有夸张的成分。但是喜欢傅家一家子绝不是假话。这时嘴角荡起的笑也是发自内心的欢喜。

“杨姨,真的可以吗?”小声音带着一起不确定和生怕被拒绝的胆怯。

少年,你戏过了啊。我妈都认你做干儿子了,你还委屈什么。

“真的呀,我很喜欢你呢,生乐乐之前我一直想要一个儿子呢。”

母亲大人,你亲生女儿就在这儿做着呢,你这么说就不怕伤害到她脆弱的小心脏?

“好,那杨姨以后就是我的干妈了!干妈,你不要这么说啦,乐乐妹妹多可爱啊。儿子不好的,像我一样调皮,不好的。!”

我谢你啊!用你来衬托我的可爱!再说,你改口也太快了吧,就不能客气一下?

还有,我妈就只是随口一说,我比儿子好多了!

“哎!这孩子嘴真甜,我也有帅帅的儿子啦。你和乐乐都是好孩子。”

傅橙乐已经没有心情去听自己妈妈和这个“新哥哥”的相互追捧了。还是闭上眼睛睡觉吧。

哼,这讨人厌的风。

2我要离你远一点2

车程不到十五分钟就到达目的地。

时间虽短可发生的事却不少,在一段包含着心酸,委屈,怜惜,喜悦,兴奋的对话之后,妈妈有了新儿子,邻居成了新哥哥。想独占父母的爱的小傅表示心里很难受。

不过,事情就这样了。庸人自扰不如泰然处之。

进了文具商城,傅橙乐本想直奔自己最喜欢的那家店,不过看到“新哥哥”一双充满好奇的大眼睛。迈出的脚就收了回来。

知女莫若母,杨言看到女儿的动作,内心说不欣慰是假的。不过,小傅这样从不任性,一直乖乖地像一只小兔子,不知道是不是以前的事小孩子还记得。想想又觉得不可能,那时孩子那么小,根本不记事的。

杨言想到这儿,揪了一下的心就放下了。女儿真的懂事啊!又想到刚认得儿子可能没有来过这种批发商城,就先问问他需要什么吧。

“恒远,你有自己想要买的文具吗,干妈买给你。”

讲真的,江恒远有记忆以来真的没有来过这种看起来很廉价的商场,一时之间还有点好奇,还有这种一整楼都是卖文具的地方?而且每一家店都好小啊。

听到杨言问自己,他也不知道回答什么。自己想要?以前都是家里佣人给准备好的,从来没人问过自己这种问题啊,自己直接使用就好了。

“我也不知道。干妈,乐乐买什么我就要什么。我和她一样。”

但是当江恒远站在这家充满少女气息,冒着粉红泡泡的店里时,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为什么女孩子都喜欢这种粉嘟嘟的调调!

傅橙乐看到被满眼粉惊到呆住的江恒远,今天第一次感觉到天气是真的很不错啊。

“妈妈,恒远哥哥的爱好和我真像呢。我最喜欢粉色了。”

让你的得意,就让你也用粉色的书包,文具盒还有书皮。

“恒远,你确定要和妹妹买一样的么?”杨妈妈对于干儿子喜好有点怀疑,觉得还是出口问一下的好。

江恒远张口就想否认,但是当余光看到傅橙乐一副贼兮兮的表情,突然就觉的自己不能让人看扁了,不就是一个颜色么。傅橙乐,你太小看我了,而且想看我的笑话,那你怕是完蛋了!

“对啊,粉色挺好看的。以前家里给的都是灰色和黑色,多阴沉啊,谁都不知道我其实就喜欢这种粉色,很活泼呢。”语气遗憾又可怜。

果不其然,江恒远又赚了一把杨言的心疼。

杨言蹲下身子,双手扶着江恒远的肩,满眼心疼道:“恒远,你以后喜欢什么就给干妈说,干妈给你。”

傅橙乐看到这样的剧情发展,愣了一下,马上翻了个白眼。妈妈啊,你忘了吗,江恒远是富二代啊,他来的时候坐的那辆酷炫的车,不是你还说他妈妈真有钱吗?还有你真的没见过他在学校横的样子!

江恒远,你就知道博同情,装可怜。我以后一定要离你远远的。

其实这不怪杨言自己失去了判断,完全就是先入为主了。她一直都知道老江家的儿子在他前妻那儿养着,听他说,反正孩子长这么大真的很少受到来自家庭的关怀,内心孤独寂寞的很,小可怜见儿的。

在江恒远的不甘示弱和傅橙乐的不屑一顾中,时间就像打了润滑剂,悄悄过去了。

等他们回到家里,天也暗了起来,星即将登上夜幕。

此时的江恒远正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看着面前粉红色的小玩意儿们和旁边的一摞新书,陷入了沉思。

所以,书皮要怎么包?

