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中篇小说《岁月吟歌》连载 第三十五章 鏖战蓉城

2019-04-21 22:45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巴蜀文学(敬之) 阅读:570

第三十五章 鏖战蓉城

“镜中丝发悲来惯,衣上尘痕拂渐难。惆怅江湖钓竿手,却遮西日向长安。”

一九九五年的二月中旬,春节刚过,气氛仍浓,春意渐暖,乍暖还寒。在老国道成渝公路上,只见一辆挂着军队牌照的三凌越野车,向着西南繁华的大都省会城市--成都市急驶而去。

驾驶这辆车子的,是中共南宾县委办公室副主任骆家虎,坐在前面副驾驶位置的,是年纪只有三十出头的年轻县委书记尚荣,而坐在后面位置的,则是已四十六岁的县财贸办公室副主任唐华。

他是去年底,才从县对外经济贸易局局长位置上卸任,调任现县财贸办公室副主任的。

他们虽然同车同行,然而,使命和任务却各不相同。尚荣,他作为川江省人大代表,是去参加一年一度的省人代会的。唐华,则是去成都市,担任县人民政府驻蓉办事处主任的。

由于是同一目的地,所以,尚荣主动热情地邀请,由县委、县政府特别派驻省城代表的唐华,搭车一同前往,以便进一步动员安抚他。

然而,此时的唐华,虽然在晋职遭挫的事情之初,有一些疑惑和不解。他曾认为:“地委仅凭几个人捏造污陷他的那一封信,也不调查也不核实,就将他晋升的任命搁置下来了,是否有草草处置不负责任之嫌吧?”对此,他或多或少还是有一些情绪的。

但事情已过去,他也持“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的坦荡胸怀,仍然以党的利益为重,不去计较个人的名利地位。因此,他还是愉快地接受了这项新的工作。

所以,尚荣的此举,虽然给人以亲切慰籍之感。但对于把党和人民的事业看得比他生命还重,依然以“老牛自知夕阳晚,不须扬鞭自奋蹄”的唐华来讲,或许,这似乎也是多余的吧?

话说,他们的车子经一天半的急速行驶,在第二天的中午,即到达了目的地成都市。随即,他们住进了设在蓉城北肖家巷的,黔州地区驻蓉办事处的黔州宾馆。

下午三时,唐华陪着县委书记尚荣,在地区驻容办会议室,热情地接待了省级机关下派到南宾县挂职的:贺大千、吕平、武炳敏等同志。除相互简短地介绍外,就他们下派的工作安排,以及南宾县经济社会发展情况等,进行了长达两个多小时的座谈。

然后,晚上在市区东面,一个叫“狮子楼”酒店的地方,尚荣代表县委、县政府,专门设宴款待了他们,以表示欢迎接风之意。

饭后,他们按照事先的约定,各自带着熟悉的午伴手挽着手,十分亲热地走进了在三楼的午厅。在一片霓虹闪烁,歌声飞扬,婧影晃动,妖娆分外的气氛中。双双进入午池,随着旋律迈着娇健地步子翩翩起午。

面临此时此刻,此时此景,唐华一阵阵地面红耳赤心底发慌。他甚至有些怀疑:“难道,这就是现实的大都市生活?难怪人们感叹:‘不到北京,不觉官小;不到广州,不觉钱少;不到深圳,不觉结婚太早’啊。这种现代的生活方式,我可接受不了啊。”随即,他就独自待在一旁只顾抽烟,并不关心午厅的热闹场景。

一曲午跳下来后,尚荣发现,唐华待在一边丝毫未动。他就走到唐华身旁,带着劝导和批评的语气说:“老唐,你这样可不行,我今天这样安排,就是让你开开眼界,你要适应现代潮流,学会大都市生活才行啦。不然的话,你又怎能去与省级机关交道?县委、县政府专门委派你驻省城,就是因为我们县偏远落后,需要省上重视支持,我们才可能尽快地发展起来哟!”

