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走近外公外婆

2019-04-30 00:0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尘土啸 阅读:1058

我常年保持有晚上睡前阅读的习惯,晚上,我依然阅读,央视热播的《朗读者》由斯琴高娃朗读的贾平凹《写给母亲》,看着、听着,我潸然了。清明又至,模糊的视线里,恰似没有记忆未面谋外公、外婆思绪,久久难以平复。

远在河南舅父的儿女们,一行八人,从河南驱车到祁东清明祀祈先辈,我们一路谈及外公、外婆的生前事迹,一路点滴收拾,或因外公、外婆的经年的故事与远识而庆幸,也因外公、外婆早逝伤感。

听母亲说,明国年间,早年外公、外婆在居在大姓的村里,因外公、外婆为外姓外不融入其中,深受外排,不得已迁入一个小山村,依水背山而居,经过多年艰苦奋斗的创业,卓有成绩,属于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母亲说,那时外公、外婆虽说是农民,但很有见识,对“书中自有黄金屋”理解特别深,我们儿女长后,母亲说得最多也是这样一句话。外公外、外婆努力让自己的孩子们多读书,不失变卖家产为儿女们筹集学费读书,可喜的是他们的儿女们有上大学的,河南大舅在四十年代上了湖南大学,解放后先后供职于湖北省工业厅,河南平顶山煤矿总工,成为新中国第一代知识分子;二舅中专毕业,从事教育行业,而姨母们,读书最多要算是岳阳姨与湘江潭姨了,母亲最小,自然留置在外公、外婆的膝下,读书最小,但也达初中学业。外公、外婆的子女都因读书而散落在各地,也因读书远离故土,事业有成,于外公、外婆的致力送子读书最大有告慰,于我们来说,外公、外婆是多大的勇气与远见。

老家的老人说,你们的外公、外婆生性善良,悲慈、善目,很少与长工们与短工们发生矛盾,而事实上也正是因为外公、外婆的善意释放充实,解放后的阶级斗争时期,才没有得到更多的苦役。

那年月,虽说外公、外婆家是划为地主成份,但母亲常说,地主的生活与资产不是靠剥削或不易之来,面子是有光亮,生活也清贫,吃肉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大的节日里,肉总是用来做面子的,春节时,大鱼大肉总是摆在桌上,没有出节,大人与小孩不得食用,母亲总说那个碗动不得,当然客人也不会动。

外公、外婆很有一些资产,不仅村里有田地,听说当年在衡阳、祁阳还有不少的店面,我年少在农村大集体生产队时的日子,邻村出工记工分时,常听到说今天在周家外公、外婆的地里一天记5分之类,那边外公、外婆的山。至于那些店面母亲却很少提起,我也不得而知。大至来说,解放了一说是为了给孩子们读书,也说经营出了问题。外公、外婆的房屋是一四合院子,很有时代特征,青砖地正屋、堂屋、侧室分明,前段时间回到外公、外婆的居所已不复存在,也是我们作后辈不力,而憾事。

外公、外婆的坟地冢址,一览不胜收,面水崎山,四周开阔。新疆的姨父倾情而作,这是时代的记忆,也是后辈仰承之地。大舅生前父母的“坟事”终难忘,情愫终难去,别去50多年,而大舅母弥留之日,“风石堰”三字则是永远的缅怀。故土难移、是因为儿时深刻,千里之外,虽挡断脚步,而心永恒,孕育之山、那水和儿时成长的玩小,怎让时间了却,总相宜、不相忘。时日您儿女媳外甥们仰止,愿二老之当年夙愿至归。

母亲远我而去19年,母亲传承外公、外婆之家风。父亲因为爱情而远追新疆迎娶母亲,母亲因以父亲至真至爱回到故里,与父亲相守一生。虽然父亲生前从未与我们子女说起那段追至新疆的爱情故事,但我能感受到父亲对爱理解与坚定。母亲数十年来坚持与坚守那份爱情的执着,在贫瘠的山村里相伴成长,母亲的爱情不因贫瘠而哀伤,也不因“大户”之闺而傲视,母亲一路走来,给予更多是榜样的力量,和不断传播的外公、外婆的家风,读书求学的故事,左右不断地重播。母亲给予不是家产,而是知而识面大爱力量,天道酬勤。而父亲对母亲的爱直至母亲去世那年,我才真正感受到。那年母亲新逝,父亲用苍白地宣告说,从此不再做种地了,是因为没有母亲同吃同住同劳动的日子,生产已没有意义。从那以后父亲真正老人了,步子变得蹒跚,父亲说真正孤独是没人说话,床上空空一人。爱最大意义在于分享和相伴相守。

清明又至,孝行与孝道不单祭祀,更多让孝德行传播,今是小者,明长者,代代相传,阴阳之间,天堂之灵,死者长已已,生者传诵歌,久久不息。愿在天堂外公、外婆安好,愿在天堂里的父亲、母亲安好。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