江小少爷怎么可能和包书皮这种看着很不高端的东西有联系呢。

不知道老爸什么时候回来,还是去找干妈吧。一天的时间足以让江恒远习惯自己有了干爸干妈以及干妹妹的事实。

到家之后的傅橙乐直接瘫在了床上,想着江恒远和自己杠上,对自己呛声的样子,嘟囔了一声,幼稚鬼。突然又想到帮他写暑假作业,哎,还是赶紧给他吧,不然明天他被老师指责的话,又要欺负自己了。

挪了一下身子,伸手在床头柜的第二层里找到了江恒远的暑假作业。

如果细看这第二层里的东西就会发现,它们与这个粉色的屋子有多么格格不入。

张牙舞爪的恐龙玩具、酷炫但是冰冷的赛车模型、机器人、飞机模型、悠悠球……是呀,都是这一年江恒远送给她的,明明不喜欢这些无聊的玩具,但是她却好好的保存下来了。也许是妈妈说的要对恒远好一点的缘故吧,毕竟她是听话的孩子。

正打算把作业拿去隔壁,就听到了客厅里讨厌的家伙的声音。

“干妈啊,我没有包过书皮啊,你会吗?可以教我吗?”快乐的,兴奋的语气。

傅橙乐有些见不得江恒远开心,立马就从床上下来,打开门出去。

“会啊。我正打算一会儿给乐乐包呢。呃,乐乐,你睡起来啦,刚好,那我来教你们两个,你们好好学,很简单的。”杨言对孩子一向很有耐心。

??妈妈,你教他就好不要捎上我啊!

“好的,妈妈。”傅橙乐真的抗拒不了杨言的要求。

杨言给两小只一人拿了一张书皮,就开始了自己的教学。

“先把书皮纸对折,看到中间的折痕了么,把书放上去,再把书的封皮翻开………这样就好啦。你们俩呢,会了吗?”杨言抬头看到自家女儿手边平整的书,很是欣慰。视线一转嗯,眼神有点不可描述。

“干妈,我是不是有点笨啊,我以前也不经常做手工的。”少年的脸带着一点不好意思的红。

对啊,你也知道自己笨啊,有点自知之明。傅橙乐笑笑地看着旁边的男孩。不过,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

“这样啊。那刚好乐乐已经学会了,让乐乐再教教你,干妈给你们做小饼干吃。乐乐,你来教教哥哥,好吗?”

“那好吧,妈妈。”我能说不好么?妈,我怕不是你亲生的吧?

杨言欣慰地眼神又落到了女儿身上,不由得感叹,谁家的女儿这么听话啊。

当然是我家的。

杨言去了厨房之后,客厅里就剩下了两个互相看不顺眼的人。

“喂,给你的暑假作业,还有我不想教你,你刚也说了自己笨,我觉得你学不会。”傅橙乐把刚刚一直放在身后的作业拿了出来,又强烈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江恒远看到作业自然是开心的,小丫头真是听话啊。可是后面的话是怎么回事,长胆子了。

“嗯,那你不要教了,你直接给我一包。”少年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拽。

“我还有自己的啊,是你自己笨的,你怎么能什么都让我给你做?”少女的语气带着少有的不忿。

“是干妈让你教我的,你答应了,你不愿意你可以找干妈去说,或者我说。”江恒远知道父母一直都是小丫头的痛点。

以前拿她的东西、让她做的事只要她不愿意,他就威胁说要告诉傅叔叔,说她讨厌他,不愿意和她分享。小丫头就会立马乖起来。

说来她已经很久没有向自己表达出不乐意了。他以为她已经很听话,很乖了。

女孩时隔很久再次展现的不乐意,让男孩故技重施。

傅橙乐的眼神暗了一下,想到可能会受到妈妈的责备,内心的想法立马就不怎么重要了。

“那好,我帮你包吧,恒远哥哥。”声音甜甜的,带着一丝讨好。

“嗯。那你快点。”

快你大爷啊!

想是这么想,傅橙乐手底下的速度还是很快,毕竟小姑娘从小就聪明的不像样。

*

刚刚吃完杨言烤的小饼干,江稷山和傅国山都下班回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名字像,这两个男人也是情同手足,所以在杨言说完把江恒远认作干儿子后,傅国山简直想把贴心的老婆抱起来亲一亲。

不过,他想了想还是问了问江稷山,是不是需要征求一下孩子妈妈的意见。

江稷山愣了一下,道:“她不在意的,你们喜欢恒远就好。”然后就掩盖了神色。

原本欢喜的气氛就这样被吹散了。

杨言嗔了一眼自家老公,哪壶不开提哪壶。

而傅橙乐也注意到了,本来眼角都是笑的江恒远在江叔叔陷入沉默后,笑意也变淡了。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