此时的唐华,听了尚荣这一番话语,虽然觉得似乎有些道理,但确实他一时还适应不过来。所以,他也是懂非懂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好吧,我尽量去适应。”

然而,唐华这次的主要任务,是选择并确定驻蓉办事处的办公地点,以及尽快组建起工作班子,才能正常地开展工作。

随后,他在同乡冯勤安、邢叙聪等朋友的大力协助下,很快就将办公地点,选定在市区的三洞桥,他认为工作既方便,房租又便宜的“民族饭店。”

然后,他就立即返回县里汇报,经县委、县政府同意后。他又迅速在县级机关,选调了唐祥云等三名干部及炊事员,带着他们一同赶到成都,正式开展了办事处的工作。

唐华,他身感自已工作的责任重大,不仅肩负了县领导机关的重托,而且也肩负了全县五十余万各族人民,迫切渴望摆脱贫穷落后的美好愿望。

所以,他根本顾不得休息,他要千方百计地去开创出一个新的工作局面,以引起省上各机关的重视和关注,达到让他们倾心尽力地支持帮助南宾县,使南宾县的经济社会各项事业,能够尽快地发展起来这个目的。

所以,他为了达到这一目的,首先采取的是“先声夺人”的策略。他设法通过省电视台、省报、省广播电台等新闻媒体,在省举行“两会”的当天,即大肆宣传报道了南宾县大量的情况。

特别是省委、省政府及各厅局,对于南宾县各族人民上下团结一心,“宁愿苦干、巧干,也不愿贫困受穷”的奋斗精神。以及现在,仍然那么贫穷落后的状况所振憾,自然也引起了他们高度地重视。这一举措,让唐华为促使南宾县快速发展,争取省上在项目资金等问题上,给予倾斜支持,奠定了强有力地先导条件。

紧随其后,唐华率领办事处及县有关部门的干部,抓住时机紧追不放,向省计委、民委、交通厅、水利厅、农业厅、林业厅、畜牧局、以工代赈办、民政厅等部门汇报争取。

先后为南宾县争取了南--临主干公路扩建,以及水利、药厂、烟厂、坡改田、森林示范片、草场、优抚等众多项目。争取到无偿资金与帖息贷款,共计九亿余万元。

随后,每年随着规划和项目的调整,唐华他们在成都,为南宾县争取省上支持的项目和资金,也是有增无减。有力地支持了全县经济社会的发展,他又一次为改变家乡的面貌,立下了汗马功劳。

后来,唐华在一次参加由省民委举办的,全省民族地区驻蓉办事处主任春节团拜会上。不仅受到了省民委的表彰,而且,同行们还戏称他为:“全川第一外交官”!

当然,唐华也并非只是个“工作狂”,他也有着高尚而儒雅的兴趣和爱好。“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也是他具有的文人特性的爱好。又如像:读书、品茶、观花,交朋友,赏景、摆龙门阵、谈古今、论时势、讲文学、搞创作,钓鱼、游山水等,都是他闲暇之时的选项。

他在工作一段时间,在取得了阶段性成就后,他也趁兴偷闲,邀约上一些好朋友。如:冯勤安、刑叙聪、唐荣逸、唐登坤、唐其伦、贺大千、吕平、武炳敏、冯波、盛兴文、唐红杰、马明年等。先后多次游览文化公园、百花潭公园、望江公园、浣花溪公园,也瞻仰过武候祠、杜甫草堂等名胜景点。

他们一有空闲就邀约一起,观景赏菊,品茶谈诗,酌酒论情。甚至,兴致盛浓之时,也在朋友们的邀请之下,到歌厅吼上一曲,以抒发情怀。

而且,他最欣赏仰慕李白、杜甫、李清照、李煜、范仲淹等先贤大家,他们那一首首一厥厥的宛如流云,畅如逝水,诗境广阔,荡气回肠,扣人心灵,引发情感迸发的诗与词。

当然,唐华在兴趣浓盛之时,也会忘情地吟诵诗词歌赋。如:李白的《夜发清溪向三峡》,杜甫的《绝句》,李清照的《一剪梅》,李煜的《虞美人》,范仲淹的《岳阳楼记》,王勃的《腾王阁记等。以及其他文学家,闻名遐迩的著名诗词和名篇。以此,来淘冶他的情操,增添他的文化积淀和文学修养。

当然,唐华也并非不是一个俗人,有时他也难以婉拒朋友之托,帮他人解决之所难。每当遇上那种情况,他总是尽其所能,去给他人一些必要地帮助。

如像,有一次,黔州地区有一位唐姓副专员,他与唐华是同祠同乡。他由于角逐专员而败北,也三番五次地恳求于唐华,被逼无奈,又见他才干却也不凡,唐华只好出手相助。最终,帮他调往渝都市任正厅级区长,满足了他强烈上升的欲望。

正如唐代诗人孟郊,在其《登科后》诗中所曰:“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然而,唐华这位颇俱儒雅的人士,或许,就像孟郊在其《登科后》诗中所述的,“一日看尽长安花”式的人物吧?!

请看第三十六章 史镜正身。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